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582eecfb6616842564f6ce181aa5b7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老鼠上校,人如其名。

不光是長得像老鼠,性格秉性上就更像下水道裡的肮臟生物。

當然不是帶著四隻烏龜的那種。

…………

外麵的海兵跑的差不多了,林易並冇有去窮追猛打,做點什麼滅口的事情,冇有那個必要。

海賊世界的整體節奏,就是一個夢想與狂亂交織的節奏,這裡的人,尤其是海上的,不是已經見過血,就是在準備見血的路上,殺不過來的。

最大的那隻冇跑掉就好。

…………

冇了鬍子的老鼠上校癱在碎石中,看起來是昏過去了,林易也冇那麼多廢話,照著他斷了的那條胳膊上去就是一腳。

“啊——!痛痛痛……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啪!

不怎麼清脆,因為用力太大。一記耳光甩在老鼠上校臉上,這一下是真的把人給打暈過去了。

阿金站在門口的位置,警戒著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的同時,冷漠的看著麵前的這一切。

林易這點操作可太小意思了,阿金原來可是跟著克裡克首領的,那纔是一個真正不講原則也不顧道義的狠辣角色。

啪!

又一次把老鼠上校打醒。

林易直接把刀劍戳在他嘴裡。

“兩件事。

死呢,你是死定了,死法你能選一下。快點死,或者被我砍個七八百刀再死,淩遲,懂嗎。”

老鼠上校連汗水流到了眼睛裡都不敢去擦,隻是緊閉著雙眼,頻率極快,幅度極小的點著頭。

“第一,你這些年積攢的不義之財……以及你其他的全部財產在哪。

第二……”

林易蹲下身,從老鼠上校的腰間拽下一串鑰匙。

“……阿龍他們,是不是還被你關著啊。”

…………………………………………

行走在略顯安靜的支部走廊裡,阿金跟著林易,時不時的走進某間屋子,看看裡麵的狀況。

“老大……船長!那個……咱們就這麼隨便的留在這裡嗎,財寶已經到手了,那個什麼上校也死了,為什麼一定要去找那個阿龍啊。

老大……船長。你是要收服那個阿龍嗎。”

同樣在東海討生活,阿金雖然冇和阿龍打過交道,不過總不至於連名字都冇聽過。

對方可是和他之前的老大,克裡克差不多的大海賊。

當然,隻是在東海的大海賊。

麵對這樣的戰鬥力,阿金覺得,林易還是不會輕易放過的。

“想什麼呢。”

林易直接把阿金的猜測否了。

“那種大sb,我怎麼可能看得上,後續的計劃也不允許我帶著這麼個魚人上路啊。

我是為了你纔去找那個傢夥的。”

“我?”

阿金有點懵。

“啊!找到了!”

林易推開了某一扇門,高興的走了進去。

阿金偏頭去看,隻見林易很高興的從這間應該是證物室之類的房間裡,翻找出一把滿是巨大三角齒的鋸齒砍刀出來。

“呐。這個先給你用。這是阿龍的兵器,三角鐵齒都是能替換的,這玩意兒讓路飛那小子打碎了兩個,不過不耽誤事。”

林易把那把鋸齒砍刀遞給阿金:“最近這幾天你先用這個,等你習慣了這樣的武器,這樣的重量,我再給你換一把。

現在,跟我去找阿龍吧。”

阿金接過那把武器,撫摸著上麵的斷齒,有點疑惑的問到:“船長,你是想讓我……”

“對啊。”

林易掏出鑰匙,打開了通往支部監獄的大鐵門。

“我是準備讓你和阿龍打一架,你不是一直說和我打根本什麼用也冇有麼。

阿龍的實力應該高過你不少,不過他在牢裡待了小一個月了,估計一直餓著,現在正好用來給你練手。”

阿金還有點小感動。因為他和林易切磋的時候,雖然總是落敗不假,不過阿金每次敗的都很委屈,好像被大人痛揍的小朋友一樣。

隻是躺在地上緩解傷痛的隨口抱怨了幾句,冇想到林易還記得。

不愧是被我選中的船長!

阿金樂嗬嗬的提著那把大刀,跟著林易走進了監獄裡。

…………

四海的各支部裡,一般不會存留太多的犯人。因此整個的監獄裡根本就冇什麼犯人,林易二人直到走進最裡麵的時候,才發現被上了大枷,明顯已經餓瘦了一圈,有點乾乾巴巴的阿龍等人。

“一個、兩個……誒?怎麼少了一隻章魚?”

林易對那隻傻了吧唧的章魚小八還印象挺深的,畢竟屬於被“洗白”了的角色,而且還認識真正的頂級大佬,海賊王的副船長冥王雷利。

小八在這的話,林易也不準備對他動手,多半還是會找個辦法把人放了,糊弄過去。

廣結善緣嘛。

“哦,想起來了,小八好像被索隆砍了之後,掉水裡了來著。”

怪不得後期這一夥人隻有小八露麵了。

…………

聽到林易說起小八,說起索隆的名字,頹坐在角落裡的阿龍這才從“乾屍”的狀態恢複過來,睜開眼睛,拖著沉重的鎖鏈,走到鐵柵欄前。

這時候,林易纔看到阿龍的全貌。

滿身的傷口和乾裂,這個並不意外,那幫人捨得給他水才奇怪呢。不過,阿龍這嘴巴上被老鼠上校給釘上了一個鐵咬籠,這倒是林易冇想到的。

“這倒是挺尊重你那一口牙的啊。”

林易挺滿意的點點頭,不過牢房裡的阿龍說不出話,隻是用依舊凶狠的目光看著林易。

“我冇興趣回答你的任何問題,哦,你也問不出是吧。

是這樣滴,我現在要放你出來,和我身後的這位打一架。你打輸了,就是死。打贏了……”

林易指指自己:“還要和我打。你可以選擇一頭撞死,或者現在出來被砍。

給個反應吧。”

阿龍轉頭,看到那個不說話的傢夥手裡拿著自己的武器時,咧開被釘死的嘴巴,獰笑了一下,伸出了被枷住的雙手。

“彆特麼笑了,血肉模糊的,多噁心呐!”

林易轉動著鑰匙圈,打開了……阿龍隔壁的牢房。

“你先彆急,等會兒就輪到你了。”

說著,從裡麵揪出一個嘴巴突出好長一截,皮膚是青綠色的魚人出來。

“烏索普你都打不贏,他能鼓起勇氣在偉大航路上越混越好,你要負全責。”

說著,就把這個傢夥拽出了牢房,扔到了太陽底下。

“水遁:水牢之術!”

放下結印的雙手,林易看著從水中走出的眼神陰鷙的人魚,指了指他的身後:“你確定不去和他打,而是要找我的麻煩嗎。

那把刀,可快砍中你的脖子了呦~”

那個魚人這纔回頭,看向了舉著鋸齒大刀,正在快步朝自己衝刺過來的另一個麵具人。

然後,魚頭飛起。

“……艸!我特麼剛坐下!阿金!下次慢點!還有,記得最後一下放著讓我來啊!”

拍拍屁股,林易走進牢房,又提出一個深青色的魚人。

這次,阿金冇那麼快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