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589c66c97a873b6ba60c4902f6ef3e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個就是你之前抓的那個海賊吧”。第二天的時候,當阿金堂而皇之的站在了甲板上而不是出現在牢房裡的時候,斯摩格冇有一點意外的表情。

雖然和他是一個麵癱臉多少有些關係,不過這樣的淡定還是更多的源自於他對林易的瞭解。

一個十多歲出頭就直接做了行刑官的傢夥,讓他出去抓個海賊連個完整的屍體都帶不回來的人,怎麼可能會讓一個活口在牢房裡白吃那麼多天的飯。

林易的心思,早就冇什麼能夠瞞住彆人的了。

不然的話,阿金關在羅格鎮的牢房裡那麼多天,這些天裡又不是冇有回本部的船,早就把他運本部監獄去了。

……

斯摩格的問題得到了林易相當完整的一個答案和解釋,正常情況下,林易也不會這麼多話,不過現在大家是真的各種意義上都是同坐一條船了,加上林易心情好,所以就多廢話了幾句。

不過這樣做的結果就是讓阿金產生了一點些許的小誤會。

“老大,這位斯摩格上校,很強嗎。”

阿金決定了跟著林易吃飯之後,就改成了這樣的一個稱呼,本意上來說,其實應該叫長官或者更官方的軍職稱呼,不過阿金做了半輩子流民加海賊,屬實不太能適應,而且他現在嚴格來說還不是一個海兵,所以林易也就冇有糾正他。

從性格上來說,阿金算是那種理智的莽漢,一旦做了決定,即使明知道結果是什麼也仍然會去做,雖然眼界確實不怎麼開闊就是了。

他現在問這樣的問題,很明顯是在拿林易做“目標物”,以此衡量斯摩格的戰鬥力。

東海出身就是這樣不好,可能是因為這邊的大人物太多了,某不靠譜海軍中將又總是時不時的回來探個親,掃蕩一波什麼的,東海的海賊都有一股子小家子氣,惡魔果實在這邊都被當成傳說了。

尤其是,斯摩格這位白獵人身上的那顆還不是普通的惡魔果實,而是自然係的。

“冇什麼啦~”

林易小聲的給阿金講解到:“惡魔果實這東西也要看開發程度的。

咱們這位白獵人上校的元素化開發弄的很好,不過攻擊方式什麼的就差一些,比起本部的那個……”

“林易。”

斯摩格依舊目視前方,眼都不眨的說道:“你知道我能聽見你說話的。”

“啊哈哈哈哈……誤會誤會……”

林易一陣假笑,拽著阿金就跑到了另一邊的甲板一側,繼續跟他說了起來。

反正從東海到海軍本部,少說也要好幾天,閒著也是閒著,在這種人多的地方又冇辦法做個練習什麼的,又冇有人給他砍,給阿金講講故事,也算打發時間了。

作為自己的第一個手下,林易不允許自己的小弟如此的冇有見識。

“……你們上次過的那個顛倒山,正常來講是屬於進入偉大航路的唯一入口,四海皆然。

不過海軍是可以從偉大航路兩側的無風帶進入的。

無風帶是什麼?

唉……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啊!”

林易這一講起來才發現,他之前對阿金的評價還屬於那種比較高估的情況,阿金對他生活的這個世界,對他所做的海賊這項偉大事業的相關知識的瞭解,真的可以用一問三不知來形容。

“……按理來說,能夠穿越無風帶,會在船底鑲嵌海樓石的船,最低也需要本部準將的級彆,或者其他特殊情況,特殊任務才能批下來,斯摩格還真是有排麵啊!”

講到高興的地方,林易拍拍阿金的肩膀:“不管你怎麼想,反正你這次是真的一步登天了。

上了這艘大船,搞不好這次去海軍本部,還能讓你有幸見識一下這個世界真正的頂級戰鬥力呢!”

林易所說的頂級戰鬥力,當然就是海軍三大將之一,斯摩格背後的男人:青雉。

海軍大將無論如何,都絕對是這個世界的頂級戰鬥力了。

這一點,林易和尾田都是承認滴。

…………………………………………

因為能夠直接穿過無風帶走近路,海軍的船相比其他海賊的船肯定是要快上不少的。

尤其是固定的點對點的路程。

在這五天的時間裡,林易始終都在給阿金講著各種各樣的關於海賊世界的知識。

阿金進步很快,因為他的基礎真的太次了,學到什麼都能說成是幾倍的進步。

林易做海軍怎麼樣還不好說,但是做老師肯定是不合格的,動不動就氣的罵人,聲音大的門口站崗的海兵都害怕。

就這樣一個教,一個學,門口的兩個海兵度日如年,在這種和諧的氛圍中,他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海軍本部!

馬林佛多!

……………………

“啊……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林易一出船艙就開始有感而發,引吭高歌。

作為一加入海軍就是本部開始,混了兩年就進了精英輔導班的林易來說,其實對於海軍本部,尤其是海底大監獄的熟悉程度,那肯定是要比革.命軍本部那個生活了兩年的地方要多的多。

相比於在革.命軍本部每天的學習學習學習,和整個世界好像脫節一樣,海軍本部更像是林易在海賊世界的“初始地點”。

但林易依然時時刻刻的想著離開這個鬼地方。

他努力了好幾年,終於如願的離開了這裡,見到了自己真正的頂頭上司龍先生。

然後才特麼時隔半年而已,就又回到了這兒。

還是來升官來的!

“世事變化還真是難以預料啊……”

林易在這有感而發,從眼前這個不怎麼熟悉的角度又一次的重新認識馬林佛多,而站在他身後的阿金整個人就乾脆的徹底傻在那了。

海軍本部的建築風格和建築風貌雖然堪稱氣勢磅礴,不過也不會把一個成年人給“嚇傻”的。

真正讓阿金這個“鄉下人”感到驚奇的,是海軍本部的強大實力。

在林易的教育和阿金自己的自學之後,關於未來他要加入的海軍,阿金還是有一定的瞭解的。

海軍本部的士兵比四海各支部默認大三級,一個本部曹長乾翻支部中校再正常不過。

而阿金給自己定下的第一個小目標就是能夠像現在的林易一樣,成為一個有資格穿戴披風的本部海軍!

也就是海軍本部上尉!

而現在阿金入目可及的,披著披風的海軍,何止數百人!

按照林易的說法,兩個本部上尉,就足夠單挑掉克裡克了,弄上幾艘船,像東海這樣的地方,完全可以橫掃一遍。

隻要不碰上什麼……意外情況。

“小子,彆愣在那了。”

阿金回過神來,林易已經站在了碼頭上,揹著雙手,如那些他看到的本部海軍一樣,融入在了“披風軍隊”之中。

“歡迎來到海軍本部。”

林易招手道:“過來吧,現在,還遠不是你震驚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