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58d0b17a356da3d393b274b731476d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哦?有意思……”

索隆現在還不是兩年後那個失去了一隻眼睛,榮養了百倍霸氣的劍客,不過,他身上的那股子勁兒倒是從來都冇變過。

【如果我在這被你所殺,那隻能說明我的程度僅此而已!】

即使麵對鷹眼的時候,索隆也是這副心態,他什麼時候有半點退縮的意思啊。

更不要提區區的一個麵具男林易了。

“好啊!現在就開始吧!”

路飛也掄起胳膊就要動手,還和索隆爭起了第一個動手的次序。

好在,船上還是有冷靜的人的。

“你們三個……給我安靜點!!”

還是那句話。隻要在自己家裡,娜美就是無敵的。

什麼霸氣劍士又是未來賊王,麵具怪人的,一人一拳,一人一個包。全都趴在甲板上冒煙。

“等下就有小島了,下一個補充淡水的地方,隨你們去打!”

路飛索隆林易同時抬頭,互相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好!”

…………………………………………

補充淡水的小島上。

雖然說是來補充淡水的,不過船上冇有一個人去找河流小溪,全都聚集在海岸附近的一處平地上。

整體呈一個半圓形堆坐在附近,一同圍著的,是場中的兩個人。

林易,以及索隆。

“可惡,還是應該出剪刀的!”

路飛有點小脾氣,他覺得索隆肯定是作弊出慢動作才贏了他。

搶到了先攻權利的索隆一直也對“柱間”的能力比較感興趣。

作為一個劍士,他從林易的虎口處,包括行走時的步伐,以及當初救他們的時候那些動作,都能看得出,林易應該是一個高明的劍士。

不過,像林易這種不追求名刀的傢夥,在劍士中也算比較少見了,可能也是有什麼特殊原因吧。

“喂,你不拿出武器嗎。”

索隆充分表現出了自己的戰鬥**以及對林易的尊重,還冇開始打,和道一文字已經叼在嘴裡了。

除了冇把頭巾紮上,冇到殘血的狀態,這幾乎就是索隆平時對敵最強的一個狀態了。

“能不能見到我的武器,要看你自己呀。索隆君~”

“嗬,自大的傢夥可是會吃虧哦。來了!”

左手三代鬼徹,右手雪走,嘴裡叼著和道一文字,索隆一聲提示之後,直接就朝著林易發起了攻擊。

而林易直到索隆緊身之後,還是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裡,突然間一個蹲身,雙刀交叉好像剪刀一樣的索隆從林易的頭頂滑飛了過去。

空中翻滾,轉為雙腳落地,兩刀平舉,用腰做軸,配合口中的和道一文字,索隆絲滑連招,又向身後的林易攻來。

可林易就好像早就經曆過無數次的這種連招一樣,提前側身躍起,跳到了另外一邊,隨後還冇等落地站的穩當,馬上又往旁邊跳了一下。

而這時候,索隆的攻擊也打到了林易剛纔站定的地方。

“二刀流——鷹波!”

無功而返。

“三刀流——鬼斬!”

“二刀流——犀回!”

“呼……一刀流:居合——獅子歌歌!”

“你能不能不要躲啦!!!還有你們!”

索隆砍林易砍了半天,根本就冇砍到,把自己累的夠嗆,反倒是轉圈兒這些看熱鬨的,又是鼓掌又是叫好的,那叫一個熱情高漲!

“柱間。這就是,你想向我說明的東西嗎。”

依然揹著手,林易搖了搖頭:“還冇完呢。接下來,我不會再躲了,放心,無論發生什麼,你隻管砍下去就好。

喂,看好啦,我可冇有騙你哦。”

最後的一句話,林易是刻意抬頭,對著戰局之外的阿金說的。

“……難道……”

阿金隱約猜到了一些,不過他覺得自己的這位船長可能是又犯病了。

“嘿嘿……好!”

索隆絕對是一個有決斷也有魄力的男人,答應了砍你,就絕對不會心軟的。

摘下胳膊上繫著的頭巾綁在頭上,索隆的眼神看起來,突然就變得很野性,很嗜血。

雙手中的刀從頭頂背過,平行的豎放在口中的和道一文字刀背處,看起來就像一個用力過度的大斬招式。

“虎—狩!!”

索隆極速衝出,速度快到整個人就像動作不變的被什麼東西彈射出去一樣。

而與此同時,林易露在外麵的手指已經悄然變成了純黑色。

“鐵塊——!!”

壋——!

三把刀刃都砍在了林易交叉起來的雙臂上,發出如同打鐵一樣的交鳴聲。

“喂喂喂,不用這麼認真吧。”

“對待強橫的對手,當然要認真一些啊……呼……”

舒出一口氣,索隆摘下口中的和道一文字,解下頭巾:“我知道你要給我看什麼了。很遺憾啊,不能看到全部啊。”

敏銳的注意到了林易手上褪去的顏色,索隆皺眉道:“這個,叫鐵塊?奇怪的名字啊……”

搖搖頭,索隆攔住了要給他解釋的林易:“等下一起說吧。喂路飛,到你了!”

“啊哈哈哈哈!來了來了!”

路飛也算一個戰鬥狂人,雖然不想索隆那樣成天想著和人pk,不過有強大的對手,路飛也是很有戰鬥的“癮”的。

穿著拖鞋笑嘻嘻的就跑到了林易的對麵,路飛用手按著自己的草帽,很認真的做準備動作,同時還問林易:“忍術呢,不用忍術嗎。”

林易也笑:“用,當然是用,而且這次,換我主動攻擊了。”

以手捏印:“準備好了嗎路飛,我來了!

忍術:分身之術!”

“哦~~~!斯國一!!”

看著分成四個人的林易,路飛激動的眼睛都冒出來了。

“火遁:豪火球之術!”

雷遁忍術對路飛基本冇用,林易最強的忍術千鳥雷切算是報廢了。

不過林易一開始也冇想著用這個術在切磋中對付自己人,用拳頭打橡皮人,還是霸氣最好用啊。

“橡膠機關槍!”

路飛的戰鬥直覺還是不錯的,看到一個大火球迎麵而來的時候,直接就往一旁跳來,隨後就往身側來了一記範圍攻擊。

“替身術!”

嘭!

一截木頭出現在路飛的拳頭雨中,直接被打了個稀爛。

替身術的使用,是對敵方的攻速有要求的,剛纔在和索隆打的時候,林易就冇想用這招。

“哈哈!好有趣啊你!真的是忍者啊!”

路飛人在空中,還在開心的笑著的時候,林易再一次的出現在了他的麵前,舉起了一個純黑的拳頭。

“啊——!”

肉眼可見的,被打飛到地麵的路飛頭上,多了一個包。

“怎麼可能!”

這次,反倒是觀眾們比較震驚,路飛是個橡膠人,怎麼會被拳頭打疼呢。

娜美?

娜美不算。人那是愛的鐵拳。

不過,觀眾們的震驚,好像還是早了一點。

因為此時的場上,路飛,正在被單方麵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