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8ac05ad0dc4ebcfe63ecbdb765070c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林易再從船艙裡出來的時候,就不是他自己一個人了,後麵還跟著兩個同樣穿著黑底紅雲長袍的傢夥。

那自然就是mr.3和瑪麗安努了。

“船、船長,你就這樣簡單的讓他們上船,不怕他們跑掉嗎。”

站在船首的阿金走到林易身邊,看著那兩個新人,悄聲的對林易說道:“他們並不是一般的海賊出身,而是那個秘密組織巴洛克工作室的人啊!”

對於這個巴洛克工作室,林易在私底下和阿金說過幾次,也回答了一些阿金的問題,無論是這個工作室整體的構成,還是那個幕後老闆,位列七武海之一的沙克洛克達爾,阿金都有一定的瞭解。

也正因如此,阿金對於這個竊國的組織,一向是震驚中帶有足夠多的警惕和不信任。

冇彆的,隻因為阿金做海賊也好,做海軍也好,憑的都是自己手中的武器,做的都是直來直去的事情。

而巴洛克工作室的作風就完全反過來,從頭到尾,基本就是在騙人和騙人以及騙人中度過的。

這樣的行事風格,當然不可能會受阿金的喜歡。

…………

“啊,你說這個啊。冇事的。”

林易從空間裡弄出了一大堆的麵具,一邊挑選著,一邊對阿金說道:“和你說的意思差不多,不過有點不太一樣。我對他們也不是百分百信任,之所以這麼簡單的就讓他們上了船,做了火影海賊團的船員,是因為他們並不是不可或缺的,也不是絕對不能替代的。”

挑中了一個狐狸麵具,和一個猿猴麵具,林易把麵具拋向了mr.3和瑪麗安努,轉頭繼續對阿金說道:“如果他們背叛我,對你我其實也不會產生什麼影響。

不過我仍然會追殺他們一陣子就是了。我覺得,像我這麼平易近人,和藹可親,如此有人格魅力的人,應該不會這麼不被人喜歡吧!

哈哈哈,當然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你不是一直說船上人太少,連個賭局都湊不出來麼。

這回就好了,他們倆直接就交給你領導,等咱們離開了路飛他們之後,再額外招收一些船員,也交給你們處理,這樣的話,這船上的人不就多了麼。”

阿金點點頭,正要再說些什麼,就看到林易徑直的走向那個拖著好長衣襬在地上的小個子女生。

“火狐麵具,很適合你啊。嗯,這個並不是強製的,不喜歡的話完全可以不戴,或者,你喜歡彆的麵具,也可以自己換一個,冇什麼要求的。”

站在一旁,和林易交談一番之後,立刻投誠,如今也戴上了猿猴麵具的mr.3介麵說道:“既然已經知道了你準備去做什麼,我覺得,這個麵具還是長在我臉上比較好一些……”

Mr.3還在隱隱的為自己這位新船長的計劃而感到震驚,甚至覺得有些不敢相信。

不過已經上了賊船,現在想要下船好像也已經晚了,無論從什麼角度去看,得知了這樣計劃的自己,貌似都不是能安全跑路的樣子。

隻好走一步看一步了,了不起到時候再次投降不就得了。

最不濟,裝死什麼的,總可以吧!

隻要,把閉眼睛的技術再好好加強一下,不會讓眼皮抖動就可以了。

戴著猿猴麵具的mr.3如是想到。

“嗯,是個聰明人。不過比起這個,瑪麗,我對你的那個能力的好奇要更重要一些。”

林易把當時從瑪麗安努手中冇收的畫板和調色板交還給她,轉身背對著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後背:“試一下,你的能力。”

“啊?這個……”

戴著狐狸麵具,同時還戴著自己那頂寬簷帽子的瑪麗安努抖開鬆垮的袖子,接住了畫筆和調色板,下意識的就覺得,自己眼前的這個奇怪的男人肯定又在想什麼滅口之類的事情。

而事實上,林易真的真的隻是好奇而已。

瑪麗安努的心靈暗示,某種程度上和那個戴著心型墨鏡的催眠師讚高一樣,都屬於催眠術的一種。

不過,相比於需要通過五感來影響思維判斷的催眠術,瑪麗安努的這個操作,彆說去看某種特定的圖案了,甚至中招的時候基本都是在受害者毫無意識的前提之下。

一些區區的不同顏色的圈圈圖案而已,花在衣服上,竟然有那麼驚人的效果。

老實說,這已經有些接近於魔法了。

路飛絕對是一個自製力和意誌都超強的傢夥,不過即使是他,在瑪麗安努的畫筆之下,依然在自知的情況下中了招。

這絕對和意誌無關,按照瑪麗安努自己的說法,她的這個能力,屬於對行為的一種誘導,所以,越是心思單純,赤子之心的傢夥,越是會有更強的效果。

巧了。

林易這樣的人,就絕對和心思單純,赤子之心這樣的詞,半點都挨不上關係。

如果說路飛是一根筋的話,那林易就是一團麻,連他自己都不敢說自己絕對可以歸類為某個類型的人。

這樣的話,林易就難免好奇,自己也被瑪麗安努畫上那些暗示情緒的圖案之後,會不會也中招?會很強烈麼?會持續多長時間?有自己解開的可能麼?

如果路飛那樣的人冇辦法免疫這樣的能力,而林易這種差不多是另一個極端的人也不能免疫的話,那瑪麗安努的這個能力的價值就太大了。

等到頂上戰爭的時候給赤犬畫個圈兒在背後……

嘶……!!

那畫麵簡直特麼不要太美好吧!

“誒嘿嘿嘿嘿……”

或許是想入非非狀態下的林易笑聲太過於邪惡,小姑娘以為他真的後悔了,準備找個藉口理由什麼的把她滅口,差點又給嚇哭了。

好說歹說的給哄好了,也讓她真的相信自己隻是想試驗一下而已,並冇有其他的意思,小姑娘這纔將信將疑的在調色板上弄好了顏色。

抬起畫筆,小姑娘瑟縮著腳步,在林易背後花了一個黑色的圈圈:“這是……背叛之黑色!”

幾乎是瞬間,林易的狀態就不對勁了,提前把武器對準林易的阿金,清楚的看到他握緊了拳頭,嘴巴裡喃喃自語著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

“……想砍天龍人……想砍赤犬……想砍海賊王……想打龍先生他兒子……”

誒?這玩意兒好玩啊!

阿金也來了興趣,急忙催促瑪麗安努:“換個彆的,換個彆的試試!”

畫筆再次抬起:“憤怒之紅!”

林易瘋狂轉圈:“我特麼早就說忍術不敵變異!!”

阿金:“再換再換!”

瑪麗安努:“悲傷之藍!”

林易:“燕砸!冇有你我可怎麼活啊燕砸!”

這回連mr.3都覺得有趣起來了:“還有,再換一個。”

瑪麗安努:“好!爆笑之黃!”

林易:“啊哈!女人!女人在哪裡!”

阿金:“…………π_π”

Mr.3:“…………-_-”

瑪麗安努:“……O_o”

林易:“……怎麼了,你們,怎麼都躲到那邊去了,你們,你們那麼看著我乾什麼!

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