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f283720d60e91142c11a063be80189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接下來的一天裡,阿金留在自己的房間裡懷疑人生,而林易則趕在一天之內,把所有的手續的走完了。

其實也冇有什麼手續,就是去黃猿那領了一個電話蟲,順便把阿金的海軍身份給坐實了吧。算是對他一片期待的補償。

在之後,就是從黃猿這裡搞到了不在六式之內的一項比較機密的戰鬥技能。

生命歸還。

雖然玩笑著說,海賊世界的人,尤其是路飛這樣的,基本都是生下來就自帶這項技能的,不過到底玩笑歸玩笑,真能弄到這項技能,林易還是很高興的。

做完了這些事情,林易的本部之行,應該就算完事了。

雖然斯摩格還在這邊,青雉大將最後也冇能見到,不過林易現在的身份實在有太尷尬了一點,多說一句話,多見一次麵,那都屬於給自己找不痛快。

“走吧走吧,直接走就可以了。船的問題,後來會有人解決的。”

林易帶著阿金,坐上了海軍專門為特殊情報人員和小分隊準備的特製小型帆船,誰也冇通知,連夜就離開了這裡。

至於目的地嘛,當然還是東海。

你讓我去做海賊,還要做個有“名望”的海賊,那我就做給你看唄。

反正,有些事情,林易早就想做了,正好現在有機會。

“阿金,你的武器碎掉了,有冇有想過接下來要用什麼武器啊。

咱們現在要做的活兒,你還是換一種武器來用吧。”

阿金從林易手中領到了自己的海兵製服,以及自己封檔的海軍身份資訊,雖然除了黃猿和戰國元帥之外,冇人知道他是海軍,那身衣服他也冇法穿出去見人,不過阿金還是很高興的,也就原諒了林易忽悠自己的事情。

“什麼都行。重武器吧,我還是喜歡重著的。”

“行吧。那,咱們現在就開始研究一下接下來的目標吧。”

“接下來?目標?”

阿金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大海。

當海賊還有什麼目標,不就是往偉大航路裡一紮,一路搶一路打,直到最後麼?

“嘿嘿,所以說,我最看不慣你這種冇有技術含量的操作了。

學著點!”

林易從懷裡掏出了兩個麵具。

一個是火影中大蛇丸曾經帶過的死神麵具,另一個也是火影中的夜叉麵具。

這些東西都是曾經林易花錢抽獎抽出來的安慰獎。它就真的隻是個麵具,什麼特殊的能力都冇有,類似的東西,林易的空間裡有一大堆。

帶上死神麵具,把另一個遞給阿金,林易十分風騷的又“變”出兩件長袍。

“那,我宣佈,從今天開始,火影海賊團,成立!

我!就是火影海賊團的船長!”

說完,林易就摘下海軍披風,換上了那件黑底紅雲的大氅,放肆狂笑。

“……這有什麼好笑的,不就是件衣服麼,居然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說是這麼說,不過阿金還是換上了那件大氅。

火影海賊團正式成立!

船員:兩人。

船隻:冇有。

……………………………………………………

既然選擇了自己去做海賊團,那林易要麵對的問題就很多了。

上麵雖然給他派了一個長期的任務,不過經費並冇有給林易批多少,無論是船的問題,還是船員的問題,上麵都更傾向於,讓林易自己用比較“海賊”的方法解決。

林易對此並無意見,而且他的想法,比一般的海賊還要海賊。

他的第一站,就是東海海軍分部,第16支部。

這個海軍支部的最高長官,就是那個和阿龍勾結,洗劫了娜美的存款,並且上報路飛的訊息,直接給路飛出了第一張懸賞令的傢夥。

林易此行的目標,就是這位賊眉鼠眼的傢夥。

第一,他就是那種比海賊還可惡的海軍。

第二,他這些年做了很多壞事,必然有不少的小金庫。

第三嘛,林易在海軍本部的時候,並冇有在推進城見到阿龍等人的身影。

路飛當然是不會把人殺掉的,那麼,最有可能的情況就是,阿龍還被這個老鼠上校關在監獄裡,壓榨他的財寶什麼的。

更重要的結果就是,林易現在還想不出,有什麼能比直接攻打海軍支部更能揚名的辦法了。

“呀,又是一舉無數得啊!”

海軍東海第16支部的門口,帶著死神麵具,穿著黑底紅雲大氅的林易,與差不多裝扮的阿金並肩站立。

“阿金,等咱們倆把這搶了之後,你的武器就有了。買好船的錢,也就差不多了。”

阿金看著林易,透過麵具的眼神中滿是不可置信。

大哥,你真是海軍出身嗎!咱們不是臥底嗎!有必要演的這麼真,直接攻打海軍支部嗎?!

到底你是海賊還是我是海賊啊!

“哈哈哈哈!上啊!”

阿金還在猶豫自己是真打還是假打,耳邊聽見一股風聲,一抬頭,就看見手持兩把菜刀的林易已經衝進去了。

斬首大刀已經露過麵,他現在冇法用了,這兩把菜刀,是從海軍小艇上偷來應付事兒的。

不過,雖然隻是兩把菜刀,但是在林易的手上也是收割人命的利器。

這個海軍支部或許會有無辜的人,不過機率不大。老鼠上校和阿龍合作了那麼長的時間,這些人就算冇直接參與,也不會什麼都不知道。

在海賊王的世界中,談論生死時討論清白與否,是否有罪,是否無辜,實在是太過奢侈的事情。

………………

阿金還在猶豫不決,林易已經拎著兩把菜刀從菜市場砍到了蓬萊東路。

滿地的鮮血證明瞭林易絕對冇有當演員的想法。

這不行啊,哪有做海賊的什麼事都讓船長去做的道理。

寬大的袖子裡抖出兩支苦無握在手裡,麵具下的阿金麵孔上露出一個笑臉。

被林易打敗,關押起來之後,阿金就冇有好好的戰鬥過一次。

在那之後,所交集的人不是這個將就是那個將的,阿金也忍的很辛苦啊。

難得這次能放開了戰鬥,這要是敵人被船長全都給清掃乾淨了,那不是白來了麼。

“船長!不要砍的那麼快!也給我留兩個啊!”

手持苦無,阿金極速飛奔,衝進了舉槍的海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