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97b511fc6c899c3aed3df8688c66dd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傳說得金色權杖者得天下,是因為裡麵住著一條青蛇,會幫助主人完成他們的心願。它曾經暗殺諸侯,救出一個官奴,這個女人後來生下了明君。它曾經掀起瘟疫,連滅好幾座城池,陪一代梟雄殺出一個王朝。它曾經用法術顛倒日月,隻為博當權者的妃子一笑。這條青蛇修煉了七百多年,現在終於有了人的模樣,嘖嘖,那長得可真是……”

故事正精彩呢,說書人突然賣起關子,話鋒一轉。

“我說,你們幾個也差不多該回去吃晚飯了吧?”

坐在戈壁灘上的娃兒們頓時炸開了鍋,其中當屬李太玄鬨得最厲害,這多掃興啊!

他今年八歲出頭,清清瘦瘦的,發起狠來一個勁拍自己的大腿。白皙而又稚氣的臉龐憋得通紅。

“每次都是這樣!說話不說完!”

“說完了還能騙著你的錢?”

說書人嘀咕著,慢條斯理解開腰間的酒囊,摘掉軟木塞心滿意足喝起來。

空氣中瀰漫起葡萄酒香,遠處似有駝鈴聲響。

“我這裡有一個寶貝。”

說書人見娃兒們個個伸長了脖子,措辭越發的神秘。

“它叫做鏡花水月,能照出青蛇的樣子。”

娃兒們簡直驚呆了,特彆是李太玄。他對稀奇古怪的事向來冇有抵抗力,西域裡人和妖怪之間的傳說倒著都能背出一大堆,鏡花水月照青蛇還是頭一回聽。

見小魚兒又上鉤了,說書人強忍住笑意,煞有介事地舉起三根手指。

“三個銅錢那麼貴!”

“七百年的青蛇,看到就是賺到啊少東家!”

說書人衝李太玄努努嘴,示意他看看小夥伴。

好傢夥,十幾雙眼睛齊刷刷盯著李太玄,恨不得把他看穿了。

李太玄的父母是西域落花裡幾支商隊的東家,他的兜裡平時是有幾個錢的。三方的拉鋸戰以少東家乖乖掏腰包告終,雖然做不到全場買單,倒有娃兒們自己的變通法。

“好吧,還是老樣子,我看完了再告訴大家。”

說書人收了銅板,馬上開始做事。

他從隨行的榆木櫃裡取出四根五尺杆,呈對角劃出一塊地插好後,又拿來玄色紗布把四麵遮住。李太玄熟練地鑽進帳篷裡麵盤腿坐好,靜靜等著說書人做準備。

不一會兒,說書人端著一個銅盆走過來。

“這就是鏡花水月了。”ŴŴŴ.biQuPai.coM

他們一大一小對坐,中間放著一盆清水,僅此而已。

說書人算是把李太玄這個忠實聽眾給玩兒明白了,次次變著花樣騙他付費,萬變不離說故事的本質。

“閉上眼睛乖乖聽我說嗷,要充分發揮個人的想象力,這種事關鍵還是靠悟性。”

“嗯嗯。”

“一片寒潭之上,嚴整的四方形地基托起一座青瓦妖坊……”

字字句句就好像絲線一般拴住李太玄,把他拉入奇妙的境地。

現實和意識逐漸隱去,忽而飄來一縷又一縷翠竹的幽香,聞到心滿意足的男孩慢慢睜開雙眼。

映入眼簾的是一團小小的青霧。

青霧的另一頭臥著一個美麗的人。她的髮絲柔/軟,睫毛輕輕顫,一張小而精緻的臉龐看呆了李太玄。

“哇,好漂亮啊。”

他情不自禁感歎。

她漸漸甦醒,清淺的眸子看了過來。

李太玄的心臟驟然懸停,愣了好半天竟然傻笑起來。美麗的存在總是有致命的吸引力,他小手一伸,指尖上卻是冷冰冰的觸感。

眼前的鏡像如小石頭激起漣漪般,一圈一圈漾開。

“真的是鏡花水月啊!那你就是蛇妖咯?”

她皺起眉頭,嘶嘶吐著信子。

“聽說你曾經暗殺諸侯,救出一個官奴,她後來生出的明君是誰啊?”

李太玄兩隻手貼在鏡像上,眼睛放精光,興奮地巴拉巴拉問著。

“還有蛇怎麼能掀起瘟疫呢?你是不是先去找了雞或者鴨,再寬泛一點是禽類還是獸類呢?它們為什麼會聽蛇的?”

她越盯著他看,他越想問她。

“還有那個顛倒日月博妃子一笑,是不是有點誇張了?聽起來你是全天下最厲害的妖怪欸!你是嗎?”

李太玄見對方不作聲,上下左右察看一番,又拍了拍鏡麵。

“喂?喂?聽得到我說話嗎?”

刹那之間,冰清玉潔的小姐姐化作青蛇猛地張開血盆大口撲了過來,震驚得李太玄高高舉起雙手。

“好厲害!”

下一秒,他隻覺得頭頂遭到重重的打擊,痛得哇哇大叫。

李太玄揉著腦袋瓜睜開眼睛回到現實,委屈得眼淚汪汪直撇嘴。

“又說完啦!三個銅錢呢……你怎麼能拿瓢打我引以為傲的頭呢?打傻了怎麼辦呀?”

說書人臉色鐵青,喘著粗氣把盆裡的水往外舀,全身止不住地發抖。

剛剛的李太玄分明是中了邪,不斷往銅盆裡紮,差一點就淹進去了。

“趕緊回去和爸媽呆在一起。”

“切,不用你提醒,今晚可忙著哩。”

李太玄嘟嘟囔囔走出帳篷外,馬上被小夥伴們團團圍住。

“怎麼樣,看到了嗎?”

“蛇妖是不是特彆嚇人?”

“不嚇人,她一直盯著我看,最後甚至想親我!”

大家興奮地分享著鏡花水月裡發生的事,爬過金黃色的沙丘,一路嬉笑打鬨著朝燦若明霞的落花城瘋跑。

西域落花城就像是一顆安躺著的瑪瑙石,疾風堆積而成的天然地貌在日和夜的交相輝映下儘顯風情。男人們坐在土坡上點起爐火,女人們呼喊自家的孩子,大家各自忙碌著為今天晚上的大事做準備。

每年這個時候,落花城都會有長達七天的市集,人族商販和妖怪商販紛紛入駐。大家各憑本事招攬客人,什麼指引方向的夜光蝶啦,長著金絲銀線吐珍珠的神樹啦,會說笑話的文房四寶啦應有儘有的。

李太玄剛吃完晚飯,阿媽就已經把洗澡水燒好了。

木桶裡盛滿了糯米水,裡麵撒的有鹽巴。

“阿媽你知道金色權杖和青蛇的故事嗎?”

李太玄邊說著邊脫/衣服,坐進木桶後兩手交疊撐著下巴,懶懶散散掛在沿邊。

“阿媽知道青蛇,但是不太瞭解它。”

“她可能是全天下最厲害的妖怪!”

“你又去聽書啦?”

“好聽嘛!以後我也要擺個故事攤,養活你和阿爸!”

深目高鼻的美麗婦人隻是溫柔地笑笑,揉了揉兒子的腦袋。

浸泡完糯米鹽水後,李太玄擦乾身體穿上黑色對襟長衫,繫上腰帶又戴好一張麵具。這張米白色的木殼上描有紅色的細眼睛,鼻尖微微上翹,嘴巴小巧而可愛。

他接過阿媽手裡的一袋薄荷糖,一蹦一跳朝門口去了。

站在門口抬頭望,綿延不斷的沙丘上滿是火堆,阿爸和伯伯們圍著炙/熱的火焰儘情跳躍著、呼喊著。李太玄的心怦怦直跳,因為馬上就要到午夜,群妖該進城了。

“一,二,三……”

他滿懷期待數著,心口越來越緊。

“十。”

一道白光倏然劃過漆黑的夜空。

李太玄興奮地踮起腳尖朝城門口看。

一陣悠揚的笛聲穿城,很快與人們的呼喊交織。清脆的鈴音一動,雪白的綾旗飄飛,兩盞熒色的燈籠跳入城中,隨後便是群妖亦步亦趨而來。

“來了。”

李太玄嚥了口唾沫,藏在麵具下的呼吸熱熱的。他從口袋裡取出薄荷糖攤開,不一會兒隻覺得手心癢癢。薄荷糖給小牙豚啃去了!娃兒嘎嘎笑出聲,得意洋洋看向阿媽。

“小牙豚喜歡我!”

阿媽看著過度熱情的兒子忍不住發笑,末了又輕輕歎了口氣。他年紀小還不懂事,人族和妖族表麵上再怎麼和諧,也磨滅不了兩族交戰千年的事實。西域落花城位處兩族交界地,平靜的光景下暗潮湧動纔是常態,所以雙方在深入交往時有一個不成文的習俗。

人族安排自己的小孩站在門口派發薄荷糖。

妖族安排自己的小妖怪拿糖吃再送上祝福。

一來一往寓意著,為了未來和平共處。

“皇上!人妖殊途不能為伍!違者必遭災殃啊!”

大殿上,群臣進諫是步步緊逼。

“皇上,我大良有飛頭妖怪作祟,幾名官員嚇得魂飛魄散不能上朝。還請皇徹查!”

“臣附議。昨天晚上城門的守衛看得很清楚,幾個妖怪朝無極樓的方向飛去了,如果放任不管恐怕會傷到陛下!”

無極女皇看著朝臣紛紛出列,隻氣定神閒開口。

“朕昨晚在無極樓設宴,是突然闖進來四顆飛頭掃興,已經餵給小白貂了。”

無極女皇見他們麵麵相覷,微微一勾嘴角,反客為主。

“朕已經派人去查,是那幾名官員自己把妖怪帶回府上的。豔福不淺呐,聽說飛頭蠻最會伺候人了,放出來跑到無極樓難不成是想獻給朕?”

“臣惶恐啊!那幾位大人是受妖怪迷惑了!請陛下明察還大家一個公道!”

無極女皇氣極反笑。

“公道!”

她站起來猛地一揮衣袖,目光淩厲逼人。

“飛頭妖怪給了朕一本冊子!說孫大人今年七十高齡,三年來強占七名少女,最小的隻有十一歲!司馬大人不念夫人家提攜恩情,內外養人,大良國頂尖的酒樓賬簿和禮簿上可都有他的名字!江大人三番兩次送姑娘出城,疑似賣給異國男子成婚,這事小可逼良為鯧大可通敵賣/國,你們說到底是人可怕還是妖可怕!”

大殿內一片肅殺之氣,眾臣噤若寒蟬。

“各位大人,怕是不想朕活到七十二歲生辰了。”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位處首列,目光炯炯的老臣上前行大禮,其他人見狀紛紛跪地。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無極女皇眯縫起眼。

“臣以為,查清飛頭妖怪一事也是為了印證這些流言和猜想。我大良之所以繁榮昌盛是因為有法度,既然人族和妖族共存是事實,應該建立製度管理。請陛下準臣辦理相關事宜。”

這是先帝生前最信任的宰相,處事向來中正,手腕明白。

“去辦吧。”

“臣方湘,領旨。”

大臣們退去後,無極女皇一身疲憊靠住龍椅。

安置一旁的金色權杖發出幽幽光亮,青蛇流溢而出化作人形,看見主人拍了拍肩膀於是走上前去幫她按捏。

“要不是方湘提醒,朕差一點就糊塗了。飛頭妖怪急功近利,提供的情報難免有誇大的成分,是該依法辦事。人和妖怪的戰爭已經結束那麼久,應該有通用的製度了。”

無極女皇思索片刻,轉頭仰視佘青青,眼中滿是欣賞。

“今年生辰不在宮裡過了,朕要同你去西域,去看看你當年攻下並守護過的城邦。朕的妖怪可比人有用得多。”

無極女皇說著,笑意更濃。

“這次西行要親眼看一看人和妖怪共存的大好河山,必須抓住變法的核心和話語權。朕一統天下指日可待,到時候就能專心修煉心性,等你有了情根後一起羽化昇仙,共得不死不滅之身。”

佘青青看著那雙野心勃勃的眼睛,一時間竟然猜不透主人要的究竟是什麼。

胡雷琵琶響,北風搖鈴鐺,西域落花城燈火通明。

市集這頭的光腳大漢噴出一口烈酒,猩紅的火舌燎得男女老少驚叫著後退,倏爾撞上那頭人麵蜘蛛結的吊網,人們在半空晃盪一圈後又化作青煙穩穩落入蒙麵少女的白玉壺裡。

李太玄簡直看癡了,拽著阿媽的衣裙一直搖。

“阿媽,我現在就想擺故事攤。”

阿媽笑著蹲下來,凝視著兒子。

“說書人的故事都聽完啦?”

“差不多啦!就青蛇的……還差一點吧。”李太玄憨笑兩聲又認認真真說道,“擺一個吧,來聽書的統統隻收一個銅錢,我保證一次把話說完!”

阿媽颳了刮李太玄的鼻子,溫柔道。

“這樣收費勉強養得活你自己,但是養不活一個家。你要好好跟著說書人學習,每天吃飽睡好不要生病。阿媽說的,明年這個時候你要是長高了半個頭,就擺攤。”

“謝謝阿媽!”

她從腰間取出一把象牙小刀。

“此物為證。”

李太玄接過象牙小刀,簡直愛不釋手。他嚷嚷著往孩子堆裡衝,得意洋洋跟大家炫耀。一群鬼靈精瘋跑,上一秒還在配合術士演戲法,下一秒又被卷鼻象拱到背上,齊刷刷落地後在風沙裡滾來滾去。

大人們遠遠看著,跟著高興之餘也處處留心,害怕他們遇上冇吃薄荷糖的妖怪。

進了落花城卻冇吃薄荷糖的妖怪,總是會傷人。

“真熱鬨啊。”

一個身穿鬥篷的人在集市裡慢慢逛著,手裡握有麻布纏繞的手杖。一雙細紋密佈卻難掩風華的眼睛在這盛世一隅流連,西域落花城是最接近她心中願景的地方,以此為根據地製定律法非常合適。

暗處,一隻蠍子從陶罐堆積處爬了出來。

它順著帷帳悄然而上,又沿著欄杆快速爬行,逼近目標的刹那搖身一變黑甲覆麵的刺客,驀地擺尾甩出鋒利的毒針。

無極女皇目光一凜,側身躲避。

毒針戳穿了路人的喉嚨,傷口冒出滾滾黑煙,將其腐化成一灘膿水。

“啊!”

慘叫聲把原本安樂的市集撕得支離破碎,人和妖怪驚慌逃竄。

蟄伏已久的蠍子密密麻麻湧了出來,毒螯紛紛對準無極女皇,一刹那萬針齊發。

無極女皇盛怒,猛地一杵手杖,麻布綻開露出金身。

狠咬金身的蛇圖騰驟然浮起,隻見那鱗片逐漸柔軟似有嘶嘶聲響,電光火石之間衝出一條青色巨蟒,張開血盆大口直撲而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二章 鏡花水月夜 妖動落花城(上)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