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b686e275d5fce62dea8ada58d52f1a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斷掉的刀尖上沾著腥濕的血液,地上流淌著更多的血液。

站在砂石上的林易手持冇有了刀尖兒的大刀,無聲的注視著身前頹坐在地,隻能倚靠著樹乾來讓自己不至於倒在地上的鬼人阿金。

阿金的錘頭東方棍碎掉了,渣子飛落在四周,正是這拚死的一擊打碎了林易的刀尖,也讓他自己不至於被林易一刀砍死。

胸腹上的刀口雖然很長,但絕不至於致命,隻是阿金在之前搶船的戰鬥中實在承受了太多本不該承受的傷勢,這個時候,已經根本無力坐起再戰了。

阿金一個人是流不出這麼多的血的,在一坐一站的兩人身周,橫七豎八的躺著很多的屍體。

有的冇了腦袋,有的完美複刻了索隆的傷口但複刻生命值的時候顯然是失敗了。

這些人毫無疑問,都是死於林易刀下。

殺了這許多的人,林易雖然衣服有點臟了,將來難免要招些蚊蟲,不過他倒是片縷未傷,臉不紅氣不喘的。

“哇,斬首大刀,確實是好東西啊,雖然是最便宜的一把。

砍了這麼多的骨頭都冇出現崩口,我也不知道是這玩意兒的刀口太硬,還是你們的骨頭太軟了。

你的骨頭倒是挺硬的,比你的錘子硬的多。

可惜了。”

林易單手握刀,刀身立於身側,緩緩下垂。

刀身上的血液緩緩的沿著刀口向下流動,慢慢的,竟然消失不見。而那截被阿金打碎的刀尖,居然又“長”了出來!

雖然是忍刀七人眾七把刀中最便宜,也是使用限製最小的一把,但是斬首大刀並不隻是一塊破鐵片子,它也是祕製的上等貨色,熔鍊了一些奇怪的術式在裡麵。

簡單的來說,這把刀,能夠自我修複,隻要……砍中人,見了血就行。

從這一點來看,看似平平無奇的斬首大刀,纔是忍刀七人眾七把刀裡最邪門的一把。

而林易現在憑空把大刀“修複”完畢的表現,在落敗的阿金眼中,無疑是更加的神秘且可怕。

“……可怕的刀……可怕的傢夥……”

阿金的黑眼圈好像更嚴重了,不知道是不是失血過多的原因。

他艱難的抬起頭,看著林易的眼睛,痛苦的祈求著:“……至少,請放過克裡克首領吧……他……”

“他憑什麼。”

林易把刀插在地上,走到阿金麵前,蹲下身,用手肘撐著膝蓋,手托著下巴:“從前我就一直想問,你到底為了什麼啊?

他也不像是有多大的人格魅力啊,怎麼就值得你這麼死心塌地的,他……”

林易眉毛一挑,語氣不對了起來:“……莫非,他有好幾個很漂亮的姐妹?

嘶……!你不能愛嫂子吧!

我尼瑪!

那我把他殺了,你不是就更……

我不說了,教壞小孩子。”

林易的語速很快,阿金本來就有些失血過多而導致的眩暈,加上他這前言不搭後語,跳躍性極強的對話方式,阿金雖然感覺出了林易的話有些問題,有很多問題,不過他也反應不過來了。

隻是顫抖著伸出手,緊緊的抓住了林易的衣服:“克裡克首領……是最強的!我要輔佐他登上王位……偉大航路……稱霸……”

“唔……我該怎麼說好呢?”

林易拍掉了阿金抓著他衣服的手,拍著他的腦袋說道:“孩子,世界很大的,你啥時候能出村看看呢。

有些東西雖然不屬於我們,但,你既然選擇了出海做海賊,總要去見識一下那些真正強大的傢夥吧。

強不強,可不能隻用嘴,還得加上手……

嗯?

**的怎麼還說說就下了道呢?”

搖搖頭,林易站起身,緩緩的走到了剛纔站立的地方,伸手扶住刀柄,拔出了自己插在地上的大刀。

“你、你要做什麼……”

阿金咳出一口血:“……給我……回來!你這個傢夥!

聽到冇有!你……”

“聽到啦聽到啦~”

林易一邊隨後迴應著,一邊頭也不回的走到了前麵,左右看了看,對著某個疊羅漢的屍體說道:“你裝死的技術不錯,可惜,我以前是做行刑官的,斬首的那種。”

林易說完話,麵前的屍體緩緩的動了幾下,一個男人從下麵爬了出來,他的頭伏在地上,高大的身軀再次縮成小小的一團。

“……求你……不要殺我……求你了!”

林易擠著眉毛笑了一下,表情古怪極了。

他回頭看了一眼掙紮著爬起來,撐著樹乾想要起身,即使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肚子裡的血流了一地也要爬著往這邊過來,手中抓著隻有把手的東方棍,依然想救自己船長的阿金。

又回頭看了一眼同樣趴在地上,流著淚用哭腔向自己求饒的克裡克。

“真是讓人感動啊。同樣的事,發生在主角團身上我就覺得淚目,怎麼發生在你們身上,就這麼彆扭呢?

……果然還是番位的問題嗎……算啦!”

林易說著算了,扔給了克裡克一把鐵片子,哦不是。這玩意兒應該叫苦無,林易用貝利抽獎抽了很多很多這玩意兒出來。

“算你運氣好。我呢,一日不過四……十。

剛纔我殺了你39個船員,現在還需要殺一個就完成任務啦。”

蹲身撿起那把苦無塞到了克裡克的手裡,林易捏著他的下巴抬起他的腦袋,指了指他麵前和他雙目對視的阿金:“你去把他殺了,我就放了你,還把這個苦無送你當禮物。

當然,你也可以用這玩意兒把我戳死,看你怎麼選了。”

沉默中,克裡克握緊了手裡嶄新的苦無,抬起了頭。

同樣在沉默中,阿金扔掉了手中破碎的東方棍,低下了腦袋。

“動手吧,首……”

“啊——!去死吧阿金!這都是你的錯——!”

“哦哦哦——!!我又後悔啦~!!”

三個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以頭觸地,滿麵淚水的阿金。在他正前方,麵目猙獰,口沫橫飛,反握苦無正要刺下的克裡克。

以及站在克裡克身後,高高躍起的林易,還有他手中高高揚起的斬首大刀。

霎!

人頭落地。

林易再次走到痛哭的阿金麵前。

“你知道我會反悔還說那種話?”

“……殺了我吧。”

“克裡克根本就是個弱雞嘛~”

“殺了我吧。”

“一日不過四,我不能壞了規矩”

“殺了我!!”

“……你不想給克裡克報仇嗎。”

阿金猛然抬頭,涕淚橫流,咬牙切齒:“你到底是誰!!”

“你好。”

林易伸出手:“在下海軍支部少尉,林易。

恭喜你。

你被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