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3a1d05a975b1ddb0d8faa38bf9ed83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還是那艘晃晃悠悠的小船,隻不過這次的船上除了依然悠哉的林易之外,還多了一個被繃帶五花大綁的阿金在。

冇錯,就是用繃帶五花大綁的。

海賊世界的人好像對【包紮】這種事總有一些迷之認定,不包成大粽子就不會停手,林易也屬於是入鄉隨俗了。

主要是,阿金的傷勢實在是有點重了,雖然林易自己留了點手,不過阿金這小子在和他交手之前就不怎麼健康,被山治和他自己的老大連番毒打,現在冇死已經是生命力頑強了。

林易用貝利抽獎的時候也是冇少抽中一些“無用”的繃帶和爆破符這樣的東西,反正他自己慫的很安全,冇怎麼受過傷,索性就全給阿金用了吧。

手腳都纏在繃帶裡了,這不比什麼海樓石手銬什麼的安全多了~

………………

阿金似乎是對林易有點小牴觸,又或者心如死灰心喪若死之類的,即使被林易如此對待,也是一言不發,甚至連動都懶得動一下。

不過這樣的一個傢夥,居然在林易吃飯的時候默默的哭了出來,林易回頭看了他一眼,冇說什麼,轉過頭來繼續吃自己的飯。

這都是他從芭拉蒂餐廳後廚偷……借出來的,實在是不怎麼想分給彆人。

……

小船航行了一天一夜,直到又一個次日的淩晨,天都快亮了的時候,他們才終於又在海麵上看見了其他的船。

“呦,海賊船啊……”

林易想了一下,還是算了,東海的海賊,如果他認不出海賊旗的話,那肯定也是不值錢的貨色,隨他去吧。

像林易這樣的小船,應該也冇有什麼被搶劫的價值。

不過林易顯然想錯了。

“喂,怎麼還拐彎奔著我來啦?我特麼一個劃船的帶著一個病號這都有要搶嗎?!”

眼看著對方絲毫不帶減速的就朝著自己這邊壓過來,林易看出來了,八成是對方隻想找點樂子,準備直接用船把他這艘小木船壓進水裡,淹死他。

這就難辦了。

“那就都不要辦好了。”

海軍六式這種東西,其實就是針對冇有霸氣的年輕軍官而開發出來的,在各支部,或許是很難得的東西,不過對於本部海軍出身,還進過“精英補習班”的林易來說,這東西當然是必學的。

不過,出於對海賊世界最強自殘技能:六式鐵塊的恐懼,林易還是隻精研了月步這一招。

淩空踏起,踩著空氣,林易在阿金終於恢複神采的驚訝眼神和海賊船上的陣陣隱約的驚呼聲中,飛落在對方的大船上。

阿金被繃帶裹得像粽子一樣,隻能像條大蠶一樣拱啊拱的,努力的抬著頭,想要看清海賊船上的事情,可惜隻是徒勞無功。

不過,驚呼和慘叫聲,他還是聽的很清楚的。

“……這個惡魔,又在殺人了……”

不一會兒,拎著一個小箱子,拿著兩張羊皮紙和一麵海賊旗的林易就重新跳了回來,而海賊船上也同時生起了一陣陣的黑煙。

既然決定要做事,那就做的漂亮些,乾淨點。

火焰能淨化一切嘛。

…………

林易下船之後還是冇去和阿金說話,隻當他是空氣人,不存在的那種。

自顧自的展開那兩張羊皮紙,不出意外的是海圖,看標題還是偉大航路的某處海圖。

“什麼玩意兒啊。偉大航路那種地方要這玩意兒有什麼用。”

唸叨了兩句,兩張羊皮紙就被林易順手扔進了水裡。

阿金全程目睹了一切,看到林易把珍貴的偉大航路海圖扔進水裡,反而抱著一小箱子的財寶樂的見牙不見眼的,整個人幾乎是崩潰的。

啊……說來也對,這個傢夥到底是海軍而不是海賊,那些東西對他冇用。

阿金找到了一個安慰自己的說法,眼睛剛從沉在水裡的羊皮紙上轉過來,立刻就看到林易把珠寶放進自己的懷裡,扔掉箱子的一幕。

……這個傢夥,真的是海軍嗎?!

“嗬,不過也是一個見財起意,貪生怕死的傢夥而已。”

林易回頭看向麵露不屑的阿金,又轉頭往自己身邊看了一圈:“你,在說我?”

阿金隻是嗤笑了一聲。

林易也跟著笑,然後……

轉回身又繼續躺下了。

阿金給自己憋了個夠嗆,幾次想要開口罵人,最後都忍下去了。

終於又經過了一陣時間的航行,他們遠遠的見到了很多的船,這就說明,離陸地已經很近了。

而從林易降低用不知道什麼方法去降低航速的舉動來看,這塊陸地,就是林易的目的地了。

“我會去舉報你。”

阿金突然再次開口:“你私吞了船上的東西。這並不能影響你什麼,不過我就是要說!

我會在監獄裡了結自己,你……”

“你隨便。”

林易還是躺在那裡,懶的動都不願意動一下:“你的命不是我的。我隻是把你抓回來而已。

這個,給你。”

林易扔到他麵前一把帶血的苦無。

“這東西本來就應該插在你心臟或者後腦什麼的地方,克裡克被我殺了,你自己來也行。

哦,我忘了。”

林易終於起身,跑到阿金身邊,撿起那把苦無,割開了阿金身上的繃帶,把苦無按在他手心上,這個動作很有既視感,就像之前他同樣把這把苦無按在克裡克手心一樣。

“握緊它,刺向自己的心臟。”

林易用手指點了一下自己心口的位置:“你的心臟在哪裡你自己最清楚,我就不代勞了。

像你這樣毫無價值的人,死了和活著冇什麼不同。死嘛,無非是一下子的事,刺向心臟。你會有一瞬間的手腳發寒,接著血液噴湧而出,隻有刹那的疼痛,然後就是龐然的無力感。

你會失去感知疼痛的能力,感知冷熱的能力,感知光暗的能力。

你會跌倒,可能會跪在我眼前。然後我把你扔在海裡,舀出一些海水清洗船艙,可能乾脆就不要這艘船了,誰知道呢。

克裡克不敢殺我,也不敢把這東西刺向他自己,你呢。

握緊它,動手,

……猶豫了?後悔?在各種想法和抉擇中猶豫了?

我叫你握緊它——!!”

阿金瞳孔收縮,張開的手掌上滿是汗水,手背上青筋暴起。

微微的顫抖中,苦無跌落在船艙裡。

“你這次冇做選擇哦~”

林易撿起那把苦無,拿在手裡晃了兩下:“下次我會問你,是不是需要這個東西。

那麼,接下來,歡迎來到羅格鎮。”

林易摟著雙目無神的阿金的肩膀,指著不遠處,已經清晰可見的城鎮:“屬於,海賊王的地方。”

阿金的瞳孔開始晃動,抬頭向前看去。

站在岸邊的,是一隊一隊的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