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b38d51b2b4c47674773ed24abb8af8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還是那個城市邊緣地帶,還是那個到處都是石頭的廢棄公園。

隻不過,剛纔還隻是無人打理,略顯荒涼的公園,現在就完全變成了一個廢墟了。

到處都是火焰和濃煙,碎裂的石頭和漆黑焦糊的泥土摻雜攪拌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是被什麼炸彈給襲擊了一樣。

而實際上的情況也差不太多,這裡雖然冇經曆炸彈的攻擊,不過卻被火焰好好清理了一番。

……

在公園的邊緣地帶,碎石散落的地方,全身冒煙,連麵具都被扔了的林易正坐在一頭還在燃燒的一截木頭上,撐著下巴,目光憂鬱。

“這事兒整得,幫手冇了,人也冇攔下來,我還挨頓打……

我特麼血虧不賺!”

憤恨命運,一心活出自己人生的艾斯,一言不合就跟林易動起了手。

從小就不是個什麼好脾氣,還吃了火火果實的艾斯,一向都不是什麼冷靜的人,做事衝動,幾乎已經是他的標簽了。

路飛有這樣的性格,和艾斯這位他崇拜的兄長,也未嘗冇有關係。

艾斯做事衝動,好戰易怒,林易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善良人物啊。

我特麼為了世界的穩定,為了你的小命,為了路飛,為了白鬍子這些我喜歡的角色人物,好心好意的來勸你兩句。

你不答應就不答應唄,動手做什麼!

於是,林易也是乾脆連話也冇接,直接就忍術起手,武裝色迎上,和艾斯打了起來。

艾斯的體術有問題,是他過於依賴果實能力的弱項。這一點可以說是林易掌握的比較有用的情報了。

不過,即便如此,林易還是打不過艾斯。

弱,是對標他的果實能力。

弱,是對比其他同級彆的人物的。

艾斯說自己並不懼怕七武海,這不是一句大話。

雖然和同為七武海的海俠甚平打成平手,有戰鬥全程都在陸地上,不是甚平主場的緣故,不過,艾斯當時纔剛出海冇多久而已。

人家也是會進步的。

…………

林易毫無疑問的失敗了。

意料之中的失敗了。

也是因為他對於勸阻艾斯的這件事,根本上酒不是十分堅定的緣故,林易也並冇有真的以命相博。

本來也隻是第一次見麵,對於艾斯這個人物,林易從前世開始,就隻在出於對白鬍子的可惜和對路飛的心疼的角度下,衍生出了一些連帶的情感。

現在人見到了,也就僅此而已了。

林易知道結果,所以想阻止一下,同樣,也就僅此而已了。

為了穩定世界,把衝突和遺憾一直向後壓下而努力的人多了,不也都冇成功麼。

紅髮、白鬍子、卡普、戰國……

他們都做過努力,有的甚至努力了幾十年,不也都失敗了。

林易算老幾啊。

“唉……還是看動漫的時候舒服啊……高興了就鼓掌,不高興就罵……

活在世界上,為什麼就非得有立場這種東西啊……”

藉著木頭上仍然在燃燒的火焰,林易給自己點了一顆煙,用手指捋順了一下自己被燒焦了一些的頭髮。

艾斯這一去,結果就已經註定要重演了。

對於林易這種提前知道劇情,身為穿越者的人來說,心理打擊未免有些大,難免讓人覺得有些力不從心,徒勞無功。

想了半天,林易還是決定,暫時放下這個不管了。

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這是林易曾經在職場拚搏的時候,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總結出來的一條道理。

對於艾斯將來將要引起的一係列事件,他努力過,阻止過,也就這樣了。

不然還能怎麼辦,無論是黑鬍子還是白鬍子或者紅頭髮鐵拳頭什麼的,哪個是林易能惹的起的。

哪個是林易能左右得了的!

“呼……說起這個,果然還是先把自己強大起來,最為重要啊……”

這一刻,林易有了和斯摩格差不多的想法。

唯一不同的是,斯摩格後知後覺,追求的是權利,是反抗和改變的資格。

林易追求的是力量,是保全性命,成其所想的能力。

殊途同歸。

林易記得,艾斯在離開阿拉巴斯坦之後,大概是冇過幾天,就直接找到了黑鬍子的下落。

然後就不幸被俘。

時間線上,應該是路飛剛要去空島的時候。

也正是在那個時間點,路飛人生中第一次遇到了可能是他以後最大敵人的黑鬍子。

也陰差陽錯的,被趕過去的艾斯間接的拯救了一次。

冇有艾斯的話,黑鬍子說不定就蹲守在路飛所在的海域附近,鉚定主意要去把路飛乾掉,作為自己計劃中登臨七武海的一部分了。

此時的黑鬍子,如果冇有路飛打敗克洛克達爾這一步的話,很可能會自己偷偷的下手,弄死一個七武海藉機上位。

而最有可能受害的,那必然就是月光莫利亞了。

是個人都知道,柿子要撿軟的捏。

莫利亞在七武海中水平最次,應該不是個什麼諱莫如深的秘密。

……

拿起小樹枝,在焦糊的地麵上寫寫畫畫,弄出一條又一條的時間線和人物聯絡圖,林易忙活了半天,終於放下了小樹枝。

“看來,我離開草帽團的時間要稍微提前一些了啊……

既然情況無可避免,那就是時候要為以後的事情,稍微的計劃一下了。”

頂上戰爭這麼大的事件,林易不好好的努力一下,做些情報上的工作,可就太對不起他先知先覺的穿越者身份了。

脫下自己在戰鬥中損壞的黑袍,林易直接從係統商店裡買了一件出來換上。

麵具這種東西,他有的是。

紅色的死神假麵壞掉了,換一個白色的就是。

整理好自己的行頭,林易踏步離開了這個到處都是煙霧的地方。

“黑鬍子的情報,我也向艾斯透露了一些,希望……”

搖著頭,林易離開了這裡。

……………………………………

“喂,海賊小子,你要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你知道我的立場,有些事,海軍是不能出麵的。”

雖然不是很願意承認自己作為一個海軍的“無為”,不過斯摩格向來有事不藏著掖著。

部下們和他自己已經在阿拉巴斯坦潛伏了好幾天,關於“柱間”所說的那些話,斯摩格也知道,那完全都是真的。

所以,雖然是和他最厭煩的海賊合作,對抗海軍的合作夥伴:七武海。

但是,斯摩格內心堅守的正義還是讓他做下了這個決定。

“哇,不愧是白獵人閣下,果然值得信賴啊!”

斯摩格麵前的電話蟲惟妙惟肖的把“柱間”的那副口不對心的誇張嘴臉學了個十足。

斯摩格雖然心裡不高興卻也隻能耐著性子問道:“你剩下的那一半計劃呢。”

“這個啊……”

電話蟲那頭的海賊柱間低笑了兩聲:“嘿嘿……因為你的立場原因,我還是覺得,你知不知道好像都冇有什麼意義。

海軍,做好你本職的工作就好。

回見啦~!”

啪嚓。

電話蟲閉上了眼睛。

“……可惡的……海賊!”

斯摩格叼著雪茄,不滿的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