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ea157f050b72860e65e2e7a11ce28b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敵人嗎?!”

“特工?!”

“二號?”

“(σ≧?≦)σ!還會再見噠!”

“路飛你個笨蛋不要胡亂高興啦!”

…………

因為林易突然的一句總結,剛纔還歡天喜地的甲板頓時就亂做了一團。

雖然有路飛這種絕對的樂天派,以及喬巴這種完全不懂什麼是特工的糊塗蛋。不過,船上還是有幾個明白人的。

比如膽小但正常的娜美,比如不迷路的時候能給人超級安全感的索隆。

“嗯?大家怎麼了,為什麼都一臉震驚的樣子?”

山治也從廚房裡走了出來,剛纔小馮在船上的時候,山治全程都冇和對方見過麵,一直在廚房裡給大家做甜點,完美的錯過了和小馮的第一次見麵。托

著很多冰涼的甜酒走到甲板上,山治把它們一一分發給眾人之後,和大家一起,靜靜地看著林易,等待著他後續的說法。

“……啊……這玩意兒真好喝,還有……”

“快說!”

“咳!好的好的。”

從喬巴那裡把他的那杯甜酒騙過來之後,林易直接坐在了甲板上。

“薇薇公主。”

林易先是念出了薇薇的名字,然後看著她,緩緩的說道:“剛纔在馮克雷展示自己能力的時候,你看到了熟悉的麵孔吧。”

猶自震驚不已的薇薇聽到林易的話之後,點頭說道:“我看到了……我父親的麵孔。”

“薇薇的父親……阿拉巴斯坦的國王?怎麼會!”

娜美最先發現了這個情況代表著什麼,又會多麼讓人震驚。

一口把杯中的酒乾掉,林易繼續道:“關於馮克雷的身份,確認無疑是巴洛克工作室的二號特工。

他是唯一一個冇有搭檔的特工。這一點,正在那邊的mr.3也可以作證。”

阿三哥從林易手裡逃了一條命,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而林易想試著歸化他們那個組合,也提前和路飛他們商量過。

畢竟還在人家船上,還是個合作的狀態,這種事兒提前說一下,也會省去很多冇必要的麻煩。

……

轉頭看向阿三哥,果不其然他也點頭示意林易所說的都是正確的。

“關於馮克雷,以及他的臉,最後再告訴你們。我想在想問你們的是,你們真的對自己的敵人,有所瞭解嗎。

你們……真的對自己的實力,有所瞭解嗎。

你們,真的,對這個世界,有所瞭解嗎。”

林易很認真的坐在那裡,雖然端著一個空空的尖底酒杯,嘴巴裡還叼著一根從麵具孔洞裡延伸出來的吸管,看起來很不正經的樣子。

不過林易現在的確十分認真。

在大家沉默,並且思考林易所說的話的時候,林易繼續開口了。

“七武海,你們或許知道他們很強,不過,你們大概對他們的程度,並不是很瞭解。

唔……路飛,你現在的賞金是3000萬貝利。以這樣的賞金衡量你的實力,當然不能完全測定你的實力。

不過,這條規則,同樣適用於七武海。

他們,都是剛剛在世界上闖出一番名聲之後,就被海軍判斷為具有巨大的威脅和威懾力而詔安為七武海。

你們不要誤會什麼,並不是因為他們是七武海所以纔可怕,相反,七武海能成為威懾這片大海的一個名號,全都是因為這七個人太過可怕。

懂嗎!”

林易實話實說,狠狠的震懾了一下這些初出茅廬的海賊新人,烏索普都快嚇尿了。

當然,七武海也不是冇有水貨。按照林易自己私下裡的判斷,當前的七武海中,實力最差的應該是莫利亞。

可能純是因為長得太醜,無形當中多了一份額外的威懾力。又或者和角都一樣,因為和真正的大人物有過戰鬥的記錄而且冇死,所以被過分的誇大了實力。

七武海這幾個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實力強點。

鷹眼米霍克:世界第一大劍豪,無需多言。

天夜叉多弗朗明哥:打野天龍人,背靠大樹,還有霸王色霸氣,果實也覺醒了。

暴君熊:果實能力開發最變態最強的幾人之一,能將擬態形容詞這種東西,比如【痛苦】、【疲倦】給彈出體外。真正的能《殺死一條河》的男人。

女帝波雅漢庫克:霸王色霸氣,石化能力相當棘手,而且統領一個戰鬥民族九蛇,她們那兒的人全員霸氣,能覆在箭上纏繞的那種。

海俠甚平:毫不客氣的說,在海裡,妥妥的四皇級戰鬥力。

就連出場最早,還站在主角團對立麵,慘遭羅賓背刺和海軍放水路飛,相助一臂之力,結果被暴揍的老沙,那也是實打實的果實能力相當不錯。

前期和路飛的一番戰,其實老沙已經把路飛秒殺了。不過因為輕敵,有被羅賓第一次背刺,救下路飛,才自吞苦果。

可以說,前期海賊王觀眾對於七武海的【大人物】認定,全靠驚鴻一瞥的鷹眼,和實力戲耍路飛的老沙撐起來。

雖然最後是路飛贏了,不過當時作為觀眾的林易對此的看法應該可以代表大部分的其他觀眾。

“這不扯呢麼!”

七武海整體來說,都會給敵人帶來超強的壓迫感。

隻有莫利亞。

半點都不覺得路飛會打不過他。

甚至於,剛剛經曆了水之都貓貓人羅布路奇的那一戰之後,好像路飛打那個都要更困難一些。

更不要說,後來出現在莫利亞船上的暴君熊了。

那才叫壓迫感,那才叫想不通怎麼能打贏好吧!

老沙如果稍微認真,憑現在的路飛,林易還是一萬個不看好路飛能打贏。

哪怕是林易已經看過一次劇情的情況下。

………………

“……克洛克達爾的賞金,隻有8100萬。不過,路飛,他第一次被懸賞後,就直接被征兆為七武海了。

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吧。”

一向大大咧咧的路飛也認真了起來。

“啊。我知道。”

林易笑了一下,轉頭看向索隆:“克洛克達爾當然是交給路飛去處理,王對王嘛。

而他手下的第一大將,就應該是交給你來處理了。

好訊息是,他是一個玩刀片兒的。壞訊息是,他是吃了斬斬果實的斬斬人。

索隆,你現在,還打不過他。”

“哈?!”

索隆伸手按住刀:“你又冇和我打過,你怎麼知道,我會打不過他。”

“哈哈哈哈,這個嘛,等一下我們就知道了。”

把自己記憶中,關於巴洛克工作室的所有資料,都告知了草帽團,娜美和烏索普聽到自己也要戰鬥的時候,淚流滿麵,那叫一個傷心啊。

不過,他們還是認同了林易的說法。敵人可不會管他們是不是戰鬥人員,想要幫彆人蹚這趟渾水,就必須做好一些覺悟。

否則,還是留在船上比較好。

“大致就是這些了。”

林易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服,後退兩步,麵向眾人。

“我說你們打不過他們,要抱著必死的決心去戰鬥,光用說的,你們肯定還有有些疑惑。

正好,你們不是一直想看忍術麼。”

林易看向索隆,袖口抖動,一枚手裡劍扣在了手心。

“索隆,我為什麼說你打不過他,很快,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