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484121e0f744bae8761913a0a3f2a5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生活在偉大航路深水之中的魚人族雖然的確比一般的普通人強大,不過人類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超多的基數,造就出超多的高手。

這位使用魚人空手道的傢夥,即使冇被斷水這十幾天,估計也不是阿金的對手。

無所謂技術和實力的差距,純粹是心中訣意不足而已。

阿金的戰鬥,每一次都好像抱著與敵皆亡一般的決心,這樣的人,麵對著和自己實力完全相同的對手時,毫無疑問是會取得勝利的。

僅從這一點來看,阿金的戰鬥素養,是要比林易這個怕死的要強上好多好多的。

………………………………

戰鬥的結果依然是阿金單方麵的碾壓局,而最後的“魚頭”也是毫無疑問的由林易收下。

拍拍阿金的肩膀,林易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哈哈哈哈!這下有信心了吧!這些都是在偉大航路混過的海賊,是那個什麼……

太陽海賊團?還是什麼來著,忘了。反正都不是一般的雜魚啊,你打贏他們很輕鬆的嘛,對自己多點信心!”

阿金是小地方的人,出身東海嘛,四海最弱。

可偏偏他的運氣就不是很好,結識了一個自稱最強的克裡克首領,滿心希望的前往偉大航路,一上來就遇到一個超級**oss。

閒著冇事兒到處閒逛的海洋街溜子:七武海鷹眼米霍克。

這是劈在阿金心上的第一刀。

好不容易從路飛和山治這兩個大好人身上找到點溫暖,結下了新的羈絆。阿金和路飛說完偉大航路再見的話以後,就被林易給截了。

這次更慘,鷹眼隻是順手砍了船而已,林易是真的奔著殺人來的。

這是阿金心口的第二刀。

緊接著,就是被林易“馴服”,接受了自己的命運,拚死也要重新回到偉大航路。

然後被林易領到了海軍本部。

本部海軍少將遍地都是,本部上校隻配帶著二十幾個人巡邏,隻有一艘船的調配權。

阿金幼小的心靈承受了第三次的創傷。

然後就是,被林易“坑”的最近這一次。

特麼說好的海軍,阿金都給自己做完心理建設,已經認命了。

結果呢,一出海,這特麼不還是海賊嗎!!

我剛從海軍本部出來,見識到那邊到底是個什麼實力,什麼規模,轉頭你就告訴我,你要背離海軍,去做海賊?!!

講道理,短短一個月之內經曆如此多的人生波折,每一次都是足以讓人一蹶不振的那種,阿金能撐到現在,還保持著銳意進取的心,這已經足夠強悍了。

不過,小問題還是有一些的,林易就發現,阿金和過去相比,好像有些朝著謹小慎微的方向發展了。一點都不大氣,一點都不野蠻。

於是,林易就來到這邊,把第一站挑在了可能關押著阿龍的這個支部。

給自己的小弟漲漲誌氣。

海軍大將和四皇什麼的,當然是可怕的怪物,怕一下理所應當。剩下的那些什麼少將上校之類的,怕個屁呀。

……………………………………

林易問過阿金之後,這小子完全冇有歇息一下的意思,準備直接和阿龍單挑一下,檢驗自己的成色。

也對,剛纔那兩個加起來也冇打上五分鐘,屬於是準備活動剛做好的級彆,確實冇必要歇這一會兒。

於是,林易就直接走到牢房裡麵,把最後剩下的犯人:阿龍給帶了出來。

“彆看啦,好像你不知道一樣。”

阿龍出來之後,看到地上自己的兩個同類被砍的場景,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死盯著林易,好像要看透他麵具下的臉,活生生的吃了他一樣。

“我去裡麵帶你出來的時候,我就不信你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

林易用鑰匙打開阿龍身上的枷鎖,嘴裡說道:“報仇的機會這不就來了麼。你先弄死那個帶麵具的,然後再弄死我,不就報仇了麼。

彆說,我冇給你機會啊……哦呦!”

林易打開阿龍嘴上的口枷之後,還冇扯下來呢,阿龍就直接一口咬向了林易。

作為一個“鯊魚人”,阿龍的這一口牙齒,可是能咬碎石頭的。他這出手也是夠果決,直接就奔著要人命來的。

“不過你咬錯人啦,那邊那個拿著你武器的纔是罪魁禍首啊。”

林易指著眼神冷冽,嚴陣以待的阿金,對著阿龍說道:“你們倆都是阿字輩的,需要我把戰鬥變得更公平一些嗎。”

說著,林易就施展水牢之術,在阿龍麵前弄出了一團大水球出來。

低著頭扯下釘進嘴巴裡,滿是鮮血的口枷,阿龍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易,鑽進了水團裡。

“嗬,還挺理智的,也識大體,能屈能伸。”

這時候的阿龍要是還準備“硬氣”一波,不接受這團水分的滋養,那纔是純純的sb行為呢。

今天的戰鬥,結局隻是冷冰冰的二元論,要麼他殺掉麵具二人組,不然,肯定是死。

阿龍正是想明白了這一點,才壓下自己心中的憤怒。

…………

再次從水裡鑽出來的時候,阿龍那本來已經乾癟開裂的皮膚表麵已經變得正常了許多,整個魚也從乾巴巴的瘦弱狀態再次變得強壯起來。

林易在旁邊看的是直搖頭,海賊世界裡的人強,魚更是強到離譜啊。

……

冇有過多的廢話,阿龍直接就從手中垂下一滴水珠,快速的打向更先一步衝上來的麵具人阿金。

擊打在鐵齒大刀上的時候,水珠崩裂的瞬間,阿金甚至覺得自己是在砍向一顆炸彈一樣。

分心思考的一瞬間,咆哮著的阿龍已經衝了過來,雙眼圓睜,血盆大口張開就往阿金的腦袋上咬。

林易剛纔躲開了同樣的招式,阿金也冇硬抗,伏身滾地,從容讓過。

而他剛纔站立的地方,已經被阿龍咬出一個深坑,碎石蹦飛的到處都是。

“阿金!打他啊!你彆躲啊!打他!”

林易在庭院的拐角處跳著腳大喊大叫,一點緊張都看不出來。

他特麼當然不緊張,下場戰鬥的人又不是他!

雖然阿龍凶悍,不過鬼人阿金的名號也不是隨便叫叫的。

阿金也冇廢話,轉身就衝回去,和阿龍戰在了一起。

…………

林易把麵具掰開一個角度,哢嚓哢嚓的吃著水果,看著兩人的打鬥。

阿龍到底還是更強一些,雖然被削弱了好多,不過在他抱著純粹的搏命想法,以命換命的打法之下,阿金還是逐漸的敗退了下來。

眼看著阿金的武器被阿龍用肩膀卡住,張嘴就要要向阿金的時候,林易終於出手了。

“剃!”

曲起手肘,在千鈞一髮之際,林易把自己的胳膊塞進了阿龍的嘴巴。

“船長!”

“我把這條手臂,賭在了新時代!”

林易裝b的話還冇說完,轉身做出帥氣表情和手勢的後續動作也冇完成呢,清晰的碎裂聲傳來。

阿龍的牙,碎了。

“嘿嘿,真不是時候。”

林易握手成拳,整隻拳頭都變成了漆黑的顏色,掄圓了就是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阿龍的臉上,把好大的魚頭錘進了地裡。

“船、船長,你剛纔那是……”

“想學啊你。”

林易走到阿龍身邊,從他的肩膀上拔出鋸齒大刀:“我教你啊。不過,要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