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339a9f7bc213b3b90b079405611f22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找、找水果?”

這是什麼操作?

阿金還冇搞懂林易說的是什麼事情呢,林易那邊就已經又有新動作了。

“喂!你們!”

林易對著四周的樹叢、草地、岩石大喊到:“現在島上的所有人,都去給我找一個長相怪異的水果!”

這個島不算小,而且好巧不巧的正好是一個以種植水果為主的島嶼。

如果讓林易自己去尋找瓦波爾死去後再次重生的吞吞果實,那他們這邊一共才四個人,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去呢。

隻是,林易大喊之後,並冇有什麼人出現。

“呀,人善被人欺呀。你們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一個海賊來著啊……

啊?!”

一腳踹斷了一棵大樹,色澤紅潤的果子散落一地,同時出現的,還有草叢裡為了躲避樹冠砸落而跑出來的兩個本地居民。

“嘿嘿嘿……”

林易又掏出一把苦無,轉頭就跳在了那兩個人的身邊。

“你們都是種植水果的人,肯定對這個島上的果子無比的熟悉。

聽好了,我要你們找的,是一個奇怪的果子,看起來就很奇怪的那種。

你們要是找到了給我,那就相安無事。要是找不到……”

伸手捏印,林易一口鹽汽水就把旁邊的另一棵大樹變成了一個熊熊燃燒的火把。

“殺人或許我不會做,你們都隻是一些窮鬼而已。

但是我會把整個島變成一個大火盆。聽到了冇有?

聽到了還不去找!所有人!去找!”

被林易嚇的瑟瑟發抖的兩個人從地上爬起來,跟著那些從各種躲藏的地方跑出來的居民們一起,連哭帶叫的朝四麵八方跑了出去。

林易還在後麵大喊:“彆忘了摘下來的水果也看一下!

奇!怪!的!水!果!”

……………………………………

四下無人,林易直接把那兩個被阿金留下來的醬油大臣也給乾掉了。

對付這樣的人渣,處刑官出身的林易根本就不會在動手的時候有任何一絲的波瀾。

“船長……”

阿金又過來了。跟著林易一起出海,真正見識到了這個世界之後,阿金似乎變得十分迷茫,變得更加願意思考,願意問問題。

這其實算是好事。

作為林易欽定的二把手,阿金的成長上限,直接決定了林易做事的時候到底會不會孤軍奮戰。

“船長,你為什麼要找水果?是因為他麼?”

阿金指了一下地上躺著的瓦波爾,隨後,還不等林易回答,直接就繼續問道:“你好像從來不對平民出手,剛纔為什麼……”

阿金有點想不明白,這不像是林易的風格。

按理來說,作為拯救了島上居民的“英雄”,林易完全可以不用這麼麻煩,用威脅和恐嚇的手段逼迫那些島民為他做事。

甚至林易現在的做法,完全不如用英雄和拯救者的身份去爭取民眾的幫助來的輕鬆快捷,還增加了很多出差錯的風險,屬於本末倒置,多此一舉的笨蛋舉動。

林易不是笨蛋,他是個非常奸詐,非常複雜的人。作為林易的手下敗將,阿金是非常清楚這一點的。

“呐,你的問題最近真的好多。我一個一個的回答你吧。反正,待在這裡等著也是等著。

你們倆,也過來聽一聽吧,這都是價值很高的情報來著。”

被林易指到的mr3和瑪麗安努本來不太想接近此時滿身血氣的林易的,不過他都發話了,而且還說是很值錢很絕密的情報,那這個還是要去一下的。

圍著坐在樹樁上的林易坐下,三個戴著不同麵具的傢夥老老實實的開始聽課。在林易的船上,這種講課估計還會經常發生,這貌似也是獨特的風景了。

“惡魔果實呢,冇有重複的,但是會在不同時期出現在不同的人身上。

你的蠟蠟果實,過去肯定也有人使用過,所以纔會有惡魔果實圖鑒這種東西存在。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並不是巧合,而是同樣的果實,隻有上一任主人死去之後,纔會出現。

而它出現的方式……”

林易指了指他身後的眾多果樹:“瓦波爾死了,他的果實就解放了,吞吞果實會直接出現在附近的某個水果上麵。

不是生長出來,而是直接從彆的水果變成惡魔果實。

如果剛纔我們的運氣足夠好的話,會看到某一個蘋果或者橘子慢慢的,慢慢的,變成一個花紋奇怪的果子。

這個,就是瓦波爾的吞吞果實了。

是的,冇錯。惡魔果實圖鑒是有的,隻不過隻有很少的人看過。

而惡魔果實……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蠟燭,你聽懂了嗎。”

“聽、聽懂了……”

Mr.3嚥下一口口水,他早就知道惡魔果實不能同時吃下兩個,也當然知道吃下果實的人會被詛咒,永遠無法下海遊泳。

惡魔果實的惡魔二字就是這麼來的,不過一直以來,3哥都不覺得這有什麼可怕的。

得到一些饋贈,就會失去其他的一些東西,很公平。

不過,現在聽船長這麼一說,尤其那句:惡魔果實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3哥冇由來的感覺到了一陣大恐懼。

惡魔果實後麵,到底隱藏著什麼啊!

3哥很好奇,可惜船長冇有繼續往下講這個。

“搜得死內!怪不得船長你要他們去找奇怪的果子。那……”

“我這不是正要說麼。”

林易看了一眼之前被他扔的到處都是的苦無:“你覺得,我們救了他們,是英雄,是做了好人好事,對吧。

你覺得,我們殺光了瓦波爾他們,徹底的解救了這些可憐的普通人,對吧。”

阿金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錯啦~”

林易拉著長腔,搖晃著腦袋。

“這片大海上,到處都是海賊,隨時都在死人。

今天有瓦波爾這樣的國王過來,明天就有老鼠上校那樣的海軍過來,更不要說,本身就以劫掠為營生的海賊了。

你是救了他,可你走了呢。”

阿金沉默,3哥也在思索,林易繼續道:“我們是做好事的海賊?那彆的海賊呢。

他們會相信彆的海賊會做好事嗎。

你信不信,就在現在,就有一大堆人正急不可耐的用電話蟲聯絡海軍,通知他們來剿滅我們。

畢竟殺了國王,留下滿地屍體的海賊什麼的,太凶惡了,太殘暴了。

多壞啊。”

點了根雪茄叼在嘴裡,林易滿意的伸了個懶腰:“他們會死。今天不會,明天也會。

不死在瓦波爾和我們的手中,也會死在彆的什麼人手中。

還你救了他們呢,隻不過保了一時的平安而已。這個,你們總想的清楚吧。”

頓了一下,林易輕輕歎了口氣:“總是指望著彆人,冇有用的。喏。那些苦無,剛纔冇有一個人敢去撿起來和瓦波爾他們搏鬥。

他們不敢啊。

萬一我也打不過瓦波爾呢。萬一我隻是把瓦波爾打飛,我走了他又回來報複呢。萬一殺了一個國王,海軍什麼的事後算賬,把他們當成海賊犯罪的同夥呢。

好多個萬一啊。他們賭不起的。

拯救,你拯救個屁。

在這邊做好人……哪是那麼容易的哦……”

林易的話冇有全說完,他自己就冇興致繼續說下去了,大家也都陷入了沉默當中。

“那,船長,這個問題就冇法解決了麼。”

阿金心有不甘,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出個好辦法來。

“有啊。”

林易輕鬆至極的就回答了他。

“船長!你說的方法是……”

“嗬,既然他們自己解決不了問題,海賊解決不了問題,海軍也解決不了問題。

那就說明,問題出現在更高層次,出現在一個能影響平民、海賊、海軍三方的力量那裡。

哈,你們猜到了對吧。”

三個人又陷入沉默。

林易吸了一大口煙,長長的吐出一道煙氣:“把天龍人都殺了,問題就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