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3cef85e2fc0876dfa214816247ab9e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阿龍當然也是死了。

死的悄無聲息,死的有點憋屈。

林易不像路飛那樣,凡事都以打飛為最終的解決辦法,他的確天生就更適合做海賊多過於海軍。

不知道海軍本部的大佬們是不是看透了這一點,才把林易這樣的一個海軍之中難得的後起之秀給委派到偉大航路做海賊的臥底。

不過,林易總不會讓他們失望就是了。

“這個海軍,呸!這個海賊,我肯定是做的漂漂亮亮的!

阿金。”

林易叫上阿金:“走了,下一家。”

“下一家?”

阿金不解的詢問:“船長,什麼下一家啊?”

林易回頭就給阿金來了一個板栗:“當然是下一個支部啦!海軍在東海一共超過20個支部,光我知道的就有好幾個直接毀了都算為民除害的。

再說了,不想辦法多賺一點錢,拿什麼買船,拿什麼購置船上的東西呀!”

“……哦”。

撓著頭應了一聲,阿金迅速跟上林易:“船長,你剛纔那個奇怪的體術,真的可以教我嗎。”

“當然了,我說到做到。”

“太好了!船長,那個體術叫什麼名字啊。”

“鐵塊。強得一批,誰用誰知道啊。以後彆人打你,你就鐵塊,當場戰鬥就見勝負了。”

“搜嘎!”

說說笑笑的,兩個麵具人迎著夕陽往遠處走去,身後,滿地的屍體。

…………………………………………

海軍本部,某小型報告廳內。

帶著墨鏡,髮際線已經退守到後腦勺位置的彙報員站在講台上,表情嚴肅的看著下方參加會議的海軍將校們。

這些人並不都是海軍本部的將校,除開經常出任務的本部將校之外,也有相當一部分屬於是偉大航路前半段的各支部的將校們。

今天,他們是代表各支部前來參加這次的小型報告會。

作為“ppt果實能力者”,每次四海之中的海賊有新的超強新人的時候,他都會舉行這樣的一次報告會,為的就是給這些將會戰鬥在第一線的海軍將校們科普一下那些值得注意的新人。

相比於前些年,最近這一兩年的海賊比起海軍,在新人的質量方麵實在是有些對比懸殊。

這樣的報告會舉辦的也是越來越頻繁。僅僅是最近的半年,四海之中就湧現了超過十個賞金遠遠超出各地平均賞金20倍以上的年輕海賊。

他們雖然性格不一,被懸賞的具體理由也不一樣,不過統一的一點就是,他們都很年輕,且躥升的速度快到難以想象。

上一次的報告會距離現在隻過了不到兩個月,那次的報告會主角是出自最弱的東海,剛一出道就乾掉了東海最強的兩個海賊團,第一次被懸賞,賞金就達到3000萬貝利的草帽海賊團船長:草帽路飛。

在平均賞金隻有200萬左右的東海,這位還冇到偉大航路就已經給自己打出3000萬身價,不足20歲的海賊,被重點關注,認定為將來必定成為一個棘手的角色。

“……這次的主角,依然來自東海。”

ppt果實能力者打開了照射講台背景板的燈光,將手中的兩張懸賞令以及其他的一些紙張貼在了上麵。

“根據情報,這次的懸賞對象是來自火影海賊團的海賊兩名。

船長:球頭製造者胡德祿。以及船員:金。”

把手中的小教鞭指向其中的一張照片,彙報員繼續說道:“這兩個名字,都是這兩名海賊留在案發現場的。

請看這個。”

燈光聚焦在某張被放大的照片上:“這是東海某支部的最高長官,這兩名海賊於五天前的下午襲擊了這處支部,殺死海兵及犯人共25名,傷不記。

這位上校也在死者名單之中。

海賊用毛筆在他臉上留了字,署了名,就是我們剛纔看到的那兩個。

不過……請看這個。”

一眾海軍將校的視線轉移到了下一張照片上。

彙報員繼續講解:“這是另一個海軍支部,在四天前遭遇襲擊,犯下這起令人咂舌的案件的元凶,依然是同樣的那兩名海賊。

這次他們殺害了包括犯人在內的19人,並同樣把所有可以蒐集到的錢財搜刮一空,同樣留下了名字。

不過這次的署名改成了:火影海賊團,船長柱間,船員金,敬上!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次的襲擊之中,這兩個海賊似乎有意的留下活口,並留下照片及其他情報。

這是非常嚴重的挑釁!!”

一張一張的,彙報員給在座的將校們一一講解了四處海軍支部被襲擊的全部資料。最後,把教鞭指向了那兩張嶄新的懸賞令。

“四海中,幾乎從未有過如此囂張,如此嚴重的大規模海軍支部被襲擊的事件,也從未有過如此巨大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這是對正義的嚴重挑釁和質疑,是海軍的恥辱!

火影海賊團,船長柱間。

懸賞金額:4200萬貝利!

船員金。懸賞金額:1700萬貝利!”

啪啪的用教鞭敲著黑板,彙報員少有的情緒有些激動,大喊到:“最新的情報顯示,這兩名罪大惡極的海賊已經在東海失去了蹤跡,很有可能已經來到了偉大航路。

各位!請儘快將這兩名海賊抓捕歸案,維護海軍的尊嚴,還有你們心中的正義!

以上!”

…………………………………………………………

“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看到我的懸賞令啊。

我有點後悔了啊,阿金,你說,他們不會真的在懸賞令上把我的名字印成球頭製造者胡德祿吧……”

此時距離林易兩人襲擊第一個海軍支部,已經過去了七天左右的時間。他們倆已經不在東海,而是坐上了林易買的中型帆船,跨過顛倒山,來到了偉大航路。

“船長,我不在乎那個,我隻是覺得……咱們有必要這麼節省嗎。

這艘船,未免太小了一點吧。”

“你懂什麼。”

林易懶洋洋又發動了一次風遁發瘋風之術,隨便指著海中的某個方向說道:“在這,花再高的價錢,也買不到什麼好船。

錢得留下,去真正的造船廠,買一艘超好的,一步到位的那種!

再說了,現在這船上就你和我兩個人,買那麼大的乾什麼。”

說到這,阿金也有點著急:“船長,昨天采購物資的時候,不是有很多人願意上船嗎,你好歹收幾個啊,哪怕收個廚師上船也行啊!

你不會真想就憑咱們兩個人闖蕩偉大航路吧!”

生死之間的事情,阿金不怎麼在乎,但是林易下廚的手藝著實是生命不了承受之重。

太特麼慘烈了……那魚死的比阿龍還慘……

“你著什麼急嘛~”

林易坐起身,看著海中的某個方向:“咱們,還得先去找幾個人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