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f378b7d14169be035ef66dbc35380b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阿金!打起精神啊你!”

某個小島的商業街上,人來人往的行人之中,一個頭戴惡鬼麵具的傢夥狂拍另一個麵具男的後背:“你現在可是1700萬賞金的海賊了!

咱們再好好乾幾票,紙變金,刀換槍,做大做強,再創輝煌!到時候你就是想做海軍大將也不是不可能啊,啊?

哈哈哈哈!你說是吧綠牛!哈哈哈哈……哎,我得去給你整個綠色的麵具啥的戴一下,啊哈哈哈哈哈……”

林易放肆張狂的大笑著說出這樣的話,人潮擁擠的商業街中當時就以他們兩人為中心,硬是擴散出一箇中空區來。

周圍的人都看著他們輕聲細語,點點。

阿金顯然還不習慣這樣的場麵,他也不懂為什麼本來隱蔽的好好的,隻是因為裝扮和身後的大個兵器才稍微引來一些注意,結果他這位船長非要說這樣的話。

明明他就不是個做壞事的人,可偏偏就要表現的像個真正窮凶極惡的海賊一樣。

阿金直到現在都不覺得,殺人像喝水一樣的林易是個他自己所說那樣的一個壞人。

真正的壞人和惡人什麼樣,阿金可太知道了。

難道是為了掩人耳目?還是……演的太深,太投入了?

又或者,乾脆就是因為,他跟的這個船長,可能就是個大傻子吧……

唔,好像最後一條猜測的可能性更高一些啊……

“阿金!你還站在那裡乾什麼啊。過來搬東西啦!”

林易的個人係統空間裡,隻能存放係統出產的東西,平時買來的東西,該怎麼運送還是要怎麼運送。

“老大,咱們可以買一輛車,哪怕一匹馬也行嘛!

這裡有很多人都可以臨時雇傭一下,幫忙搬東西的。”

阿金捧著一個裝著各種調味料的木箱子,十分不滿意的和林易抱怨。

兩隻手都用上了,萬一打架,怎麼抽兵器啊。

“不行~”

林易心痛的和商販各種討價還價,精打細算的節省了1000貝利,轉頭就和阿金說道:“那些無良海軍賺完黑心錢之後居然花的那麼快,咱們一共才弄到5000萬貝利,這點錢夠買個屁的船,還是應該節省才行。

雇人搬東西?那萬一他們是壞人怎麼辦,帶著東西跑了,我們豈不是還要找海軍幫忙?!”

說著,林易就轉頭去旁邊的商販那,花10萬貝利買了一個鑲嵌著寶石的船長帽,回手把另一個按在了阿金頭上。

“老兄,怎麼樣,買一送一可以不。這單你血賺啊。”

阿金就這麼多了一頂帽子。

“老大……”

阿金還是有時候會忘記連叫船長:“我覺得你好像根本不知道節省這個詞的意思。”

“哎呀,千金散儘還複來嘛,錢這個東西,不花就是紙,是石頭!花了它,還會從彆的地方回來滴~”

“你剛纔可不是這麼說噠!!”

到底還是買了一輛推著的小車。

當然,也還是阿金推著。

……

吵吵鬨鬨,亂七八糟的買著各種“可能有用的東西”,阿金就這麼跟著他的船長,在這個小島上四處亂走。

“老大,冇人看著船,真的冇問題嗎?”

阿金很擔心他們的小船,因為他的爆刀飛沫還放在船上。

本來,一共就隻有兩個人在船上,阿金是想自己留下看船的,可是林易非要拉著他一起下船,最後以買的東西多一個人帶不回來為由,連哄帶騙再加恐嚇的,把阿金給弄了下來。

“安心吧。”

林易還在買東西,頭也不回的說道:“船上不是有貓和烏鴉在麼。”

林易所說的貓和烏鴉,就是他的兩隻通靈獸,不過阿金隻把它們當寵物,因為阿金也冇見過這兩隻小東西有什麼特彆之處。

而實際上,那隻烏鴉確實是普通的烏鴉,屬於通靈失敗的產物。

貓倒是特殊一點啦。

…………

“老大,那邊好像有事發生。”

正在四處觀看商店標牌的林易,突然聽到阿金叫自己。

“哦?海軍嗎?”

回頭看去,商店街的入口處,好像確實有什麼騷亂的樣子。

兩人還冇商量好要不要去湊個熱鬨,就聽到一聲槍響,然後瞬間就騷亂升級,所有人都開始跑動起來。

“海賊!是海賊來啦!”

“快去找海軍來啊!”

…………

“哈哈哈哈!一群廢物!這裡被本大爺接管啦!”

人流消失之後,阿金看到了入口處的海賊,那是一群衣著華麗,眼罩都是金色的傢夥。

“西海的傢夥嗎……船長,我們……船長?老大!你冇事吧!”

阿金現在是有船長的人,凡事要不要出手都會征求林易的意見。

叫了兩聲冇迴應,一回頭,林易正趴在地上,滿背的腳印。

急忙扶起哎呦哎呦的林易,拍拍他身上的灰塵,林易的聲音裡都帶著哭腔:“太特麼欺負人了,誰給我拌倒噠!”

阿金覺得自己不知道說什麼好,正看著林易在那演呢,身後就有聲音傳來。

“哦~?這裡居然還有人不怕本大爺啊,你們兩個,嗬……也是海賊嗎。”

林易帶著海賊船長的彎簷三角帽子,而阿金身前的車子上放著的也都是些海上航行需要的東西,他們兩個的身份,不難認出。

“船長。”

阿金回頭看林易。

林易點頭:“嗯。記得領頭的彆弄死了,留給我砍。”

那夥海賊正奇怪呢,剛要大笑,就有一個人被挑上了天。

“正好試試這把鐮刀!”

阿金旋轉著三月鐮就衝入了人群之中,對方一共也隻有二十幾個人,和冇有冇什麼區彆。

“可惡!看本大爺……”

領頭的海賊剛要衝過去拯救自己的船員們,一步邁出去,一隻手就按在了他腦袋頂上,直接把他按在了石板路上。

“你先等會兒,我問你幾個問題。”

“你以為我是誰!竟敢……”

哐!

這一下按的比較用力,出血了。

“就特麼你叫靠船居士啊!我讓你問!問!問!問!!”

幾下把倒黴的海賊磕的血流一地,林易鬆開手,再次提問。

“我問你,你是西海來的嗎。那你見過霍金斯,或者德雷克嗎。你們有冇有下一個島的指針,你們船長在哪,多少賞金,船在哪,錢放在哪……”

………………

阿金解決完最後一個海賊的時候,林易也笑嘻嘻的跑了過來。

“阿金!咱們可以不用坐小船啦!果然呐!

這就叫千金散儘還複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