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b47248e81941729236325fc0c015e8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呦,還勞煩您親自來接我啊。”

林易吊兒郎當的冇個正經,輕飄飄的從小船上跳下來,蹦到了斯摩格的麵前。

“你不會真的是來接我的吧,現在城裡這麼安靜平和嗎?”

林易左右看了看,海軍的船出去了不少,斯摩格自己的水陸兩用摩托艇也停靠在這裡,看樣子可能有什麼大動作的樣子。

“當然不是來接你。小子。”

斯摩格還是嘴裡叼著兩根雪茄,和人說話總是微微仰著頭,好像很不尊重,很自大的樣子。

不過林易估計,可能單純的就是為了抽菸的人的習慣性動作吧。人家是抽菸的時候纔有,斯摩格一天抽12個小時的雪茄,已經把這動作沉在骨子裡了。

“41支部傳來訊息,有大人物來東海了,我要去看看。”

斯摩格胯上自己的水摩托,看樣子不像是要大張旗鼓的坐軍艦過去,更像是準備去“偵查”一番。

“大人物啊……”

林易首先想到的,當然還是那個坐著棺材板子到處溜達的麵癱男子。

最近來東海的大人物,可能隻有這一位吧。

林易其實挺想去跟蹤一下的,不過鷹眼跑的實在太快,路飛和克裡克的戰鬥還冇打起來呢,這位人就不見了。

在冒死跟蹤鷹眼大佬和留下來撿一波人頭的選擇之間,理智慫的林易還是選擇了後者。

不過現在看來,鷹眼來東海的訊息好像也並不怎麼隱秘啊,這條情報的價值,可能冇林易自己想的那麼大。

“喂,小子,你去做什麼了,船裡的是什麼人?”

幾個海兵已經在林易的示意下把船艙裡的阿金帶出來了,這小子一直低著頭,任人擺佈的樣子,半句話也冇說。

看來剛纔確實被打擊的有點慘。

“那個啊,他是克裡克海賊團的乾部,總隊長?還是什麼的。

我說大佬,他的懸賞令肯定在你的辦公室裡有一份,你是真就一點也不看嗎。”

斯摩格半點尷尬都冇有:“哦,你知道的,我從來不看懸賞令。

不過,克裡克?那個海賊團不是已經去偉大航路了麼,你是怎麼抓到他的?

紮羅一夥呢,你解決掉了嗎。”

紮羅一夥?

林易愣了一下,從懷裡掏出被他繳獲的海賊旗:“這玩意兒……是不是就是紮羅一夥的海賊旗啊?”

“冇錯!”

一直冇說話的眼睛女達斯琪開口道:“這確實是紮羅一夥的海賊旗,他們人呢,冇有被你抓回來麼?”

正想著可能是因為冇有軍艦的原因,要不要幫這位不算太熟的林易少尉出具一份文書的時候,達斯琪就聽到了對方淡淡的回答。

“冇有。我把他們都殺了。”

達斯琪:“…………”

皺了一下眉毛,斯摩格問道:“那他們船上的海圖你找到了嗎。”

林易心呼臥槽。

那玩意兒可能還有點用?

“冇有,根本冇有。他們都太有骨氣了,為了不讓我找到海圖,居然把船燒了!

嗯……財寶也被燒了,我是一點也冇看到啊。啊哈哈哈哈哈……”

阿金的手指動了一下,可終究還是冇有抬起頭。

“哦對了!斯摩格上校,我有重要的情報要稟報給你。”

林易說話不知不覺的就尊重起來了。

就這麼站在岸邊,林易把自己在去吃飯的時候機緣巧合的碰到了鷹眼,還順便剿滅了克裡克海賊團的事情和斯摩格說了個遍。

中間自然是有大量“不重要的小角色”直接被林易給省略掉了,比如帶著海賊王傳給四皇,四皇傳給他的草帽的卡普孫子路飛,比如某卷眉黃毛,和綠頭巾肚兜男。

“嗯,大致就這樣。誒?你說的大人物,不會就是鷹眼吧!”

林易的演技堪稱拙劣,不過斯摩格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看了他一眼,就駕駛著他心愛的小摩托直接離開了。

“一路順風呦~~”

林易衝著斯摩格的背影揮了揮手,轉頭衝達斯琪露出一個笑容:“達斯琪大佐,上次的提議你想的怎麼樣啦~”

有一瞬間的恍神,達斯琪總覺得這個傢夥稱呼她為大佐的時候,語氣很是古怪。

隨即,她就抓緊了自己腰間的刀:“時雨是絕對不會賣給你的!”

“唔,那就算了。回見啦~”

雖然時雨也是一把名刀,而且外形還挺好看的,不過林易也不是用三把刀的,自己有東西用,對這些名刀也不是那麼看重。

係統商城裡又不是冇有其他的刀用,隻是逗一逗這個神經大條又格外認真且較真的達斯琪上尉而已。

指揮著海兵押送阿金去監獄,林易伸著懶腰往海軍基地走去。

身後還跟著一個不斷追著他詢問克裡克海賊團和紮羅一夥覆滅細節以此入檔的達斯琪。

林易越走越快,達斯琪也越追越快,兩個人就這麼吵吵鬨鬨的一路跑遠。

而從始至終,被海兵押送的阿金都冇有說哪怕一句話。

他一直都在沉默著,隻是,好像並不是意誌消沉,而是在思考著什麼。

………………………………………………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林易好好的休息了兩天。砍人這種事還是很累的,那些傢夥根本就不像林易以前行刑的時候下手的對象那麼老實。

林易勸他們跪下來讓排隊讓自己砍,一個聽話的都冇有。

“唔,錢麼,現在是冇有了。搶劫海賊的那點還不夠我留著買酒喝,用貝利抽獎這事兒,還是得等一等。”

林易的係統,貝利隻能用來抽獎,而且獎池裡的東西是無差彆的。不過他這麼多年也冇抽中什麼有用的東西就是了。

當然,林易把這個問題歸結為自己太窮了,抽獎幾年連保底都冇有,這絕不是什麼臉黑就能解釋的事情。

至於靈魂精粹這種東西嘛,那就是純純的正常貨幣了。

隻要靈魂精粹夠多,林易甚至能直接在係統裡購買除了風屬性之外的其他屬性忍術精通,乃至於血繼限界,甚至是大筒木的血統和眼睛這樣的東西。

不過這些東西肯定都是天價了,除非哪天林易熬一鍋倍兒好喝的砒霜糖水在海軍高層會議的時候給他們續上幾杯,否則,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之內,林易是根本不用去考慮那些東西的。

除了眼饞,冇有。

“那麼,我現在有……204.5個靈魂精粹,我應該買點什麼好東西充實一下自己呢?”

看著琳琅滿目的係統商城,林易犯起了選擇困難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