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7595758bcea342f1cfe2bbd9fc152d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既然要回本部,那自然是要帶上被關了有一陣子的阿金一起去的。

海軍基本上不會讓各地的支部私設牢獄,不管是什麼犯人,最後還是要統一接收到海軍本部,然後關押在海底大監獄裡的。

這也是海底大監獄為什麼會有那樣茫茫多的犯人的原因。

雖然總是不乏有餓死在其中的倒黴囚犯,不過輸送過去的力度明顯要更大一些。

……

阿金還是那副眼窩深陷,好像隨時都要不久於人世的樣子。

“阿金。”

林易站在牢房門口。

阿金抬頭看他。

依然是頭上頂著一隻小小的黑色貓咪的形象,不同於以往的是,這一次的林易,穿著海軍正統的製式服裝。

關鍵是他有披風了。

“……恭喜你高升了啊……”

本來以林易目前的職位,他是肯定冇有穿披風的資格的,不過製度都是現成的,斯摩格直接就批給他了,林易也就直接穿上了。

從進入尉官階層開始,就說明已經進入了海軍的中間權利階層了。

再往上的校級軍官,就都是海軍的中堅力量了。

比如像斯摩格這樣的。

當然,也有像斧手蒙卡上校那樣的渾水摸魚之輩。

支部上校嘛,還是以菜b居多的。

……………………

林易當然不是來監獄這裡和阿金顯擺自己的披風的。

一言不發的看著海兵們把阿金轉送進海港的船艙監牢裡,林易揮手讓海兵離去,留下自己和阿金隔著鐵欄杆互視對方。

“這艘船,是去往海軍總部的。”

林易這次先說話了:“之前給你看過的簡報中,應該有過關於海底大監獄的描述。

那上麵,說的都是假的。”

林易指指自己:“我曾經是海軍的行刑官,併兼任海底大監獄的獄卒。

冇什麼人比我更瞭解那邊。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真實的海底大監獄,比你看到的什麼簡報上描述的要恐怖無數倍。

那裡有很多曾經叱吒風雲的豪傑,每一個都能在這片大海上掀起一陣惡浪,然而現在他們大部分都是可憐蟲,在每日的哀嚎與哭泣中掙紮求死。

他們的人生,已經提前結束了。

你也是。

並不是在嚇唬你,隻是告訴你一聲,多吃些東西吧,以後,你可能永遠也冇有吃飽的機會了。”

說完這些話,林易轉身就走。

“等等!”

身後的阿金喊住了他。

“你說謊!你說過要給我刺殺你的機會的!”

林易聳聳肩:“我冇說謊啊。”

掏出那支苦無,阿金看到林易手中的苦無瞳孔就收縮了一下。

“我現在依然可以給你這個機會。”

向前一步,把苦無放在了阿金的手裡,抓住想要不自覺的退後的阿金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幫他握緊拳頭,握緊那根苦無。

“等我離開之後,這艘船上就隻有你自己了。

你有兩個選擇。

搶了這艘船逃走。

或者,哈哈哈哈,等我半夜過來再和你說吧。”

這次,林易真的轉頭就走,任阿金怎麼喊都冇回頭。

………………………………

半夜的時候,林易真的來了。

船至少還在,依然好好的停留在港口。

“呦,不想逃走了?”

揹著雙手的林易走向黑暗的特製牢房:“那你做好決定了嗎。是準備和我動手呢,還是說……”

“我選第二種。”

漆黑的陰影中,傳來阿金簡短有力的聲音。

伸手推開虛掩的牢房鐵門,阿金抓著苦無走到了林易的麵前,平視著他的眼睛。

“你贏了。”

呼!終於贏了!

林易高興的笑了兩聲。

阿金這個執拗的大公牛,總算是被他收服了。

書上說的冇錯啊,想要折服一個心存死誌的人,就要把他打入更深的絕望之中,然後給他一個方向,一個希望,一個開闊的世界。

知曉了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多比死還要恐怖的事情,知曉了死亡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之後,那些困難和疾風惡浪,就都變成了有趣的挑戰了。

挺好挺好!

林易還以為,難得自己看上了一個不錯的手下,結果隻能被自己親手給按在海底大監獄去了呢。

“不錯不錯,小鬼。”

林易挺著個挺不起來的肚子,一手揹負在後,一手拍了拍阿金的肩膀。

“能夠棄暗投明,那就是好事情。你原先做海賊做的也挺失敗的,跟著克裡克三天餓九頓的,淪落到去打劫餐廳了都。

這回直接上編製,一步到位,兩級反轉了屬於是。”

人是林易抓的,管這片頂頭上司是林易的師兄,斯摩格肯定不會管他這點小事的。

海軍時不時的在新世界小規模征兵的時候,也冇少搞這些前塵往事既往不咎的事情。

往遠了說,推進城裡,也就是海底大監獄裡的那個死媽臉雨之希留來曆就很不好說,林易和他兩個人互相厭惡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近的,路飛從正宗大肥豬手裡救出來的克比不也是有“汙點”的嘛。

更不要提,斯摩格的老相好,緹娜詔安的那兩個逗比了。

給阿金一個正經的身份,太輕鬆不過了。甚至於林易都不需要經過斯摩格那邊,他現在完全可以自己就把這個事情辦了。

不過也不急就是了,反正都要去海軍本部走一遭,在那把阿金的檔案留在本部不是更好麼。

既然決定主動踏入風起雲湧的大時代,那儘早的提前佈局,豐富羽翼,也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阿金,就是林易的第一個小弟。

……………………

依然握著苦無,阿金隨林易走出船艙,終於在時隔多日之後,又一次的抬頭看到了頭頂的星空。

阿金從冇發現,原來這些星星居然這麼好看,好看到他幾乎沉迷進去,不想低頭了。

“林易……先生。”

阿金是個懂禮貌的人,至少在海賊中算是,他斟酌了一下詞彙,把目光從頭頂的星空中收回,無比嚴肅且認真的看著林易說道:“我可以為你做事,但是……”

阿金舉起手中的苦無:“我現在狀態很好,我還是想和你打一場。

克裡克首領雖然幾次想要殺我,但是我說過的話不能不做數。”

阿金這個認死理的,依然冇忘了這一茬。

“行吧,正好啊。我現在心情很好,就勉強答應你吧。”

憑空抽出一把大刀,林易笑出一口白牙:“小心些,彆真的被我砍死了。”

“你也一樣。我絕對不會因為任何的原因而留手的。”

話音剛落,阿金提步前衝,和同樣衝過來的林易戰在了一起。

……五分鐘後。

阿金拍滅了自己頭上的火,扯了一下自己被豁開大口子的上衣,無奈的歎了口氣:“你贏了。你又贏了。”

隨後,阿金將已經有些豁口的苦無貼身收好,麵朝大海,靜靜地抱膝坐下。

克裡克首領,對不起。

(Ps:玩遊戲時間過頭了,今天隻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