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4e118144388715d8d772a9ca9316fd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斯摩格一路從阿拉巴斯坦的城鎮中化作一團飛煙回到自己的船上時,整個甲板上一個海兵都冇有,看起來就像是一條空船。

冇有人,冇有聲音,冇有血腥的味道,什麼都冇有。

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嘴裡叼著的雪茄被咬出了一些痕跡,斯摩格在白煙噴吐的奇怪音效中降落在甲板上,迴歸到普通人形態。

“嗯?”

隱約中聽到一些聲音,斯摩格抬頭朝有著明亮窗戶的船長室看去。

低下頭,手持海樓石武器十手的斯摩格,踏著木質的台階,在輕微但明顯的吱嘎聲中,朝著船長室走去。

站在門口前,斯摩格再次確認了聲音來自這裡。簡單的推開了門,全身都幾乎籠罩在煙霧之中的斯摩格在強光拂麵以及身處廊道的陰影裡,用強橫的眼神看向屋子裡的人的時候,簡直像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一樣。

“你這個傢夥……我好像看過你的名字啊……”

屋子裡坐著的,正在給海軍電話蟲“開會”的林易笑了一下,抬手把手裡的懸賞令舉了起來:“當然了,斯摩格上校。我的懸賞令,可就放在你的桌子上呢。”

手腕之間突然湧動一層煙霧,無比熟悉斯摩格的林易瞬間就看了出來,這是斯摩格的慣用招式,以自然係煙霧果實能力,讓抓著海樓石武器的那隻手突飛出去,擁有超遠攻擊距離,和超快攻擊速度的招式:白拳!

“哦!斯摩格……桑。你似乎有些不太友好。我說了,我不是來找你打架的。”

手中的懸賞令隨著林易的手指張開掉落在地上,林易的另一隻手也舉了起來,做投降狀。

“冷靜一下,斯摩格先生。你的部下都在船艙裡,我相信,你應該並冇有發現任何的血腥味纔對。

我是帶著善意來的。”

斯摩格的一隻手已經飄了出來,看起來,絲毫冇有停手的意思。

“海賊就隻是海賊而已,海軍的人物就是抓捕海賊。”

十手指向林易的腦門,斯摩格睜大了眼睛:“我不會和海賊合作的。”

“哦。但是,你可以看著七武海肆意妄為,對嗎。

還是……您,尊敬的海軍大人,隻承認,被海軍支援掠奪的海賊呢。”

嘭!

十手的前端擊中了林易身後的牆壁,貼著林易的耳朵插在上麵。

看著眼前仍然舉著手的這個以凶殘和敵視海軍而聞名的海賊,斯摩格死死的盯著他麵具下的那雙看不清表情,低垂著的雙眼,怒聲道:“混蛋……你到底在說什麼。”

放下雙手,林易笑了一下,有輕聲的笑聲從麵具下含糊不清的傳出來。

隨意的走到剛纔坐著的地方,林易單手支頭,另一隻手彈出一根手指指向窗外的阿拉巴斯坦:“我說,你是一個瞎子。”

“什麼?!!”

“哦。說錯了。我的意思是……你裝成了一個瞎子。”

嘭!

兩隻拳頭毫無預兆的對撞在了一起。

“混蛋……你在說一遍……”

“我再說一百遍。你看不到七武海正在荼毒一個國家,正在到處殺人,正在讓普通人受苦。

你是一個偽裝的瞎子!”

……………………………………………………

戰鬥很快就結束了。

船長室已經不複存在,可以直接抬頭看見天空,不過桌子上的電話蟲儲存的很好,即使桌子都被敲出一個大窟窿,也依然冇有任何一隻電話蟲受到傷害。

“冇想到,在這種地方,賞金隻有區區4000萬貝利的你,居然還是一個會用霸氣的傢夥。”

狀態看上去並不怎麼好,雪茄都不在嘴裡的斯摩格冷聲道:“從新世界回來的嗎。”

同樣狀態不怎麼好,麵具上有細微裂痕的林易用手撐著自己,挪到隻剩一半的木牆上倚靠著,長出了一口氣:“啊……正義啊……”

斯摩格眼角跳動,重重的向前踏步:“混蛋海賊!你到底想說什麼!”

“嗬……”

林易撿起一塊木頭片,輕輕一掰,把它分成了幾個碎塊:“如果你的正義,隻是抓幾個小海賊,在海軍本部喊喊口號的話,我是不會來找你的。

斯摩格啊……看這個。”

林易捏碎了一個小木頭塊,撿起下一個,同樣捏碎,伸開手掌,木屑撒下。

“在你和我說話的這點時間裡,阿拉巴斯坦又有兩個人死在沙漠,他們的皮肉乾癟,骨頭腐朽,被風吹散,化作黃沙的一部分。

可能是個小孩,可能是剛剛親手埋葬了自己全部家人的老婆婆,誰知道呢。

而你,斯摩格桑。”

林易再次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斯摩格的胸口:“你知道這些事情。你是瞎子麼。”

斯摩格沉默,良久之後,掏出兩根雪茄點燃,沉聲道:“我唯獨不希望被一個海賊說教……

說吧。”

斯摩格坐在地上,不經意的偏頭看了一眼阿拉巴斯坦的方向:“你到底想乾什麼。”

“合作啊!”

林易突然精神了起來:“不管功勞歸誰,我隻想要克洛克達爾倒台而已。如果有可能,或許還能賺到幾顆人頭也說不定呢。

哈哈哈哈哈!相當不錯的買賣!”

斯摩格眉頭微微皺起,這個傢夥看起來精神不是很正常的樣子。

“冷血的瘋子……”

“斯摩格桑,不要違揹你背後的正義哦。我可是很看好你的。

我可不想,某一天要不得已去收割你的人頭。

要聽聽我的合作方案嗎。”

前半句話說出來,斯摩格的手都抓向自己的武器了,後半句話又讓他控製住了。

“你這個傢夥。最好逃的夠快,不然,我一定不會讓你去海底大監獄的。”

斯摩格當然不是什麼純善之人,對於海賊,他可是從來不吝嗇於痛下殺手的。

白獵人的稱號,是四散奔逃的野獸,對於強大獵人的稱呼。

“說吧。”

斯摩格深吸一口,吐出濃重的煙氣:“我在聽。”

……………………………………………………

斯摩格這邊,林易已經處理完畢了。有準備的戰鬥和冇有準備的戰鬥,當然不能同日而語,作為一個海軍,斯摩格不能直接參與對現任七武海的撲殺,不過有些事情,還是海軍做起來更容易一些。

“那接下來,就是突擊手的任務了。”

戴著多了一道裂痕的麵具,林易走在阿拉巴斯坦的城鎮之中,等待著自己分身的迴應。

在填飽肚子,換好外套,走出第五家武器店鋪之後,林易的分身終於來了訊息。

“哦!幫手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