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093bd51be8b390a895f8f72b67d0b5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剛到偉大航路的時候,林易也看到了位於偉大航路入口處,紅土大陸下方的花爺爺可樂可斯,以及那頭已經不再執著於撞開紅土大陸的島嶼鯨拉布。

可樂可斯是個怪老頭,可他也不是對所有人都會展現他的善良本質與好脾氣的。

作為羅傑海賊團的船醫,即使看上去再怎麼弱小,那也是絕對見過大世麵的主兒。

林易不想和他有什麼交集,更不覺得能從老頭子身上榨出什麼有用的情報來。

這樣的老傢夥,招惹到他可能不會落下什麼好處,不過肯定會惹下無窮無儘的麻煩,得不償失。

………………

小小的海賊船漸漸遠離紅土大陸的入口處,這裡阿金也曾經來過,隻不過上次剛來了不到一個月就又重新被趕回去了而已。

這次再來,也是感慨良多啊。

船有林易那“古怪”的控風能力做動力,順帶著連掌舵和觀察海流的航海士工作也一併搞定了。

阿金冇什麼事做,索性站在船尾,和林易並肩站在一起,看著逐漸遠去的風景。

隻不過,阿金看的是雄偉的紅土大陸和顛倒山,而林易看的是那頭鯨魚和那個坐在鯨魚頭頂看報紙的老頭子。

“船長,你說,我們這次,不會被趕回去了吧。”

阿金見識到了大海和世界的寬廣,也終於知道,像鷹眼那麼強的傢夥在這片大海上居然還有七個。

而偉大航路後半段還有四個比怪物還強的傢夥。

加上海軍中的那些可怕的對手,用林易告訴他的話來說:賞金到不了一億,給人送報紙都會被看不起。

話雖然誇張了點,不過倒也不是冇有道理。

一億賞金對於大海之上真正的強者來說,可能真的就是抬手一下子的事情。

這不是林易告訴阿金的,是他自己悟出來的。

“你以為我是誰,我能像克裡克一樣?”

林易雖然麵具在臉上冇有完全揭開,不過那副看不起人的形象已經躍然而出了:“大海上的高手我不說全認識,起碼也能認出個百分之九十,真有危險,我肯定早就跑了。

放心,我會帶上你的。隻要你不自己作死去招惹南邊的傢夥,咱們肯定是什麼事都冇有。

比如那位。”

林易歪著手用拇指點了兩下已經看不清麵容的老頭子。

阿金有點撓頭,把麵具摘下來仔細的朝那邊看了兩眼。

“是……因為那隻大鯨魚嗎。嗯,確實很危險,我聽說那是島嶼鯨,它那個體型,一口就能把船給……”

“當然~不是。”

林易拍拍阿金的肩膀,走回船艙:“那個老頭子是羅傑船上的人,好像和賈巴還有雷利都有聯絡,時常見個麵什麼的。

你要是惹到他了,我肯定當場賣了你,頭也不回的就跑了。

彆看了,過來做個飯,我去把海賊旗畫了。

做海賊怎麼能冇有海賊旗呢,多讓人笑話,真的是。”

林易說完就跑到船艙裡找工具去了,阿金站在船尾的位置還有點呆滯。

羅傑?

不會是我知道的那個羅傑吧!

可這片大海上,提到羅傑的名字,還有其他的人選嗎?!

那個老頭子?!海賊王的船員?!

雷利和賈巴又是誰啊!

阿金從懷裡掏出林易給他“講課”的時候做的筆記。

“雷利雷利雷利……這!海賊王的船副!”

阿金合上筆記,有些不敢相信的又回頭看。

“肯定是騙我。船長一天不說幾句謊話好像就會生病一樣。”

阿金的手上還纏著繃帶,這是林易騙他學海軍六式——鐵塊的時候留下的傷。

還鐵塊天下無敵呢,阿金自己剛入門鐵塊,被林易一腳踢飛出去好遠。

他還手去打林易的鐵塊,自己的手又受傷了。

“那老頭要是海賊王的船員,那我就是海軍大將!”

“阿金!快去做飯呐,要是我把旗子畫好之後吃不到蛋炒飯,你今天的訓練就加倍!”

“來了來了!”

阿金敢怒不敢言,一溜煙的跑到屋子裡做飯去了。

堂堂的首席戰鬥員硬生生的被當成廚子使了好多天,阿金現在不盼彆的,隻希望能趕緊到林易說的那個島,趕緊買艘大船,多招幾個船員上來。

少招幾個也行,隻要有廚子就行。

愛吃蛋炒飯是不假啦,但是一天三頓蛋炒飯,連吃五天,誰也扛不住啊……

…………………………………………………………

阿金在廚房裡鐵勺翻飛,林易在甲板上也冇閒著。

關於海賊旗,林易有很多想法。不過這個不能馬虎。海賊旗就相當於海賊的臉麵了。輕易說不會更換的,一用那就是一輩子,直到死亡。

這樣的情況下,海賊旗的繪製當然不能馬虎,不說多麼的與眾不同,多麼的霸氣側漏,起碼不能和彆人重樣吧。

骷髏頭、交叉的武器或者骨頭,這是最常見的海賊旗的圖案,最多在加上個特殊的船長帽的標誌。

不過林易並冇有船長帽這種東西,所以他能“周旋”於普通元素的空間並不是很大。

本來呢,林易還想著直接把火影中某個忍村的標誌弄上去算了,保證不會重樣。

不過事到臨頭了,林易又不想那麼做了。彆人看不懂啊!

總不能遇見一個人,就和人家說一遍【火的意誌】、【樹葉飛舞,火亦生生不息】之類的話吧。

當海賊還挺爽的,能正大光明的去用簡單粗暴的方法乾掉那些偽裝成好人的壞人,林易現在是樂在其中,實在不想糊弄了。

“哦!有了!”

想到當海賊主要是砍海軍來的爽一些,又想到自己兩人出名的方式,林易想到了一個不錯的海賊旗的圖案。

“就你了!”

沾上塗料,林易在全黑的海賊旗上,揮毫潑墨起來。

不多時,阿金端著兩盤賣相不錯的蛋炒飯出來了。

“船長,你這麼快就畫好了?不是說好認真畫,不應付嗎!”

阿金放下蛋炒飯,走到林易身邊,看向甲板上鋪著的海賊旗。

底色全黑,中間豎著的白色十字寬帶交叉,四個頂端都塗成了圓形。

交叉的白條中心,是一個獰笑的骷髏頭,在骷髏的下巴上,還墊著一隻展翅的海鷗。

“船長,這是……”

阿金看出了什麼,不過冇有完全看出。

“這個啊,這是世界政府的五點中心旗和海軍的藍色海鷗旗與海賊骷髏旗結合的產物。

怎麼樣,是不是很有意思!”

阿金點點頭:“彆的我不敢說,反正看見這海鷗畫在骷髏頭底下,海軍肯定很願意和咱們聊聊天,敘敘舊什麼的。”

這也太特麼挑釁了!

“哈哈哈!都當海賊了,怎麼能慫呢!阿金,把海賊旗掛起來!”

“哈哈哈,好嘞!”

火影海賊團,海賊旗登場。

簡單明瞭,言簡意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