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f35240d8f8e555d837e0f981bc9adc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卷二靈韻)

黑雲洶湧,蓋住月亮。

陰風穿透七層妖塔,掀起一道道的白紗,發出恐怖的嗚鳴。無極女皇的喪期過後,這個充滿荒淫回憶的地方更顯邪氣,經當權勢力商議後需要清掃再封/鎖。

這夜極寒,當差的宮女們睡得正香。

通鋪裡麵一陣悉索聲響,豐/腴的丫頭滿身大汗,因口乾舌燥而翻來覆去。她磨蹭著睜開惺忪的眼睛,胡亂披了一件薄紗下床,本來是想找口水喝卻迷迷糊糊離開屋舍。

小宮女穿過浮雕栩栩的廊柱,踏上又冷又硬的沙石。

陰寒激得她嗔吟一聲,回過神驚覺自己站在一片枯枝腐葉中,隱約聽到低沉而又充滿磁性的男人聲音。

“過來,讓我捂一捂。”

小宮女隻覺得心口奇癢難耐,雙腿不聽使喚朝深處走去,每行一步就癱軟一分。她雙手勾著衰敗的花牆,輕咬著下唇控製住灼/熱的呼吸,最終來到牡丹花坊西角。

“你想捂上麵還是下麵啊?”

她又聽到一個嬌滴滴的女聲,見那老藤交纏處有個拳頭大小的間隙,於是湊上去偷窺。

“都要。”

“好壞啊。”

小宮女的瞳孔急速收縮,那頭昏暗處有個半男半女的**,正瘋狂痙攣著在自言自語。她猛地捂住口鼻,顫抖著倒退想要逃離,後脖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狠狠掐住。

“唔!”

強力不斷把人往裡揉壓,直到花牆完全吸納。

小宮女渾身濕透,要開口喊救命,卻被濃重的血腥味悶得劇烈咳嗽。她震顫著睜開雙眼,一瞬間嚇到失/禁,緊接著皮膚刺裂生出一條條細管不斷延申。

她迸發出淒厲的慘叫。

這副身軀嵌刻在一片腐爛或正在腐爛的碎肢中,脈搏於這恐怖的空間裡迴盪——

怦怦,怦怦,怦怦。

這是六麵屍牆緊密黏合的四方體,千絲萬縷的紅色血管直達懸浮著的中心,那裡有一具倒吊的美麗胴/體。

一條一條的“紅蟲”接入腦部,孕育著嬌/嫩的少女。

黑髮飄飛襯得那皮膚雪白,雙眼微睜透出盈盈光亮,柔潤的紅唇和那環繞裸/身的緋衣輝映。

它靜靜沉睡,仿若業火紅蓮。

三更過,一隻烏鴉站在榕樹上慘叫。

天地沖蝕而成的巨坑中,妖精鬼怪的元神破碎成晶屑,於這幽暗之境消散。

佘青青站在尖刀精密咬合的錐形擂台上,單膝跪地沉下眼眸,認真凝望寒刃上曆代妖王的圖騰。

“不要安息,這份意誌由吾輩繼承。”

青蛇妖瞳閃爍,望向席間九道暗影。

“殺個痛快吧,哪怕從未成功。”

話音剛了,周圍傳來咚咚咚的鼓音,一股強大的煞氣和濃重的焦油味開始蒸騰。西麵參天的篩管中,一顆漆黑的元神漸漸升起,很快與青蛇的晶石並行。新筆趣閣

咚咚咚。

佘青青翹/起嘴角,於修羅道的怪物而言,迎戰就是最大的尊重。

錐形擂台因遭到腐蝕而發出滋滋的聲響,間隙處慢慢滲透出粘/稠的液體,很快凝固成一個高五尺的鬼童。

它通體漆黑髮亮,冇有頭髮也冇有五官,身上穿一件駭人的紅色麻布衣服而腰間拴著一串老鼠骨頭。

咚咚咚。

鬼童手裡握著一個牛皮製作的撥浪鼓,搖晃起來分黑白兩麵,木柄處緊緊纏繞紅繩。它的雙腿因外力硬生生絞成一股,此時輕輕晃動,隨即腰身掄圓再張開雙臂。

撥浪鼓隨之騰空畫弧,最終落到擂台正中心。

咚咚咚咚咚咚。

鼓音激盪起狂烈的聲浪,衝得天坑崩裂。

佘青青猛地拉開距離,放低上盤盯住前方,吐出信子伺機而動。

撥浪鼓白麪正對青蛇,鬼童一動不動。

青蛇目光一凜,嘶嘶低吟蛇咒,檯麵頓時破開一丈圓的氣流。強大的渦流捲起數千枚尖銳的竹葉刀,疾速旋轉後淩空而起發出嗡鳴,刹那間從斜上方直逼鬼童而去。

不過三寸的距離,青翠的刀刃驟然停止了。

佘青青皺緊眉頭。

隻聽得滋滋聲響,滾滾濃煙伴隨著刺鼻的焦味劇烈翻騰起來,數千枚竹葉刀輕頃刻間腐蝕成黑液。

咚咚咚。

洶湧澎湃的膠著液體雖聲浪而動,呈漣漪狀漸次被吸入白麪,最終形成一圈黑影。

咚咚咚咚咚咚咚。

又是一陣急促而激烈的擊打,撥浪鼓停止晃動時,黑麪對準了佘青青。

鬼童狠狠一紮檯麵,震出兩塊沉重的木板,刹那間直劈而來。

隻聽得脊骨碎裂聲響,木板交叉成十字墊背又飛出兩根棺釘,左右穿行後照著青蛇的雙腕猛地釘緊。

佘青青負重落地隻悶哼一聲,咬緊牙關抬起手腕硬生生剝離束縛,刹那間血濺唇邊。卻是冇有喘息,她順勢掀翻棺材板朝敵方砸去,強大的氣流震得木板劈裂。

鬼童再紮檯麵騰空,收住木板。

佘青青趁機再念蛇咒釋放竹葉刀,回身之際卻是一怔。

一道道竹葉刀反向襲來,瞬息間擦過青蛇的身體,劃開的口子滲出殷紅的血珠染得青衫斑斑。

咚咚咚咚咚咚咚。

佘青青電光火石間移動到鬼童身後,呼吸下沉的同時迅速做出判斷:撥浪鼓聲響陰數為黑麪而陽數為白麪。

黑麪時鬼童會發動攻擊,她出招會遭到反噬。

白麪時鬼童靜止不動,恐怖的是會把她的攻擊腐蝕掉再吸入鼓麵,直到撥浪鼓變成雙黑開起無限製的攻擊。幾個回合下來,佘青青竟然數次被這強大的怨念壓製住,不由得神經緊繃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凶神惡煞?

咚。

一聲,黑麪!

滾滾濃煙起,焦油味泛起一陣陣屍臭和醋酸。

鬼童腰間那一串老鼠頭骨急速收縮,自斷膠著的腰身,擰掉的上半截如同黑蛇觸動般絞絞而行。它牽扯著嚴重腐蝕的內臟,一瞬間纏緊了佘青青,頭顱開始劇烈震顫。

青蛇被絞得血液凝固,幾乎窒息。

鬼童慢慢垂下頭顱,頂上一隻眼睛赫然睜開,瞳孔上有一個血紅的生字而眨眼又變死。它不斷翻轉著竟奪了青蛇的舍,逼得她目光渙散,痛苦哀叫出聲——

“不要淋了......好痛啊......爹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二十八章? 奇妙小酒靈 步入怪石城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