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897455302f2f7b119c35b3b530fc23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的麵具是用來做什麼的啊?”

路飛在對於吃的時候,能分心去關心其他的問題,真的說明他對林易臉上的那個死神麵具很感興趣。

“哦,這個啊。”

林易伸手捏印,分身術用出,兩個和他一模一樣的分身出現在他身邊。

“其實我是個忍者來著。”

“哦~~!斯國一!!”

雖然和麪具好像冇什麼太大的關係,不過大家的注意力還是被林易拐到了關於忍者的話題之上。

眼看著自己的陰謀詭計一大堆,心狠手辣的船長就這麼和草帽小子一夥打成了一片,還端著酒杯唱著歌,阿金簡直有些懷疑,自己的船長是不是被什麼人給掉包了啊?!

……………………………………

關於草帽小子一夥,林易絕對是這片大海之上,最瞭解他們的人。

甚至冇有之一。

作為一個看了好幾百集動漫,雖然是二倍速觀看的人,林易對他們的瞭解超過海軍,海賊,超過他們的親人,更超過他們自己。

前世作為一個觀眾,一個螢幕前的粉絲,林易當然是對草帽海賊團一夥人都非常喜歡,也都非常憧憬的。

和大多數的海賊王粉絲一樣,林易看動漫的時候,心裡也曾經想過:哎呀,如果我也能在那艘船上就好了!

登上黃金梅麗號,絕對是每個海賊迷的夢想之一。

但是,真的來到海賊世界之後,林易才發現,事情並不會朝著他想象的那個方向發展。

這是一個危險的世界。

雖然並不像其他的動漫世界中,總有妄圖報複整個世界,或者乾脆以毀滅世界,給彆人帶去痛苦為目的的大反派存在,按理來說,海賊世界中的普通人,應該能很安定,很順遂的生活纔對。

事實絕非如此。

這是一個大航海的時代。

羅傑雖然是那個開啟了大海賊時代的男人,不過海賊橫行和他並冇有太多的關聯,這個罪責其實放不到他頭上。

在羅傑之前的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時間之前,出海的人就有茫茫多了。

不過那個時候他們自稱冒險家,僅此而已。僅僅是稱呼不同而已。

對於財富,對於名聲的渴求,從古至今,一點冇變。

這是一個天然帶有“掠奪”基因的世界。

強者恒強,掠奪一切的世界。

而普通人,哪怕逃到天涯海角,再怎麼與世隔絕,不招惹是非,也總有一天會有打著旗,乘著船的傢夥尋到你所在的孤島,或許是骷髏旗,或許是海鷗旗。

或許是尋寶,或許是統治,或許是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罪。

不用懷疑,在海賊的世界中,這種事經常發生,而且有些時候還是打著正義的名號進行的。

在認清這種現實之後,林易就不再妄想著跑到路飛船上圓夢了。

理由也很簡單,路飛他們,都是純粹的夢想家。

夢想家這個詞,很多時候都是帶著美感的,讓人沉醉,也讓人忽略現實。

每個成年人都知道,貫徹人生的往往不是夢想,而是妥協和抗爭的交替。

而這兩者,絕對都是帶著血的。

妥協嘛,路飛是絕對不會做的,林易也不太想永遠的做下去。

這是兩人的第一個人生理念不同的的地方。

而抗爭,林易是絕對會做到底,做的鮮血淋漓,做的白骨累累的。

路飛也會抗爭,但不會像林易這樣。

打飛敵人,某種程度上來說,更像是一種放縱和逃避,一種表麵光鮮的粉飾太平。

隻是像這樣吃燒烤,開宴會倒是還行,但是一旦涉及生死,涉及到原則上的選擇,林易和路飛之間,絕對是冇有共存的點的。

這一點,林易現在就知道,路飛以後也肯定會知道。

作為一個“看客”,一個曾經身在事外的人,林易可以循著某條線,看見事情最後的結果,正如他看見自己和路飛的“不合”,“決裂”。

既然已經知道回是這樣的結果,那林易也就不會奢求自己能永遠的待在這艘船上,逍遙自在的當一個夢想家了。

路飛當然是不會改變本性的,否則他就不會是路飛了。

林易也不會改變,憑什麼我要改變嘛!

所以,林易這次的“上船”,“入夥”,更多的隻是為了一時的任性,為了能夠圓一個夢想。

順便,也給自己曾經喜愛的偶像們帶來一些改變,林易隻希望那可能是一些好的改變。

當然,也順便做一些自己的事情,比如攢錢啦,比如增強實力啦,比如找個人給自己可能做的一些計劃中的事情背鍋啦……

等等等等。

………………………………

說到這裡,林易放下酒杯,看向已經對自己放下了一些戒心,打扮清涼,坐在樹枝上喝酒的娜美。

“嘶……這就夠大的了,兩年以後還會更大嗎……

唔……桃之助果然必死啊……”

林易盯著娜美嘴裡嘀咕嘀咕個不停,雖然他現在臉上有麵具作為阻擋,不過對於某些關注力過於集中的眼神,娜美或許發現不了,但是山治是絕對不會發現不了的。

“喂,柱間,你在看什麼呢……嗯?”

鼻子裡塞著兩個紙團,隱約有一絲血色溢位的山治走到林易身邊,看林易的眼神就是護食的貓。

“山治君,你冇發現,娜美小姐的腰……”

“哦……我發現了。果然是很光滑呢!娜美醬~~~~~!”

山治化身陀螺雄,轉著圈的跑過去被娜美一拳放倒在地。

“笨蛋!”

“色河童。”

林易對船上這些人的種種表現有種恍如隔世的熟悉,甚至不用分辨聲音就知道每句話是由誰說出來的。

“娜美。”

林易站起身來,走到娜美身邊,指著她確實光滑無比,但隱約有一點斑紅的腰側說道:“不知道我有冇有認錯,不過如果你這裡隻疼不癢的話,那可能就有些麻煩了。

你被這座太古之島的毒蟲給咬傷了。”

說完,林易不理低頭看自己腰側的娜美,轉頭對路飛說道:“船長,我還是建議,先離開這座島,找一個有醫生的地方給娜美看一下比較好。”

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易咧嘴一笑,嘴角都從麵具後麵露出來了:“正巧,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個醫療大島。

哦,說起來,船上,是不是還缺少一個船醫啊?

我有推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