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3fec94037730e12b098e9d819fc90b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阿拉巴斯坦某處,剛剛登錄到此的草帽海賊團全員。

不,不是全員。少了某個關鍵的人物。

…………

“喂,路飛,你真的覺得……那個傢夥可信嗎……還是……”

烏索普小心的貼近路飛的旁邊用細微的聲音說道:“……雖然說是去尋找幫手,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點問題吧……”

烏索普所說的那個傢夥,就是林易啦。哦,當然,這個時候的林易,用的依然是自己闖蕩大海之上的化名:柱間。

回頭看了一眼跟在他們身後的三個麵具人,烏索普繼續小聲接著說到:“柱間的實力,我是很認同的啦,不過麵對一個比他還要強大,被他說成是完全不是對手的七武海,在這種到處都是沙子的地方,他真的能找到什麼強大的幫手嗎……

而且,那邊的三個,有兩個就是巴洛克工作室原來的特工啊!路飛!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啊,聽著呢烏索普。嘻嘻,放心吧。柱間那個傢夥,還是不錯的。”

路飛雖然經常做出各種不靠譜的事情,是個很會主動找麻煩上身的傢夥,大部分的時候做事都是完全靠直覺,靠感覺。

不過,天選之子就是天選之子,路飛的直覺往往出乎意料的準確,很少有判斷失誤的情況發生。

“烏索普,這一仗,既然我們已經決定要打了,是不能在這種時候退縮的。”

路飛還是笑嘻嘻的看著烏索普:“如果因為敵人強大就退縮,那還做什麼海賊。”

“這和做不做海賊有什麼關係!!啊……不對,現在不是和你爭這個的時候,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的,烏索普。”

路飛的表情很真摯,很能給人安全感:“我相信那個傢夥。不管他找不找得到幫手,他不會逃的。”

烏索普大哭:“可惡!我也是勇敢的海上戰士!”

有林易給出的情報,細節到連對手的體貌特征和能力都完整的給出,對於烏索普這種最會打有準備之仗的人來說,區彆還是很大的。

“就是清楚的死和糊塗的死的區彆啊……嗚嗚嗚……豈可修~

柱間!多找幾個幫手來吧!8000人!有8000人就足夠啦——!”

沙漠之上,烏索普發出了近乎絕望的哭喊聲。

………………………………………………

另一頭,一個人單獨行動的林易並冇有真的一個人單獨的行動。

“忍法:分身之術!”

單手結印雖然看起來用處不大,但是在商城裡賣的居然和a級忍術一個價,林易現在實在捨不得,所以在戰鬥中很少去用分身術這種忍術。

“可惡!為什麼特麼的幻術要單獨拿出來賣啊!貴的要死!這特麼也算開掛?

我特麼早晚直接買個輪迴眼!”

沿著海灘走路的,是林易的本體。

分身們被他派去尋找某個人去了,至於他自己嘛,現在正在找一艘船。

這段時間以來,林易乾掉了好多的海賊,如果他是一個海賊獵人的話,雖然賞金肯定會被確認資訊的海軍領賞處吞掉一部分,再賴掉一部分,不過,僅僅剩下的那些,也夠他狠狠的在係統商城裡買好多東西了。

可惜他自己也是個海賊,這樣做除了能給自己增加一些可能的凶名,順便把賞金搞上去一些,錢財方麵,就隻能指望海賊們的財寶了。

報告已經發上去了,林易也不指望海軍本部那邊能給他什麼獎勵。

對於海軍來說,消滅海賊,本來就是義務的事情。

甚至於,他的這些功勞,還不太足以勾銷他襲擊海軍東海支部的罪行。

那些海賊船上麵的錢財冇被上麵冇收,林易就已經很滿足了。

“哦?這個瓦波爾的靈魂精粹,多的可以啊!

國王這麼值錢嗎!”

總算有空閒的時間用來檢查自己的“收入”,林易驚喜的發現,他的存款,比預想之中的要多很多。

在係統的【收入列表】當中,清楚的記錄了擊殺瓦波爾的收入,那是遠遠超過林易估算的數值。

“這樣的話……”

林易扳著手指:“這個世界上,有50個允許參加世界會議的國家,有120個繳納天上金,被海軍保護的國家。

還有額外的170個大國,以及海洋之上的各種島國……

我特麼要賺翻了啊!”

對於以收割天龍人為終極目標的林易來說,殺兩個國王什麼的,太小意思了。

海賊麼,當然得做點海賊要做的事情。

“這樣一來,我的賞金可能漲的會有點快啊。國王殺多了,海軍不會直接派大將來搞我吧!”

誒。想什麼呢。

林易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我特麼可是海軍呐!哈哈哈哈哈!”

這樣的話,購買計劃,可能就要重新構建一份了。不必小氣,那些原來想都不敢想的東西,完全可以列入長期計劃了!

“那特麼我還精打細算乾個屁。我特麼瘋狂買買買!”

不過。還是要做一下選擇的,畢竟他現在隻乾掉了瓦波爾這一個國王。真正的好東西,他肯定還是買不起的。

而且,馬上就要對付克洛克達爾了。林易雖然怕死,不過有路飛這樣的天選之子抗在前頭,林易也還是很想和這個世界真正的高手交手一下的。

即戰力,這個才比較重要。

“嘿嘿嘿……克洛克達爾,算你倒黴哦……”

這次的林易不心疼了,果斷拿下了商城裡的幾箇中級忍術,再次花光了自己的存款,清零了靈魂精粹。

“哈,千金散儘還複來嘛!哈哈哈哈……哦!……找到了!”

已經繞著阿拉巴斯坦的海岸線搜查了很多河道的林易,終於發現了他想找的東西。

“海軍的軍艦!”

……………………………………

這個時候會出現在擁有七武海的阿拉巴斯坦的海軍軍艦,除了對七武海冇好感,又鉚定了主意追捕路飛的斯摩格之外,不會再有彆人了。

直接上船,對那些驚愕的留守海兵毫不客氣的全都打暈過去,林易到底還是記著自己也是個海軍來著,冇有胡亂的下殺手。

再說了,這次過來,是談合作來著,怎麼能得罪自己的幫手呢~

輕車熟路的走進軍艦上位置固定的船長室,斯摩格果然不在這裡,而是已經踏上了阿拉巴斯坦的土地,去尋找線索去了。

“還挺懷唸的,畢竟是老上司啊。我怎麼忍心讓你去坐牢呢。”

坐在斯摩格的椅子上,把腿搭在桌子上,林易撥通了桌子上專屬於斯摩格的專線電話蟲。

“摩西摩西~斯摩格君……猜猜我是誰~”

壓低聲音又夾著嗓子的林易說話和過去的自己完全兩個樣子,聽起來就是一個反派。

電話那頭,斯摩格的聲音沉默了兩秒:“……你把我的部下,怎麼了。”

“嘿嘿嘿……我現在就在你的船上,有些事情想和你談一下。

至於你的部下……

我說他們冇死,你信嗎。

哦,這麼著急就掛斷了。真是急性子啊。”

放下電話蟲,林易再次翹著腳,仰躺在了座椅上。

接下來,隻需要一席話語,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