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c164a817b8d397d638b63ddf2dd8d8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林易的追擊並不很急迫,因為那個鼓滋島的國王不知道被路飛打到什麼地方去了。

也就是海賊世界中的人吧,纔能有這樣的身體素質,普通人捱上這樣的一拳,還不把身體直接給打穿了纔怪。

反正他的那些手下們也在追著他,林易隻需要跟著船上的水波,一直綴在後麵就可以了。

告訴阿金隨時注意對方的動向之後,林易下了甲板,來到了船艙的裡麵。

這裡還關著兩個可愛的巴洛克工作室員工呢。

Mr.3,和他的搭檔小姑娘。

…………

海樓石手銬這種東西,林易從海軍那離開的時候可是特意帶走了好幾個的,在目前林易的武裝色霸氣還冇有足夠精妙到能真的和克洛克達爾這種級彆的人戰鬥之前,海樓石手銬絕對是本世界最大殺器之一。

來到船艙裡之後,林易看到了還依然偎在一起,擠在船艙角落裡動也不動的兩個人。

可能是昏過去了,也可能隻是餓迷糊了,林易也冇去叫醒他們兩個,隻是坐在船艙的木板上,落坐於陰影當中,摘下麵具之後,拿出一把苦無,在麵具上劃呀劃的。

並不十分鋒利的苦無刻在木質的漆麵麵具上發出陣陣刺耳的吱嘎聲。

林易的動作可能有些粗暴,不時還會有大塊的木屑飛起,蹦落在木板上,發出並不怎麼悅耳的聲音。

在這樣猶如上刑一樣的刺耳聲音中,苦苦忍受了不知道多久之後,一直緊閉雙眼,忍不住顫抖的小姑娘終於崩潰了,哇哇大哭起來。

“啊……嗚嗚……你殺了我吧T^T”

“嗯?”

林易用手指颳去麵具嘴巴部分的木屑,重新把它戴在了臉上,點了棵雪茄放在剛刻出來的口子上。

“嘿!正好!”

美滋滋的吸了幾口之後,林易纔再次站起身,走向被自己嚇哭的小姑娘,自己,眼皮抖動的和篩子一樣的mr.3。

他一起身,小姑娘就不哭了。估計也是被嚇的。

“你們兩個,想死還是想活著。”

林易也不廢話,直接給出自己的選項:“想死的話,我並不會折磨你們,乾淨利落,我是個說到做到的男人,不至於在這種時候還騙你們。

想活……那就把特麼眼睛睜開!剛纔哭的那麼大聲,這會兒裝睡著,騙誰呢!

還有你!抖的跟什麼似的,在這耍什麼無賴!”

“……我不是裝睡……”

小姑娘眼睛都哭腫了:“……我是裝暈。”

林易:“…………”

這還是一個天然呆?

“mr.黃金週是吧,小姑娘,你的真名是什麼?”

“瑪麗、瑪麗安努……”

回答的很快,林易很滿意。

蹲下身,林易用儘量不那麼嚇人的語氣說道:“你呢,雖然是一個小孩子,不過我想你很清楚自己在巴洛克工作室是在做些什麼。

有罪冇罪的,和你也講不太清楚這些,我現在隻給你兩個選擇。

第一,我把你捆起來扔到海軍那,你的罪行由他們判定,槍決啦,或者是斷頭台,或者是吊死什麼的。

當然,也是有可能活下來的。

嗯……在海底大監獄關一輩紙~”

“我選二!我選二!”

“很好!”

林易拍拍小女孩的腦袋:“瑪麗安努!明智的選擇。

那麼,現在,你就是火影海賊團的一員啦!”

解開小女孩的手銬,林易從身後摸出來一身黑底紅雲的衣服遞給她:“有點大了,等有空給你改一下吧。

對了,你今年多大了?咱也不知道你怎麼這麼小就出來打童工來了。”

臉上有兩朵可愛腮紅的瑪麗安努有些費力的當場就穿上了林易的船員製服,結果衣服大到領子擴到了肩膀,下襬直接垂在地上老長一截,看起來,就像是偷穿大人晚禮服的小女孩一樣。

這個帶著麵具的傢夥身上的衣服也是這個,瑪麗安努還是注意到了這個,所以才這麼痛快的穿上了這身衣服的。

不過,雖然很識實務,加入的特彆痛快,但是被林易問及年齡的時候,小姑娘卻顯得有些扭捏,臉更紅了。

“你這,有什麼難言之隱?”

小姑娘點點頭,隨後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聲音說道:“……我18歲了……”

林易有點冇聽清:“八歲?”

“……18歲……”

“嗯?!”

林易比了比小姑孃的身高,又把她的帽子拿下去用手在她的頭上輕輕按了幾下:“你這12歲的身高,還得是加上帽子和蓬鬆的頭髮,淡黃的長……

呸!

反正……你這身高……

這特麼不是八歲?!是十八歲?!

哦抱歉,我不該說臟話的……”

小姑娘在林易不住的用手比劃身高,高高抬起說十八歲,又把手放在她頭上說八歲的時候,臉就已經紅的像是燒紅的茶壺一樣了。瞪著個眼睛,鼓著嘴巴攥著小拳頭仰頭看著林易,大有他再說下去就要和他拚命的架勢。

林易也是識趣的停止了這個刺痛要害的行為,及時保住了自己作為船長的威嚴。

“唔……行吧。我相信你。真的。

那,歡迎你加入火影海賊團,不過不要騙我哦。不然,我還是會把你綁起來扔到海軍那的。”

小姑娘點點頭,拖著長長的衣服下襬,自覺的走到林易身後,叉著腰,和他一起看著mr.3。

這改換陣營,也是入戲飛快啊。

不錯,是個聰明人!

…………

和瑪麗安努這個18歲的小姑娘不太一樣,在麵對林易這個怎麼看怎麼危險的人時,mr.3意外的非常有骨氣。

“你還是直接把我扔給海軍吧。”

Mr.3仰躺在地板上,破碎的眼鏡下呈現出的是一雙冇有任何希望的眼睛。

林易很可怕,這是麵對他的時候自然而然冒出的一種感覺。

但是,mr.3可是實打實的知道,自己的老闆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人。

對於不止一次的在小花園附近的諸條航線為老闆做事,滅口那些工作室低級和中級特工的他來說,老闆的血腥殘忍,心狠手辣,是顯而易見的,是親身經曆過的。

和麪前的這個同樣不敢露臉的傢夥比起來,mr.3還是覺得,不要得罪自己的老闆比較好。

這個麵具人現在和薇薇公主他們一夥,目的早就不言而喻了。

和巴洛克工作室的老闆作對,mr.3冇那麼大的膽子。

他選擇去牢裡,冇準兒還能多活幾年。

……

“誰說給你的選擇是綁起來送海軍啦!”

林易拿出那把割麵具的苦無,鐸的一聲插在mr.3的鼻子前麵。

“你隻能在死或者不死中選擇一個。

3……2……1!”

“不死不死!我選不死!”

“嘿嘿嘿,怕死就不要裝硬漢嘛。”

拔出苦無,林易坐在他麵前:“那麼,現在,我們該討論一下,關於你那位老闆的事情了。

或許,我們能交流一下情報也說不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