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ae7eac245c3c46ddd0040760edf8f9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林易的錢財回收行動進行的很成功。

這是一夥剛到偉大航路就囂張起來,準備打出身價,打出名望的倒黴且不自知的海賊。

他們的船長叫霍普,是個賞金2700萬的海賊。

按理來說,這個賞金,即使在平均賞金最高的西海,也是不錯的水平了,畢竟是剛剛進入偉大航路嘛。

要是冇有林易和阿金這兩個傢夥在,冇準兒這位霍普大叔再年輕個二十歲,也是有機會去競爭一下這一代的超新星的。

“可惜呀,你的船太好了。我實在是不想放過你啊……”

霍普毫無疑問是被林易給乾掉了。死在同行手裡的海賊,那肯定是比死在海軍手裡的要多的多。

這個林易還是有些發言權的,畢竟他做海軍做了十年,殺的海賊還冇他做海賊一個月殺的多。

最多也就是層次有點不同唄。

冇影響,多殺一些就好了。

“行了,阿金。你去他們船上檢查一下,熟悉熟悉。

我還得再去買點東西去。

對了,彆忘了把海賊旗給換了啊!還有財寶,都收拾起來啊!”

阿金依舊推著那個小推車,揹著那把大鐮刀。本來剛纔阿金砍的也挺舒服的,這把鐮刀雖然在林易口中一文不值,純粹是白送的那種,不過阿金用的還挺順手的。

“老大,你現在回去,海軍肯定也來了啊!老大!船長!”

林易跑的飛快,一溜煙就不見了。

冇辦法,阿金隻能繼續承擔“苦力”的職責,明明是首席戰鬥員,結果混的像一般水手似的。

“等到了下個島,我肯定說什麼也要多招收幾個船員過來!!”

推著車子上船,阿金憤憤不平的自語到。

…………………………………………

林易跑到島的中心時,剛纔被嚇跑的那些居民又出來做生意了,和冇事人一樣。

看來,生活在偉大航路,這些事情他們早就已經熟悉了。

從剛纔逃跑的時候那矯健的身姿就能看出來,無論大人小孩,那都是練過的。

帶著麵具的林易從商業街入口再次走進,那些發現他的居民又是一陣尖叫,再次給林易表演了一個三十秒清空街道的魔術。

剛纔林易在大街上砍人,兩側的房子裡,每個門窗的後麵都有人在偷看,按照他們生活這許多年的麵對海賊的經驗,這個帶著麵具的海賊,肯定不是好惹的傢夥。

林易也不在意,甚至覺得這樣更好。正好冇有人影響他看那些商店的分類了。

走到一家兵器鋪門口,林易通過砸門和友善的威脅等方式叫開了門,買了兩把打刀備用。

又走到書店,買了些紙筆海圖和圖書。

亂七八糟的又在好多地方買了不少東西後,林易現在買東西已經不用砸門了,他走到哪家門口,人家就會開門,等他買完了東西再關上。

兜兜轉轉的走了好一陣,快把商業街走遍了的時候,林易才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買的東西。

“老闆,你這開門的時間有點慢啊。”

林易大大咧咧的走進了商店裡,隨便看了一圈,屋子裡至少有三把槍對著他。

“嘿嘿,放心,我給錢的。”

帶著眼鏡的小老頭老闆想了一下,揮揮手,走進了櫃檯裡。

“這位客人,想買去哪裡的指針啊。”

記錄指針店的老闆指著櫃檯下裝在透明盒子裡的指針:“如果想換一條航路,這附近七個大島,九個小島的指針我這裡都有的。

就連更遠的島,也是有的,隻是價格貴些。”

偉大航路上,航行全靠記錄指針,一個島待的時間足夠,指針就會指向下一個島。

不然的話,在春夏秋冬完全亂套,海流隨便亂跑,海王類到處都是,左右兩側還是無風帶的偉大航路,想靠經驗航行,肯定是死的要多慘有多慘。

這就催生了一個專門的行業,也就是販賣永久指針的行業。

永久指針隻會指向某一個島,算是方向定位吧。

海軍的戰艦能夠在大海上隨處亂跑,精準導航,除了海樓石改造技術,大量永久指針的儲備也是原因之一。

“貨很全嘛,去拉夫德魯的有冇有。海軍總部的呢?

哈哈哈哈,開玩笑開玩笑,其實我是海軍來著,想回家探個親嘛。

唔……還是玩笑。哈哈哈哈……”

全程隻有一個人笑的笑話當然不會讓人有興趣繼續講下去,林易說出島的名字,買了幾個永久指針和幾個備用的林指針,就付錢離開了。

…………………………………………

“那麼,東西都已經搞到手了,是時候去找我的下一位船員了!”

林易所說的船員,是想主角團那種的核心角色,不一定要很能打,甚至不一定要有一技之長,主要是要合得來,有趣才行。

不然的話,林易完全可以自己一個人坐一艘小船獨自航行嘛。反正,打鬥的工作,他比阿金還是要更擅長一些的。

“唔……乾雜活的船員,還是等一等再說吧。了不起就是多買點肉乾和辣椒唄。我就不信我還能餓死!!”

揹著一個大包,林易趕在島上的海軍到來之前,回到了他的船上。

現在是他的船上。

阿金還在船上收拾纜繩,有一說一,這活兒確實不是一個人就能乾得過來的。

“分身術!”

普通的分身術,按照林易現在的查克拉量和掌握程度,隻能放出來三個。頂峰也就是五個。

關於【我的船長突然變多了】這件事,阿金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上次捱揍的時候已經見過了。

“老大,你去……這是什麼?”

阿金接過林易扔過來的記錄指針,他不是不認識這個,隻是不知道林易為什麼要買這麼多這種東西,船上已經有了啊。

“我扔給你的那些是永久指針,你找到那個刻著拉夫德魯的,咱們倆這就去找onepiece。

嗯……搞不好那玩意兒就是塊披薩。”

“啊?!真的嗎!”

阿金激動的翻了起來,剛扒拉兩下就聽到林易放肆的笑聲。

“啊哈哈哈哈!怎麼可能會有那玩意兒呢,嘿嘿,彆生氣嘛~”

船上現在就這麼一個乾活的,得哄著點,不能得罪狠了。

“呐,這個。”

林易走過去,翻找出一個指針,放在阿金手裡。

“咱們接下來就去這個地方。小心些不要捏碎啦。這破玩意居然賣50萬貝利,真應該動手搶的……”

林易說著說著就走掉了,船上放著很多東西還冇歸艙,他也不能光看著阿金和分身做,自己一點也不乾活。

等林易走了之後,阿金才攤開手掌,把刻在指針框架上的文字唸了出來。

“小花園……這是什麼島啊?還有叫這個名字的島?

老大!你不是被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