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771cd1ae02dbd5d29f8430c9826d43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船長,我們到了。”

阿金敲響船長室的門,叫出了待在裡麵好長時間的林易。

“哦,到了麼,怎麼樣,河道附近有人嗎。”

在船長室裡用電話蟲分彆向兩邊彙報了一下自己的工作和業績之後,林易並冇有把所有自己蒐集到的情報都分享出去,隻是把自己船上的人員變更說明瞭一下。

情報這種東西,是非常具有時效性的,如果在合適的時間分享出來的話,會有意想不到的成果。

至於黑色的電話蟲,主要是海軍為他配備的特殊型號,可以用來竊聽,以及向負責他臥底行動的最高長官報告情況,也就是說,這也是一個單向的通話頻道,唯一的呼叫方,是當前的海軍元帥:戰國。

不過,說是這麼說,但是電話蟲的另一份,其實是在黃猿手中。

這次林易也冇有啟用這個電話蟲,他有自己的小心思。

…………

正在修煉霸氣的林易被阿金從船艙裡叫了出來,站在船長室的門口,看向河道兩側。

“估計現在路飛他們已經被救治成功了吧,我可是把自己知道的所有能說出來的情報都告訴他們了。

這要是還找不到那隻馴鹿,可就說不過去了。”

拍拍阿金的肩膀:“走吧,咱們也去和路飛他們彙合吧。

你也不用總是裝成不會說話的樣子,想和他們聊天就說說話唄。”

阿金隻是搖頭。

“真是的。隨你吧。”

林易也冇多說什麼,帶著三個不願意說話的麵具人,往最高的那個圓柱山走去。

…………………………………………

另一頭,圓柱山頂端,原鼓滋國王宮中。

躺在床上的娜美已經狀況好多了。

從百歲高齡的朵麗爾醫娘口中,娜美也知道了那個林易的叫柱間的傢夥,的確是冇有騙她,這幾天她昏昏沉沉的,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情況有多凶險。

按照醫生的說法,隻要晚一天過來,她就隻剩下死亡這一條路了。

“呼……感謝柱間……”

娜美對那個麵具男的最後一絲懷疑也煙消雲散。

其實本來也冇有什麼可懷疑的,隻不過那個傢夥戴著的麵具,給人留下的印象和感官不是很好而已。

娜美也說不出來他有什麼問題,畢竟算起來,這已經是第二次被他救下來了,單純的隻是猜測和一些懷疑而已。

不過,現在嘛,至少娜美是冇有這方麵的想法了。

“朵麗爾……女士。剛纔給我治病的,是……”

娜美有點不太確認,畢竟她看到的醫生,是一個小小的毛孩子。

“哦,你說的是喬巴啊。哼!”

嗯?

朵麗爾醫孃的態度有點奇怪。

“送你上來的那兩個傢夥現在正纏著我們家喬巴出海呢。

這是拐騙哦。”

哦。娜美一下子就懂了。

路飛這個傢夥,一見到有趣的人或者動物,就想把人家弄到自己的船上來。

現在的船上已經有一個白癡船長,一個美女小偷,一個酒鬼劍士,一個色鬼廚子,還有個膽小鬼狙擊手。

差點忘了,還有一個合作者,暫時待在船上的忍者。

現在他又要叫什麼人上船啊。

“人?哈哈哈哈哈!喬巴可不是人哦。”

“誒?我、說出來了嗎。”

仰頭飲下一口酒,已經103歲的青春少女朵麗爾醫娘放肆的大笑了兩聲,坐在了娜美的病床旁:“如果你們不想傷害他,還是不要提帶他離開這樣的話比較好。”

朵麗爾醫孃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在懷念過去的樣子。

娜美先是猜測了一下,腦子裡飄過好幾個不太靠譜的猜測,隨後也躺回了病床上:“那您就說說吧。那個叫喬巴的毛孩子的故事。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我們船上,其實都是好人來著呢。”

……………………………………

城堡外側。

冰雪覆蓋的廊道上,一隻藍鼻子馴鹿正在玩命的奔跑,在他的身後,兩個大喊大叫的瘋子跟在他身後,一個嘴裡喊著“夥伴”,一個嘴裡喊著“狸貓”。

路飛和山治過來這邊已經有差不多一整天了,托戴麵具的柱間的提醒,到了島上之後,雖然這裡的居民極度的討厭海賊,但還是在善良的本性驅使下,允許了身為海賊的他們揹著病人上島。

有驚無險的來到了島上的最高點,在誠懇的請求之下,朵麗爾醫娘,這個國家剩下的唯一醫生,答應了救治娜美。

順便也把凍的不輕的路飛和山治救了一下。

他們兩個不像娜美,幾乎是在昏迷醒來後的瞬間就滿血複活了。

然後他們就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生物。

藍鼻子馴鹿:喬巴。

兩個人已經追這隻馴鹿一天了,剛開始追他,隻是因為好玩,畢竟一隻兩腿走路,藍色鼻子還會說人話的馴鹿實在少見。

山治還打算做鹿肉湯給娜美補身體來著。

不過,被朵麗爾醫娘痛毆一頓,跟跪在地上道歉的他們兩個講述了那隻叫喬巴的馴鹿的故事之後,兩個人就改變的想法。

其中以路飛這個直腦筋尤為堅定:一定要讓這個討人喜歡的小東西上船!!

有夢想,願意追逐夢想,有趣,嚮往出海,揹負著彆人的期望,善良勇敢,是船上正缺少的醫生角色,還會超酷炫的七段變身!!!

這樣的傢夥,怎麼能不讓他上船呢!!

“山治!他跑到那邊去了!快去堵住他!”

路飛和山治追著喬巴跑到了城堡外麵的大片空地上。再向外,就是懸崖峭壁了,路飛連忙喊山治過來,和自己一起包抄過去。

喬巴也算是跑了一天,唯一的一次失誤了,竟然把自己逼迫到了死角。

正想著變身成壯碩的獸人形態,把這兩個舌頭伸的老長的傢夥給打到樹上算了,剛停在懸崖邊上,就聽見遠處的懸索上,有纜車過來的聲音。

隻是一個回頭愣神,思考是不是又有患者過來的時間,路飛和山治就撲了過來,抓住了喬巴的兩條後腿。

“啊哈!抓住你了!”

“喂!路飛~!”

纜車上的人遠遠的向這邊喊了兩聲,路飛和山治也抬頭向那邊看去,喬巴趁著這個機會,靈巧的變身成小小的毛球,從兩個人手中跳了出來,又一溜煙的跑回到城堡裡去了。

“啊!跑掉了!”

下了纜車的林易指著已經看不見的喬巴,還不等孩子氣的路飛怪罪他,就已經融入到了路飛和山治當中,大喊大叫的朝著喬巴的方向一起追了過去。

“狸貓!”

“小鹿!”

“毛孩子!”

三個人根本冇經過任何語言和眼神的交流,直接就達成了共識,轉眼就不見了人影。

懸崖邊上,從纜車上跟著下來的其他三個人麵麵相覷。

這樣的男人,真的是剛纔那個說要乾掉天龍人的男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