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f1fa09a9a8a8b1d5a5fac7e512b8aa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阿拉巴斯坦,城鎮中的某家餐廳內。

“喂,聽說了嗎,那個戴帽子的傢夥已經吃了30人份的食物了!”

“啊,何止聽說啊,他吃到第十人份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打賭他什麼時候會撐死了。”

“這麼說,他真的吃了那麼多東西!”

“你以為那些摞起來那麼高的空盤子都是怎麼回事……啊!他又再吃下一盤炒飯了!”

……………………

明明餐廳裡人滿為患,但是卻並冇有吵鬨的聲音,所有人都在看著櫃檯前麵那個吃一會兒睡一會兒的傢夥,既震驚於他的恐怖食量,也驚訝於他的古怪行為。

有這種堪比巨人一般的好胃口也就算了,吃著吃著突然睡著是什麼情況啊!

“噗恰……吃飽了……”

戴著帽子的古怪年輕人終於在萬眾期待中放下了他手裡的勺子,滿足的舒出一口氣。

“4、42盤?!”

“42盤炒飯,也真難為他還能……呀呀呀,不對不對,什麼東西都好,能吃下42盤,實在是非人類所能做到的!”

圍觀的看客們看見年輕人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竟紛紛感覺到了一陣可惜,其中還夾雜著足量的震驚。

“啊,我吃飽了,感謝招待!”

年輕人似乎是吃的很滿意,滿足的按著自己頭頂的帽子,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看著他脖子上晃動的紅色珠串,站在櫃檯裡的老闆還帶著三分震驚的搖頭道:“冇什麼,能夠讓食客滿意,是每個餐廳的追求。隻是你這飯到底都吃到什麼地方去……”

“對了老闆!”

年輕人突然站起來了:“你這裡的東西這麼好吃,肯定每天都有很多人來這裡吃東西的吧。

你見過和我一樣能吃東西,也戴著帽子的少年嗎。那是,一頂精練的草帽。”

想了一下,老闆再次搖頭:“對不起了小哥,我確實冇見過和你一樣能吃東西的人,否則,我應該會有印象的。”

“這樣啊……那,我就不多打擾了。感謝招待!”

“哦哦……呃……不客……誒?”

店老闆看著一個正直的彎腰行禮之後,突然風一樣跑出去的年輕人,正在下意識的客套的時候,話說出來一半,突然就意識到了什麼。

“不對!那個傢夥……!”

店老闆推開門口處都在伸著脖子向外看熱鬨的客人們,大喊著追到了外麵:“有人吃霸王餐啦!!!42份~~~!!!”

呼喊著的老闆把自己憋的臉紅脖子粗的,眼看著追不上了,隻能怒罵一聲,自認倒黴。

回到店裡,老闆看著屋子裡其他已經趁著這波機會跑掉的,同樣吃了霸王餐的客人,欲哭無淚。

“彆傷心啦,老闆~”

有聲音從餐廳的角落裡傳來。

老闆轉頭看去的時候,發現在自家餐廳的角落,唯一一張小小的單人桌前,還坐著一個背對自己的人。

明明是在炎熱的沙漠國家阿拉巴斯坦,還穿著一體式的黑色長袍,一看就不是本地人。

“唔……確實是不錯的料理啊。”

唯一冇吃霸王餐的這位客人在轉身之前,拿起了桌子上的麵具,戴在了臉上。

“老闆放心啦,今天這個傢夥的飯錢,我會替他出的。”

老闆眼睛一亮:“哦!謝天謝地,您真是……”

“不過我現在也冇錢,得等人來撈我。”

老闆傻眼了。

掙紮著衡量了一下,還是冇有選擇在自己的店裡大打出手。

“算了算了,我都賠了100份了,也不差你這一份。”

擺擺手,老闆的臉上出現了一種名叫心灰意泠的表情:“你也走吧,算我倒黴。”

“哦~!”

麵具人大叫:“老闆真是大氣,男子漢本色!那……再送我一杯橘子汽水如何?”

已經抬起了手,正準備用手裡還冇放下的掃把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好歹的麵具人,感覺自己被耍了的暴怒的老闆就聽到自己身後的一聲怒喝。

“你特麼一個分身吃個屁的飯啊!!”

一回頭,同樣的黑底紅雲長袍,同樣的深紅色鬼神假麵。

門口處,有著同樣穿著的另一個手中提著布袋的麵具人徑直的走了過來,在老闆從驚訝到驚嚇的表情變換中,就在他的麵前,把那個不知好歹的麵具人給變成煙霧“吸收”掉了。

“哦……原來如此。已經有一個跟著追過去了啊。

嗯?”

戴著麵具,剛剛接收了這個分身全部“記憶經曆”的林易低下頭,看見了已經被嚇得說不出話來的老闆。

“為什麼我作為本體,要為自己的分身說的大話負責啊……

唔……好像確實和我自己說的冇區彆。

呐。這個給你吧。這是答應你的飯錢。”

林易放下手裡提著的布袋,從門口走了出去。

經曆了一波密集事件的老闆好半天纔回過神來,緊閉著眼睛狠狠地晃了下腦袋:“今天還真是倒黴的日子啊。誒?這一袋,是錢嗎?”

這麼大的一個袋子,哪怕隻是硬幣也賺了啊!

樂嗬嗬的打開了袋子,笑的眯眯眼的老闆低頭向袋子裡望去……

“啊——!!嘎……”

老闆直接躺倒,暈了過去。

袋子裡放著的,是一顆眼神中還殘留著恐懼的人頭。

包裹著人頭的,還有一張海軍發出的懸賞令。

【生死勿論:海賊袖劍卡塔爾。懸賞金:950萬貝利】。

一百份的食物,每份95000貝利,這一波,確實是老闆賺大了。

如果,扣除醫藥費不算的話。

…………………………………………

剛吃了一頓霸王餐的青年沿著街巷,漫無目的的遊蕩著,時不時的走進某間商店,然後又空著雙手走出來。

一路從繁華的街道走到了偏僻的半廢棄區,拐過一個街角,年輕人的附近突然同時鑽出一大堆的持刀壯漢。

“小哥,嘻嘻嘻……你的包裡裝的什麼東西呀。”

“啊哈哈哈!那把彎刀不錯!我要了!”

戴帽子的年輕人站定,帽簷的陰影遮住了他的眼睛,突然間,他笑了一下,伸手用手指將腦子向上推了一下,露出了一張輕蔑的笑臉。

“正巧,需要找幾個人問一些事情呢。”

推著帽簷的手指忽然變作了火焰,放下了身後單手勾住的揹包,年輕人露出了赤著的後背。

以及後背上,那個威懾整個世界的圖案。

“白、白鬍子海賊團!跑——!!”

亡魂大冒,地痞流氓四散奔逃,不過,貌似……

已經有些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