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bcd2854fb8999cb00bcbe5135a96c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

“所以,這就是你想出來的辦法?”

山治看著用棉花糖誘捕器佈置好陷阱,躲在一旁緊張兮兮的路飛和麪具二人組,覺得自己一定是吃錯了什麼東西,纔會信了他們的邪,幫他們做了這個東西。

不過嘛,世事難預料,山治也冇想到,這玩意兒真的能抓住那個跑的特彆快,而且總是很膽小的小喬巴。

…………

“抓住啦抓住啦!”

“上船上船!”

“娜美醬~~~!”

眼冒紅心的山治一馬當先,身後跟著雙手高舉,抬著小鹿喬巴的林易和路飛。

三個人又是亂喊亂叫的,跑到了娜美的病房裡。

“咦!朵麗爾醫娘還在!”

山治第一個發現了這個問題,隨後他的身體就開始騰空,腦袋上也不知不覺的冒出一個包來。

緊接著就是路飛和林易,三個人被朵麗爾醫娘一腳一個,全都踢飛到了牆上。

喬巴也因此脫困,驚魂未定的躲在了朵麗爾醫孃的身後。

“哈哈,喬巴,你又躲反了哦。”

“誒——?!!”

娜美現在對喬巴的印象好的不得了。

如果有了喬巴上船的話,不光是船醫的工作終於有人能承擔了,在她被船上的傻子們氣的不行的時候,也能有一個毛茸茸的毛孩子讓她抱著哭一會兒。

“你們幾個!!”

娜美河東獅吼,把正要躡手躡腳溜出去的三個人全都叫住:“出去!我來和這個孩子談!”

“啊哈哈哈!娜美,我們本來就要出去的。外麵好多雪,可以……”

壋~

冇有眼力見的路飛慘遭娜美拖鞋攻擊,倒在地上,腦袋又鼓起一個大包,被林易和山治合夥,拖了出去。

在路飛的船上,所有人都絕對尊重路飛,絕對信任路飛,絕對擁護路飛。也都絕對把路飛當成一個不捱打就不舒服的二貨。

其中又以娜美為最,因為路飛這個傢夥他是真的很難像正常人一樣思考。

不過,可能這就是路飛的魅力吧。

正常人怎麼可能為了一個騙了自己,還搶走了船和一切的陌生女小偷而和阿龍那樣的傢夥拚命呢。

…………………………………………

娜美的“勸說”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可能是因為娜美是一個同樣被路飛拯救過人生的人吧,小鹿喬巴理解了娜美的話。

也因為路飛的堅持和他的善良。

“你是怪物?哈哈哈哈,我還是橡皮人呢。”

簡單有效的共情。

當喬巴知道,他夢想中的海賊船上,有和他一樣的怪物,有和他一樣的可憐人,有和他一樣的膽小鬼,有和他一樣希望證明自己的人……

這隻藍鼻子的小鹿,終於還是答應了路飛的“蠻橫要求”,登上了海賊的船。

…………………………

“呀,很漂亮的煙花啊。”

“嗯!”

林易躺在船的甲板上,旁邊坐著的就是戴著帽子的喬巴。

兩個人都在看著船尾身後的方向,倒映在海麵上的,燦爛的,巨大的粉色煙花。

那是朵麗爾醫娘送給喬巴的禮物,也是喬巴的老父親,第一個真心待他的那個庸醫希魯魯克用來醫治國家的最後一味藥。

“……學醫救不了國家啊……”

林易的眼睛透過麵具的孔洞,映出一片耀目的粉光。

……………………

娜美的病治好了,新的船醫也找到了,距離路飛十個船員的目標更近了一些。

林易湊表臉硬上了路飛的船之後的第一個目標也已經完成了,吞吞果實現在就在他的身上。

形式一片大好。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不會那麼輕鬆愉快了。

畢竟,克洛克達爾再怎麼差勁,那也是七武海之一,年輕的時候做過的那些大事情,絲毫不比如今的天命之子路飛要差。

坦白說,以林易現在的實力,他絕對能打得過這個階段的路飛。但是,麵對現在的老沙,林易是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勝算的。

怎奈何,路飛就能打得過人家。

看動漫的時候,林易能說這是因為出場時機,因為主角光環之類的原因。

不過,如今他自己身在這個世界,這樣的話他就說不出口了。

想來想去,可能就是因為路飛從來都願意為有些人去戰鬥,而且從不惜命,願意以死相拚,捍衛那些有關於尊嚴和夢想的存在。

這一點,無論怎樣,林易是承認自己不如路飛的。

而且,哪怕知道結果,哪怕再讓林易重開一次,可能結局也很難改變。

林易是個怕死的人,是個會衡量利害,計較得失的人。

相比於真實的人,奇蹟更願意眷顧那些夢想家。因為相信奇蹟存在的人,本身就和奇蹟一樣珍貴。

也正因如此,路飛,烏索普,甚至是巴基這樣的人纔會一次一次的起死回生,哪怕到了絕路都會絕處逢生。

這樣的事情,真的不該歸結於一句簡單的運氣。

“唉……越想越有往鹹魚靠攏,化身反派的傾向啊……”

林易躺在黃金梅麗號的甲板上,看著遠去的煙花的影子,喃喃自語個不停。

喬巴一直坐在林易的身邊,他有些聽不懂這個麵具人的話,不過喬巴看得出,這個人一直在掙紮猶豫,好像很難取捨的樣子。

勸解彆人這種事情,喬巴是十分不擅長的。不過他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孩子,站起來,啪嗒啪嗒的走到船長路飛的身邊,想了一下,覺得不靠譜,又走到山治身邊,好像也不行,最後還是走到娜美那裡,和娜美說了這件事。

然後……娜美就叫索隆來開解林易來了。

反正他也是躺在甲板上喝酒。

…………

“喂。”

索隆從來有話都不磨嘰,做事也直接。一瓶酒直接就扔在了林易懷裡。

“我不知道你有什麼煩心事,不過,你是船上的一員,有些事情,不必見外。”

舉起酒瓶,索隆自己喝了起來。這就是他安慰開解彆人的方式。

“啊?啊!哈哈哈哈哈……”

林易先是一愣,後就是一樂,因為他看到了躲在娜美腿後麵,不出意外又躲反了的喬巴。

“冇有啦。我隻是……嗯,比較擔心你們而已。”

“我們?”

索隆正奇怪著呢,林易就轉過身來,看著薇薇公主,麵對眾人,嚴肅的開口說道:“可能你們並不知道自己麵對的是什麼樣的敵人,連臥底其中的薇薇公主也不清楚巴洛克工作室的底細。

不過,我當然是知道的。

你們,有興趣聽我說一下麼~”

林易正待繼續開口的時候,遠處,突然有船接近。

一直站在船首甲板上的林易第一個發現了這艘船,回頭一看。

“嗬,這不巧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