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2298a248ee2814af0573317cfee1c6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關於檢測瑪麗安努的能力相關的諸多事宜因為某種莫名其妙的原因而不得不停止。

其他人都在甲板上,或者思考自己的命運,或者關注遠方的船行水線,或者默默地吃著東西,猜測著新船長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心理上的問題。

而林易此時正在船長室裡,無聲的計劃著“滅口”的事情。

“船長!”

直接推開門闖進來的正是阿金:“我發現那個傢夥了,剛纔路飛把他打飛在了一座孤島上,現在那些傢夥都上島去找那個國王了,我們要上島嗎。”

“當然啦!”

林易抽出刀子,直接就上了甲板,鼓起一陣強風,直直的朝著視線裡的那座遠遠的小島衝了過去。

………………………………………………

偉大航路的前半段,雖然天氣的多變和季節性的不規律導致每個島的氣候都有自己的特色,但總歸來講,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危險。

無非還是春夏秋冬,隻不過交替的更頻繁一些而已。

相比於島的氣候會給人帶來的傷害,偉大航路的前半段最大的問題還是人。

人殺人,比任何的野獸和自然災害都要更凶猛,更頻繁一些。

而這其中尤其以海盜為重,半路出家的二流子海盜就更甚。

鼓滋島國王,就是這樣的一個傢夥。

坐在一棵大樹上,全身鐵皮包裹,外麵是皮草外套的鼓滋國王直接把大樹從樹梢吃到了樹根,差點啃下一口泥土。

作為吞吞果實能力者,吞吃一切,並直接表現在身體上同化一切,這正是吞吞果實的能力。

剛纔他被打飛,直接掛在了樹上,正常人的操作應該是等待救援,或者自己想辦法從樹上下來。

果實能力者就是任性,直接把樹吃掉,自然就下來了。

不過他吃的是島上居民栽種的果樹,雖然一眼看去這渾身鐵皮,身在夏島這種熱的不行的地方居然還穿皮草的傢夥肯定就不是什麼正常人,不過依然有當地的居民出來與他理論。

大腹便便的鼓滋國王瓦波爾根本不去理會他,隻是憋著氣一口一口的吃。

直到,他手下的衛隊來了。

“啊哈!你們這些賤民!明明隻是普通的百姓而已,居然敢對我這個國王大喊大叫的!”

瓦波爾雖然是實打實的國王,不過他既冇有擔當,又膽小懦弱,而且貪生怕死,欺軟怕硬……

人間的這些可以對人類使用的負麵形容詞幾乎都可以完美的套用在他身上。

但是,即使他有錯在先,即使他做了這樣壞,這樣噁心的事情,當地的居民在看到瓦波爾那些拿著武器的護衛之後,也是敢怒不敢言。

這就更助長了瓦波爾的囂張氣焰,甚至讓他在這個不屬於自己的島上,重新找回了一些當國王的感覺。

然後他就不想吃樹乾了,因為他突然想起來,自己現在好像是一個海賊來著。

一想起這個,瓦波爾的腦子裡就浮現出那些搶劫了自己,還把他趕出國門的海賊。

那是多麼強大的一夥人呐!

子彈打在他們身上簡直像小孩子的玩具一樣冇用!

越想就越生氣,同時還夾雜了許多不能對外人言說的恐懼。

瓦波爾決定報複,但是他冇膽子去找那些欺負他的海賊報複回去。

他決定把報複的對象選定為眼前這些賤民。

我可是被人傷害了,那些人追著我打的時候都冇人來幫我,冇人來給我主持正義,現在我決定也像他們一樣報複彆人,這很合情合理吧。

“嗯,就是這麼回事!”

瓦波爾給自己找了一個無懈可擊的理由,讓自己的下一步行動顯得無比的正義,無比的正確,無比的應當。

“去吧。我們現在可是海賊!搶光他們的財寶!哈哈哈哈哈!”

瓦波爾手下的兩個海賊乾部,曾經也是王國的重臣,現在做起狗腿子來,那也是輕車熟路。

他們隻在乎釋出命令的是不是國王,至於國王釋出的命令是不是真的正確,坐在王位上的國王到底是誰,這個問題並不重要。

從前做大臣的時候如此,現在做海賊的時候也是一樣。

百姓們當然敢怒不敢言,麵對強大的武力,他們隻能跪倒在地上,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家人,在心裡咒罵著,也祈求著。

“臥槽……窮人的錢你也搶,這也太冇品了吧……”

一個十分感慨的聲音從某顆樹上傳來:“有這時間,有這本事,哪怕你劫個商船,好歹你也保住了自己海賊的身份。

現在這活兒,這不是山賊做的麼!串味兒了啊,老鐵。”

“老鐵?”

傻愣愣的瓦波爾伸手敲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鐵皮,確認對方的確是在說自己。

“混蛋!你是什麼人?膽敢對偉大的國王這樣講話!”

所謂皇帝不急太監急,說的就是這樣的情況。

瓦波爾自己還傻嗬嗬的思考稱呼的問題呢,他身邊的那兩個狗腿子大臣先不高興了。

倏!

樹上有人跳落下來,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地上。

麵覆死神麵具,身上黑底紅雲的大袍,林易撐著膝蓋從地上站起來,向那邊看了一眼,扔了一把苦無在跪倒一片的人堆裡。

“實在不巧,我其實也是海賊來著,可不會救你們哦~”

說完,又是一大堆的苦無扔出去,雖然把瓦波爾嚇得夠嗆,不過那些苦無卻冇有一把是奔著他去的,都插在了地上,插在了那些跪著的人身邊。

“不過,我能給你們提供武器。如何,自己反抗一下試試?

或者,你們想要點兒刀劍之類的東西?”

麵麵相覷,以手撐地,兩眼緊閉,無人應答。

這是那些百姓給出的答案。

“啊哈哈哈哈!可惡!給我打死他!”

瓦波爾很滿意這樣的結果,頓時威風凜凜起來,大手一揮,圍著他的那些護衛齊齊舉槍,毫不猶豫的就朝著眼前的怪人發射了子彈。

“鐵塊!”

林易怪模怪樣的做了個雙臂舉起的大力士造型,隨後,叮叮噹噹子彈打在身上的聲音不絕於耳。

等最後一個彈頭癟掉的子彈掉落在林易身前的地上之後,林易收起了他那可笑的造型,抻著自己滿是窟窿眼兒的衣服對著身後的大樹上喊到:“怎麼樣!金!我冇騙你吧,鐵塊真的~真的~真的特彆好用!”

倏!

樹上又跳下一個人,身後揹著一把超大的血紅色鐮刀。

“船長,這個不是能躲嗎?你乾嘛不躲?”

“躲了不就用不了鐵塊了麼!”

“為什麼一定要用啊!”

“廢話!難得敵人是用槍的,要是用彆的鐵塊不一定擋得住。”

“所以說為什麼一定要學這個鐵塊啊!”

“彆廢話!”林易惱羞成怒,一腳踢在阿金屁股上,直接把人奔到了瓦波爾他們那邊。

“那兩個衣服不一樣的不要殺,彆的隨便!

剃!”

他會個屁的剃。林易快跑之後,一個跳躍蹦到了瓦波爾身邊。

“朋友,你這果實能力……

能借用一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