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7e5592796a912137c0f5150db74d97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寒夜刺骨。

一道青影掠過漫天的白霜,她走到十字路口,望住那參天的榕樹。腕粗的根破土而出絞絞而上,枯藤覆蓋著莖葉似有新芽突出,如此盤根錯節直/搗黑夜。

佘青青妖瞳一閃,念出密語。

天地震顫,眼前的巨乾由內而外撐開一道豁口,陰風捲著濃重的土腥味迎麵而來。

青蛇嘶嘶吐出猩紅的信子,步入其中。

這裡一片昏暗,潮濕的空氣裡漂浮著陣陣殺氣。

兩側繁茂的綠色枝條擠壓著一張張畸形的臉,那是遭到吞噬後正在腐化的死屍,一隻隻可怖的圓眼審視著入場的佘青青。

群妖的狂歡聲漸漸近了。

越往前走視線越是開闊,直到那一道道的銀光肆意斬落。

這條路的儘頭是一個上下沖蝕而成的天坑,口徑百丈深千尺,環繞而上吞月亮。一道道幽藍的鬼火竄起,托起龐大的錐形擂台,那是無數尖利的刺刀精密咬合而成。

中間是生死廝殺,周圍是躁動的妖怪在瘋狂怒吼,氣流與噪音在這劈天蓋地而成的場域裡鏖鬥是為鬼哭狼嚎。

月亮照不穿的一麵有兩根直衝而上的篩管,裡麵散發著光芒的正是在廝殺的,妖精鬼怪的元神。

錐形擂台上的紅母氣勢正旺。

一雙複眼緊盯著前方,端部兩齒對夾,肢體下三節已經被撕碎露出腸肚和黑液。它穩穩前行吐露細碎的蟻咒,頭頂上的觸鬚猛地戳出直插足下奄奄一息的穿山怪,刹那間又開出密密麻麻的棘刺嵌入那甲片的縫隙迅速一掀,血霧濛濛。

遭削甲挫骨的穿山怪痛苦地滿地打滾。

左側篩管中的元神隨即懸浮起來,繞場內一圈引群妖沸騰。

“破碎!破碎!破碎!”

敗者的元神在響徹天坑的嘶吼聲中落入勝者的手裡,頃刻間被捏得粉碎,穿山怪的肉身至此永遠消亡。

群妖的怒吼是激憤的浪潮,興奮地迎接下一輪殘酷的廝殺。

青霧繚繞的晶石進入篩管,慢慢上升。

眾妖紛紛轉頭,中間似乎有幾隻認出來者,一陣騷動。

一道一道的竹節錯落而上,佘青青腳踩著青葉,緩步登上寒光凜凜的錐形檯麵。她冷靜地看著戾氣沖天的紅母,暗忖接下來的每一步將要通往的未來——北冥噬魂穀妖王爭霸賽。

此時此刻東、西、南、北、中分彆有管狐、白蝠、蠶女、荊棘、青蛇五大妖尊打擂,各懷理由殊死一戰,目標是殺向九天。

佘青青要麼死,要麼活。

紅母的複眼暗光閃爍,齒齶開合準備切割,足節猛蹬直逼而來。隻聽見嘶嘶蛇咒響起,幾股強大的氣流從上而下,絞得天坑發出崩裂的聲音。

紅母在巨壓下靜止了一刹那,之後頭顱爆炸,血濺滿台。

佘青青微微側目,氣流無限內絞。

嘭,嘭,嘭——

承受不住的鬼怪接二連三爆頭,天坑一片肅殺,隻有血色翻騰而上把月亮染成詭異的紅。

嘶嘶蛇咒再次響起,巨壓在鬆開的一瞬間逆向絞殺,隻聽得。

嚓,嚓,嚓——

又有半數妖精身首分離,竟是冇有機會再吭一聲。

青蛇站在月光血影中,冷冷開口。

“千百年來,我們受九天神碑的詛咒,靈魂在修羅道裡受儘痛苦和廝殺永無安寧。四年一次的生死代謝,受不了的妖精鬼怪就會自然消亡,瞬息間飛灰湮滅。”

血肉狼藉中升起一顆一顆元神。

佘青青呼吸一顫,舉起右手一握。

“破碎,就是我們的終點。”

萬千晶石支離破碎,就像從未活過。

今年的最後一場雪緩緩飄落,追著那點點微光滲透這一切,殘肢斷骨堆積而成的廢墟中漸漸生出細嫩的綠芽。

青蛇目光下沉,嘴角卻是微微上揚。

“應該認命卻有了情根,意識到世間百態中總有一瞬能讓靈魂得到安寧,是為信念。”

綠芽又生出柔軟的萼,天坑中的巨壓在慢慢溶解。

“於是覺醒的妖精鬼怪奔赴生死擂台,再墮入噬魂穀輪迴奮戰,直到崛起成為新一代的妖王。”

萼與蕊之間有了紅霧狀的東西無聲綻放,分不清楚究竟是血還是花。

“最強者在四年間用自己的元神供族群滋長,率領上妖殺向九天是為推翻神碑打破詛咒,失敗後化作妖燈等待後輩複活。”

佘青青單膝跪地,右手掌心輕輕貼在錐形擂台上,寒刃折射出曆代妖王的圖騰。

“不要安息,這份意誌由吾輩繼承。”

佘青青妖瞳閃爍,望著席間九道暗影。

“殺個痛快吧,哪怕從未成功。”

西域空城上陰雲密佈,颶風壓境。

強烈的壓迫感像是兩堵牆前後夾擊,直到李太玄不能動彈。他的皮膚越崩越緊,一棱一棱的痛感遍襲全身,皮開肉綻的血痕處鑽出一顆一顆粗糲的沙石。

背上的妖刀震得哢哢響,附在上麵的小酒靈害怕得嗚咽出聲。

“娘,小白快死了,小酒靈好怕嗚。”

“藏好了,你爹還在呢。”

李太玄卯足氣力抵禦外壓,沉吟蛇咒準備移位,卻感覺足下傳來剜心的痛。ŴŴŴ.BiQuPai.Com

原來是地底下埋藏的枯枝裹著堅硬的泥土,正急速紮入他的皮膚,要把血肉之軀與這蒼漠緊密相連。

胡琴聲響伴隨說書人的吟唱,天和地開始搖晃。

強烈的失重感逼得少年呼吸緊促,隻覺得陣陣眩暈。

頭頂的蒼穹和腳下的灰煙慢慢調轉了方位,整個運動軌跡就像是從月圓到月陰,回過神來的李太玄已經進入說書人的帳篷裡。

這是一個四方杆撐起的境界,長寬一丈還不穩定,風沙掀起簾幕隱約能見顛倒的現實在黑暗中忽明忽滅。身形各異的石雕慢慢旋轉,改變了傾聽的方位,一聲急弦錚鳴。

李太玄心口一酸,哽咽出聲。

近在咫尺的是一尊飽經剝蝕的石像,它以殘布包裹著身體,厚重的表皮隨脈搏開合而劇烈。縫隙滲出的血肉供青苔和腐枝生長,穿入再透出,密密麻麻覆蓋了那風化的唇和眼。

“少東家,你可以永遠留下來,當我的聽眾麼?”

胸口緊繃,呼吸震顫。

李太玄想伸出手捧一捧好朋友的臉頰,卻被強大的戾氣壓製著,這麼簡單的事情有時也會這麼難。

要想守護,必須一戰。

“我要走,你怎麼留?”

“用故事留。”

一人一鬼盤腿對坐,這是他們那時經常玩的遊戲。

說書人和李太玄會在十句話之內搭建出一個基礎的環境,然後分彆選擇三種工具,緊接著在規定的時間內置對方於死地。

每十句話為一個攻防。

又是一聲胡琴響。

兩注沙石懸浮到他們中間,凝結成沙漏狀開始計時。

不同於從前,現在的一舉一動都會引起這個境界地質變,而所謂的死地就是真正的消亡。

李太玄屏息凝神,壞訊息是他從來冇贏過,好訊息是——

“這次,我必須贏。”

“那麼遊戲,開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二十六章 血之境界裡 太玄美夢中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