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6ce9f6cb0250e67627a166b00f8fca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各位,話等下再說,咱們有客人過來了。”

林易暫時止住了自己的發言,因為他作為一個半路出家的海賊粉絲,認出了那條逐漸靠近過來的船。

騷氣的粉紅色船首,在這邊碰到明哥簡直太扯淡了,這隻可能是小馮的船。

“船長,他是……”

一直跟在林易身後一言不發冒充假人的阿三哥湊到林易身邊,想對他說什麼的樣子。

“嗯,我知道他是誰。”

不過,阿三的發言被林易直接打斷了。

占據了身高優勢的林易向下微微偏頭,看著阿三哥不甚清楚的眼神,微笑道:“我還以為,你會一直不說話呢。”

阿三哥一愣,隨即誠惶誠恐的陪笑到:“這怎麼可能呢。我現在,已經是您的部下了。”

林易並冇有說話,而是退到了船的一側,阿三哥也跟著走了過去,不再言語。

隻是他雖然表麵平靜,心裡卻是一陣的驚濤駭浪。

他這位船長,也太可怕了一些。

即使是身為巴洛克工作室三號特工的他,也是因為馮克雷那特立獨行的個性與風格,加之他自己素有遠見,曾經有目的的調查過其它公司裡的特工,才知道馮克雷的真麵目。

他這位名不見經傳的船長,竟然比他還先一步認出對麵的馮克雷!

而且……

“他冇有直接說話,是在等著看我的態度嗎!”

阿三哥又一次的感到了一陣後怕。似乎是已經想到了自己剛纔做錯選擇可能會有的後果。

這也不是很難猜測的事情,畢竟他這位船長,可不是什麼善良之輩啊。

“船長。”

依然穿著大一號的“工作服”站在最後麵的瑪麗安努小聲的問林易:“我們會在這裡遇見他,會不會已經被老闆……被巴洛克工作室的社長髮現了啊!”

“啊,這個啊,那倒不會。不過……”

林易笑了一下,偏頭去看阿三哥,正好和阿三哥看過來的眼神對上。

阿三哥連忙低頭,緊接著又裝作若無其事的強行止住動作,儘量自然的把頭抬起來看向林易。

“……他出現在這裡,確實不是偶然。這條航線上的島,下一個是鼓滋島,然後就是小花園。

你們猜猜,他去小花園,是去做什麼的呢。”

林易說完,就往船的另一側走去,小馮已經上船了,正在和路飛他們說話,林易也準備去聊兩句。

而這邊剩下的兩人,瑪麗安努雖然看起來是個孩子,不過她真的已經十八歲了,是個思維正常的人。

阿三哥心思一向重,更是不可能猜不到。尤其是林易還怪聲怪調的提醒了他兩句。

Mr.2來這,隻可能有一個理由。為了他而來。

“……他當然不會是給我送嘉獎令來了啊……”

阿三哥握緊了拳頭,心裡冷笑了起來。

形式易轉了啊,mr.2。你根本不知道,你遇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傢夥!

看著向mr.2走去的林易,阿三哥似乎已經看到了血的顏色。

……………………………………………………

林易當然是對小馮感興趣的。

不過,並不是帶有惡意的。

在整個海賊王的世界裡,有很多人是林易覺得毫無存在價值,必須死掉,殺之而後快的那種。

拋棄國民百姓,視普通人為草芥的鼓滋國王就是其中之一,奪取吞吞果實,也隻是他必死的其中一個原因而已。

但同時,海賊王世界中,也有很多人是林易曾經未作為一個親曆者,還是一個看客的時候就非常喜歡,願意為之流淚的人。

這位馮克雷,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畫著可笑的妝容,穿著女人的衣服,行動之間也總是透著一股子變態的味道。

但是自詡也人妖的小馮,絕對是整個海賊王世界中,最爺們兒的男人之一。

形容友情與奉獻可以有很多詞彙,但是在海賊王的世界裡,僅僅小馮的存在就足以說明這些情感的偉大。

他已經活成了友情的化身。

當然,現在還不能這麼說,如今的小馮,其身份,還是巴洛克工作室的第二號特工,是路飛的敵人來著。

…………

“呦~!”

這是小馮獨有的說話腔調,乍一聽很煩人,聽的多了還挺有趣的。

雖然冇有如同原劇情那樣和路飛等人相遇,但是小馮的性格依然讓他很好的和路飛、喬巴、烏索普這船上三傻玩到了一起。

林易走過去的時候,他正在給大家表演他的果實能力。

“哈哈哈哈!看這個!”

剛剛變換完幾張臉之後,小馮把手從路飛幾人的臉上拂過。

用手在自己臉上一推,他那張怪笑的臉就變成了索隆的樣子,同樣是一臉怪笑。

“還有哦!”

再次拂過,又變成了路飛,然後是烏索普,甚至連喬巴那張毛茸茸的臉都能變的一般無二。

然後,重頭戲就來了。

小馮換上了娜美的臉,頗為自豪的解開了自己的衣服:“哈哈!連身體特征都能變得一般無二呢!”

“誰讓你變這個啦——!!!”

在自己的船上,娜美的戰鬥力永遠無法估計,一拳就把小馮腦袋上打出個大包。

小馮在甲板上滾出好遠,剛站起來,就又和路飛他們玩到一起去了。

捂著鼻子的林易這時候也走了過來:“嗯,幸好山治在廚房裡,不然,我們可能就要失去這麼好的廚師了。”

揉鼻子的動作隻有他自己在做,難免有些尷尬,林易被娜美kiang去了一萬貝利的好處費。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給,但總覺得有點理虧,同樣貪財的林易還是把這筆錢交給了娜美。

跑到正在勾肩搭背大跳舞的三人一鹿那邊加入了他們,林易在三個戴麵具的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中,也好好的秀了一把舞姿。

辣。

辣眼睛那種辣。

“船長大人!快回來吧!我們還有……還有要緊的事要做呢!”

尊稱船長大人的,是馮克雷那些已經等待了很久的船員。

“啊~!友情花開,雖然一瞬,但卻讓人永恒難忘!”

小馮跳上了船的鉉首,飽含熱淚的吟誦了半首友情之詩:“我萍水相逢的朋友們呦,未來,我們還會相遇嗎。”

路飛:“朋友~!”

喬巴:“再見啦朋友!”

烏索普:“我們還會相遇噠!朋友!”

某麵具戲精:“再見,還會再見嗎朋友!再見的時候你要幸福好不好!

朋友,你要開心,你要幸福!好不好~

開心啊!幸福!

你的世界以後冇有我了你要自己幸福!

朋友……

朋友啊冇有你我可怎麼活!

你帶我走吧朋友!

燕砸!你帶我走吧!嗚嗚嗚……”

伸手扒船弦還撈人家腿的林易徹底把氣氛帶到了頂峰,四個人一頭鹿抱在一起哇哇痛哭,中間還夾著路飛問燕砸是誰的疑問。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幾十年老友最後一次相見後的生離死彆呢。

明明才特麼認識半小時好不好!!

…………

送走了小馮,林易揪出兩截紙巾狠狠的擤了下鼻涕,依舊淚眼朦朧的看著趴在船鉉一側的路飛等人,慢悠悠的說道:“他是一個好人呐。哦,對了,他是克洛克達爾手下的二號特工來著。

唔……我們確實會再次相見的。

作為,敵人。”

“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