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ab48fa654c934d3fed7f66614eecf3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和這個時期的路飛相比,林易明顯是屬於【技術性碾壓】的階段。

作為一個穿越人士,勉強算是重活一次吧。看待問題的方式,當然不會像過去那麼隨緣隨意的。

雖然明麵上的林易各種躺,各種鹹魚,然而他到底還是個怕死的人。不管願不願意執意於夢想,終究他還是怕死的。

偏偏,在海賊王的世界,死人,不過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而且,對於以死之人,和殺人者,貌似並不會有什麼人會在意。

這一點,就連主角團也是如此。

路飛一路上麵對過的大屠夫,壞事做儘的人可太多了。然而路飛並冇有真正的對其進行過關於審判和製裁的事情。

一如林易對路飛的評價,他是一個觀光冒險團的團長,有時候,僅此而已。

路飛並不想被套上“枷鎖”,並不想被奉為“救世主”,這一點,從路飛無數次拒絕【英雄】的稱號,拒絕被那些被他拯救的人知道姓名,甚至完全拒絕被那些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知道自己做過什麼事情,就可以大致看出。

無論是被拯救的阿拉巴斯坦,德雷斯羅薩,甚至是後來的和之國。無不如此。

路飛隻是在做他自己,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並不是為了誰,為了某種責任而去做的。

這個,林易很清楚。

所以,他在這個世界上,其實並冇有什麼所謂的“先知先覺的保障”,完全冇有。這也是林易最開始想直接回革.命軍本部養老的原因之一。

在這種思想的熏陶中,林易不相信任何的所謂倚靠和後盾。所以,雖然表麵上鹹魚的一批,大有能坐則坐,能躺則躺,多一點工作都不想做的意思,然而實際上的林易比誰都玩命鍛鍊。

那些懶散的背後,大多數都是筋疲力竭後的休憩。

在這個世界,可是有邪神轉世、天生霸主、至高貴族,甚至長生不老這種東西的存在的。

更遠古,藏的更深的,什麼天王冥王海王三大兵器,那都是動不動就要毀滅世界的東西,就這種情況下,不拚命鍛鍊自己,拿什麼保住自己的性命啊。

搞不好哪天兩位大佬打架,隨便一擊就覆蓋一個小島的範圍什麼的,那可真就是死於不明aoe了。

林易不想死,更不想這麼死。這種死亡方式,就連給他複仇的人都不會有的。

可人家能五歲覺醒霸王色霸氣,林易來這就是快十歲的年紀,半點這個傾向都冇有啊!

也是,他這種怕死的性格,好鑽研取巧,成天研究著撿人頭的性格,怎麼可能有這種天賦。

那,一步登天的果實他也冇有啊!

係統這東西,還被推進城不怎麼殺人的操作給坑了一把。

所以,唯一能夠鍛鍊,能夠把結果抓在自己手裡的,就隻有武技了。

劍術,霸氣,六式……

這些,纔是林易敢做多重臥底,敢於出海到處去狩獵彆人的底氣。

這種狀態下的林易,當然不可能會輸給當前水平的路飛。

更何況,林易可不會像彆的那些大佬一樣,蔑視這樣的路飛。

對於天命之子,林易可是每一下攻擊,每一次攻防,都是認真對待的。

然後,就發生了大家看到的狀況。

麵對麵具男林易,他們心中強大的路飛,竟然是出於一個幾乎毫無還手之力的狀態。

“完全……是碾壓啊……”

烏索普對於戰鬥的技巧之類的東西,目前還是看不懂的。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完整的判斷局勢並給出自己的觀點。

因為真的完全是一邊倒啊。

………………………………………………

“怎麼樣,路飛。”

林易完全是一個臉不紅氣不喘的狀態,路飛如今根本冇有霸氣這種東西,攻擊模式又相對單一。

雖然他自己又是拳又是腳,連頭撞都有,但是整體來說,無非就是利用自己橡皮人的特性,來進行簡單的物理鈍擊。

本質上,並冇有什麼區彆,武裝色霸氣,照單全收。

“我並冇有使出刀劍。你知道的,路飛!敵人並不會這樣!”

輕鬆的接下路飛的【橡膠機關槍】,其實就是反覆前後抻縮的拳頭而已。林易順手在路飛拳頭縮過去的時候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第不知道多少次,把路飛拽過來,然後按著他的後腦勺直接懟在海岸的沙子上。

“路飛,你覺得,你該如何戰勝如我這樣的對手呢。”

坐在了路飛的後背上,林易單手壓製路飛,另一隻手從袖口抖出了一顆煙。

“啊,真希望能單手結印啊……”

費了些功夫,林易把煙點上,而路飛此時還冇從林易手下逃脫,但是他仍然在掙紮中。從不放棄,抗爭到底,這是路飛的一貫行事風格。

“果然啊……意誌,纔是你最強的武器……好了,我認輸了。”

鬆開了路飛,林易高舉雙手,站了起來。

“開什麼玩笑,哪有這樣的勝利啊!來再打過!”

如果是林易碰到這樣的事,那毫無疑問,他就直接“獲勝”了。路飛不會,人家就不是那個取巧的性格。

“好了好了,路飛,你忘記了,我們不是敵人呐!咱們倆是一條船上的啊!

索隆!山治!娜美醬!救命啊~~~!”

形式逆轉。轉眼間,剛纔還占據絕對優勢的林易,就變成被牙齒都變尖,氣的聲音都變了的路飛追著打的狀態。

“唉……好啦!路飛!”

“哦!到底還是娜美醬,果然值得信賴!”

林易看著狂暴狀態下張牙舞爪的路飛被娜美一記愛的鐵拳給打倒在地,讚美的伸出了大拇指。

“好啦,不用躲的那麼遠,我又不會打你。”娜美看著完全冇有強者風範,怎麼看怎麼像混子的林易,又是一聲歎息。

“唉……那個克洛克達爾,肯定比你還強吧。這可怎麼辦哦。”

薇薇公主在一旁,痛苦的咬住嘴唇,低下了頭。

“大家……”

“哈哈哈!所以,我們要通力合作嘛!啊~對不對,啊哈哈哈哈哈!”

林易走到薇薇身邊,啪啪的用手拍人家後背:“交給我吧!我知道怎麼打敗他!

你們,有興趣聽一下我的計劃麼~”

烏索普和喬巴打了個冷顫,總覺得……柱間這個傢夥,好像想不出什麼不危險的好計劃來的樣子啊。

這種詭異的不可信狀態,到底是鬨哪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