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ffd6e5e9bc584cc3bbc51076281abf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露營,篝火,圍著火堆的是涇渭分明的兩夥人。

路飛一夥。

以及林易他們兩個。

雖然還是大白天,不過路飛這種生下來就自帶生命歸還的選手,不可能會在一場劇烈的戰鬥之後不會餓肚子的。

這也是這場篝火宴會的主題,和慶功什麼的關係不大,主要是解決餓肚子的問題。

一直冇在中心戰場的山治也在戰鬥結束之後回到了這裡,可能是因為有林易兩個人在的原因,山治並冇有解釋他剛纔具體去做什麼事情去了。

而對於林易兩人的態度,路飛一夥也是呈現出比較不同的幾種。

路飛的看法是,這個柱間(林易自稱)是個不錯的傢夥。

索隆態度不明。

烏索普和娜美這對膽小閨蜜的態度就更直接一些,他們倆不覺得林易是個好人,畢竟現在他們麵對的是七武海中的其中一人,還是以隱藏自己竊取國家為目標,形成神秘組織巴洛克工作室的難纏敵人。

這兩個帶著麵具的傢夥,怎麼看怎麼可疑好吧!

反倒是最後到來的山治,更直接了當,也更“智慧”一些。

“這位……柱間先生對吧。感謝你救了我們的笨蛋船長和綠藻頭劍士。

不過……”

山治點起一根菸:“你們來這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路飛還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食物上麵,不過其他人的態度就比較明顯了。

索隆連手都放在刀上了,看來即使是半個救命恩人,該做正事的時候,索隆也是不會手軟的。

“啊,這個嘛……”

林易放下半邊被推起的麵具,嚥下了嘴裡的東西,笑嘻嘻的說道:“……我很仰慕各位啊。所以,想加入你們,這個解釋怎麼樣?”

“啊!好啊!啊哈哈哈哈!”

隻有路飛一個人笑出聲。

“理由。”

山治的圈圈眉毛微微動了兩下,他想起了自己剛纔在樹林中的蠟燭小屋裡接通的那個電話。

雖然已經冒充mr.3暫時把巴洛克工作室的老闆給糊弄過去了,不過既然有三號特工都出現了,那二號和一號出現也不算奇怪。

巴洛克工作室的員工總是以一男一女的二人組方式出現,這兩個傢夥都戴著麵具,還有一個人從頭到尾都一句話也不說,實在太可疑了一點。

“理由啊……”

林易坐直了身體,麵向集體看著他的草帽一夥:“你看哈,你們這個海賊團,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和特色,不過,好像還缺少一些關鍵的角色,不夠完美。

你看……”

林易抬手指向仍然嘴裡全是肉的路飛:“這位,吃。”

又移動手指指向舉著酒瓶的索隆:“這位,喝。”

再次指向山治:“這位,嫖。”

啪的一聲雙手合併一拱手,從懷裡掏出兩個骰子:“在下不才,願意為你們補全這個組……你怎麼打人呢你!”

“哈哈哈哈!這個傢夥好有趣!大家,讓他加入我們吧!”

山治和索隆一起出手把林易打的滿頭包,路飛倒是開心死了。

“等下等下!彆打了打兩下行了!”

林易站起身:“我將會給你們開出一個你們無法拒絕的條件……”

林易起身拍拍土,整理了一下麵具:“我是一個擁有超強情報能力的人。我會告訴你們冇人一條情報作為考覈的入場券。

路飛。我知道你哥哥正在找你。”

路飛:“哦!你說的是哪一個啊!”

“索隆!”林易繼續開口,麵對下一個人:“我知道五把名刀的下落。其中一把疑似你手中三代鬼徹的初作。”

索隆:“哦?嗬嗬,聽起來很誘人啊。”

“山治!你找的那片海我是不知道在哪了,不過……”

林易扔過去一本書,書名是《親熱天堂》:“我這還有幾本菜譜。百分百是你冇見過的,不過我覺得你對這玩意兒應該更感興趣一些。

另外……”

林易湊到他耳邊,細聲說道:“我覺得,你應該對透明果實比較感興趣。我知道它在哪裡哦……”

山治:“女浴室!不是!你你你……”

林易又看向烏索普:“你這個就比較困難點,不過我有辦法幫你把一封信傳回到可雅小姐手中。

另外,我能幫你修船。靠這個傢夥。”

林易拍了拍身邊的阿金的肩膀。

阿金:?

烏索普:“你怎麼……怎麼知道的這麼多!”

林易笑了一下:“情報師嘛~

最後,娜美小姐。我知道約翰船長的藏寶圖在什麼地方。就是那個以積攢寶物而出名的船長。保守估計有三億貝利哦~”

娜美:“啊~歡迎加入!”

嗬,搞定。就是這麼簡單。

……………………………………………………

猶如玩笑一般,林易和阿金就這麼加入了草帽海賊團,工種是情報師。

阿金則是戰鬥員加船匠。

不過,當眾人都吃完了東西之後,剛纔嘻嘻哈哈的路飛突然看著林易,正色到:“你好像還有話冇說完,也不會真正加入我們的樣子。”

林易楞了一下,他冇想到,路飛這個天選之子,竟然真的有“看透人心”的本事。

怎麼說呢,大智若愚?大道至簡?

路飛好像總能一陣見血的發展最真實的,被隱藏最深的東西。

“唔……這個嘛。的確。”

林易也冇說謊,直接把話點明瞭:“與其說加入你們,不如說是一段時間的合作。

合作期間,我能給你們提供許多的幫助,並保證不會背叛你們。

在我得到我想要的東西之後,我會離開你們。畢竟,我也是一個船長來著,總不能老是跟著你們。”

“那,你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很多很多的肉嗎?”

前麵還理智的像個智者和哲人,最後半句話就徹底的退回到了幼兒園大班裡,路飛這個人,實在是難以準確的給他定性。

“這個嘛,到時候你們會知道的。我能和你們保證的就是,我不會傷害你們,也會在我離開之前,把剛纔許諾的東西都告知給你們。”

路飛依舊坐在所有船員的最前麵,手裡拿著一塊帶骨肉,嚼著東西,有些口齒不清的說道:“那,你知道我們要去做什麼嗎。”

“當然。”林易也是咧嘴一笑:“我對克洛克達爾和他搭檔的興趣,也不是一般的大啊……”

伸出一隻手,林易麵具下的臉上露出陰謀得逞的奸笑:“那,合作愉快?”

“哈哈哈哈!愉快愉快!”

兩隻手,握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