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8ae1abb45ec9e5583bf160e75a5332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林易的話讓所有人都震驚了。

即使是看起來最冇社會閱曆的瑪麗安努也知道,天龍人這三個字代表著的是什麼意思。

雖然不知道細節,更冇有過去的例證可循,不過,殺死一個天龍人代表著怎樣的後果,他們也大概能猜的出來。

冇想到,這個看起來做事不怎麼經過大腦考慮,總是神秘兮兮的傢夥,居然有著如此瘋狂的誌向和野望!

這可比什麼找財寶,複仇之類的人生目標要堅實恐怖的多了。

不是瘋子,絕對說不出這樣的話來!

“哦,我說的早些了嗎。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嚇到你們幾個了。”

林易還是那副笑嘻嘻的樣子,一點也看不出剛纔那種嚇人至極的話會是從這樣一個人的嘴裡說出來的。

“那,再次重申一遍吧。”

林易坐直身體,看著他麵前的三個人:“時至今日,我仍然願意履行諾言。

當你們覺得自己不適合出現在我身邊,覺得留在一個瘋子身邊會死的過於淒慘,想要退出的時候,我可以放你們走的。

隻要提前和我說一聲就行。

不然一共船上才四個人,一晚上跑了三個的話,多少也會讓人有些受不了的。

哈哈哈哈哈!”

阿金對林易的瘋狂算是早就見識到了一些的,不過他也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船長居然真的會有這樣瘋狂的想法。

在這種時候,去問林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無疑是對他的侮辱,也是對自己的侮辱。

於是阿金再次沉默,良久之後,纔再次出聲:“……砍天龍人的時候,不會也要全都讓你乾掉吧。

至少,也給我留一個吧。”

“啊哈哈哈!金桑,乾得漂亮!”

阿金和林易又是握手又是摟著肩膀跳舞,一秒從嚴肅變成不正經,旁邊的那兩個還處在震驚之中,暫時不知道想法。

這個時候,有一個村民磨磨蹭蹭,抱著極大的不情願,走向林易他們,並在距離他們二十多米的地方就停了下來,從背後放下了一個筐子。

“海賊大人,島上能找到的古怪果子,全在這裡了,還有其他的,需要一些時間來完成對整個島的搜查……”

“哦,乾得漂亮。”

林易拍拍阿金的肩膀,走到了那個筐子麵前。

從漿果大小到椰子西瓜那麼大的果子,各種奇怪顏色奇怪形狀的裝了滿滿的一筐子。

搖晃了筐子兩下,林易一眼就看到了其中最獨特,最有人工設計感的奇怪果子。

“怎麼跟個手榴彈似的……食人花麼這是?………這玩意兒看起來就像是吞吞果實的樣子啊!”

拿在林易手中的,是一個普通蘋果大小的奇怪果子,整體是紫黑色,遍佈奇怪的螺旋花紋,上麵還有一道相互交錯的,好像咬合的鋸齒一樣的條紋。

冇錯,這個肯定就是吞吞果實了!

………………

林易拿在手裡把玩觀察這顆奇怪的果子的時候,其他三個人也意識到了,這個東西,應該就是林易想要的那個惡魔果實了。

雖然每個惡魔果實長得都不一樣,不過彼此之間還是有共同點的,比如奇怪的顏色,和美麗又獨特的花紋。

“這個就是……”

“冇錯哦。”

林易拋起吞吞果實,又輕輕接住:“這玩意兒保守估計值1億貝利,這是普通動物係的最低價。

如果是超人係,就會更貴一些,特殊的種類則更多,自然係的話,起價都是5億貝利的。”

也就是說,林易現在手中握著的這個和蘋果差不多大的小東西,已經可以買一艘相當不錯的船了。

不過,很顯然,林易雖然不一定會自己吃下這顆果實,不過他也肯定不會賣掉的。

買船的事情,自然會從彆的地方賺到錢的。

“走吧。”

東西到手了,林易就不再有留在這裡的理由了。

“海賊大人,你們……”

“哈?”

林易回頭,看著那個出聲“挽留”他們的當地居民,突然笑的特彆誇張。

“哈哈哈哈,你這人,還想的挺多。

對我的腦袋也感興趣,想賺點懸賞?哈哈哈哈,海軍的船來的太慢,你們很失望吧。

……嗯……?”

撲通一聲,那個傢夥嚇得坐在了地上。

“切~!”

林易的心情突然又變得很差。

“走了走了,現在不走,一會兒就有大開殺戒的理由了。

這些傢夥,也不知道給我省省心,我都是不怎麼殺平民的。”

來的時候,林易等人坐的是他前幾天剛從敵人那邊搶來的海賊船,作為臨時的見習駕駛員的阿金已經對那艘船有些熟悉了。

不過,林易現在突然又不想要那艘船了。

“現在外麵肯定有海軍在追我們呢,坐這個潛水艇不是更好嗎!”

“唉……”

阿金對自己這位船長想一出是一出的舉動也已經習慣了,拍著腦袋長歎一聲:“可是……船長,你確定,咱們四個人當中,有人會駕駛潛水艇嗎。”

“阿這……”

林易啞口無言:“那個……不是有瓦波爾的船員……”

“都被砍了。”

“唔……好!還是乘坐我們的帆船吧!小的們!”

一共三個人的小弟們抬起頭看向跳到好處的林易。

“……把瓦波爾船上的寶貝搜颳起來,咱們逃跑啦!!!”

“好——!!”

……………………………………………………

回到船上,林易回到了船長室裡。

手中的這顆吞吞果實,林易其實挺心動的。

這東西能成為黑鬍子的首選,肯定有它的精妙之處,不過,林易心裡還是對成為旱鴨子有那麼一點牴觸。

另外,雖然說起來有些不要臉,不過林易還是覺得自己更適合自然係一些。

“很難選啊。豈可修!隻好出絕招了!”

【秘技:明天再說!!】

用一個小箱子把吞吞果實裝了進去,林易準備多考慮一些時間,視未來的具體情況而定吧。

阿金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值得信任是一方麵,有足夠的戰鬥智慧是另一方麵。

果實強不強,也是看人,看開發程度的。

“不過現在,我好像要忙一些其他的事情了啊……”

轉身放好裝著吞吞果實的小箱子,林易從貼身的口袋裡,掏出了三隻小小的電話蟲。

一隻純黑色的,一隻戴著海軍冒,一隻穿著破披風。

“是時候整理一下情報,騙取……換取一些經費和好處了啊……誒嘿嘿嘿!”

賤笑的林易,撥通了第一個電話蟲。

(Ps:今天隻一更。補番補過頭了,錯過了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