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賴在瓦房上。

開闊一點的地界已經有商販搭起小攤,他們時不時和擔挑子的聊上幾句,高興了就扯開嗓子叫賣;巷子這邊的米鋪剛剛掛上幌子,就見那邊的胭脂鋪整整齊齊擺出了新品,兩家的姑娘笑著就聚攏了;青石路上有幾個小娃兒舉著紅梅來回跑,幾個老年人坐著在喝茶,旁邊趴著一條大黃狗。

若安城一片祥和,越往裡麵走越是熱鬨,家宅和店鋪也就越大。

李太玄找了一個空地坐下,摸了摸背上抹布纏繞的妖刀,放下包袱後開始撣身上的灰。他引來不少側目,一是因為這副外邦人的打扮,二是因為長得挺帥的。

他身子骨硬朗,皮膚白淨,雙眼清透而鼻梁高嘴唇薄。

自己倒也明白,於是眉毛不自覺上揚了。

“小白,你好自戀啊。”

“你不懂,美貌也是武器。”

“你臉為什麼紅了啊?”

“小酒靈,我這裡的答案還冇有你的問題多,省著點問嗷。”

“你已經開始煩我了嗎啊嗚。”

“你看那邊。”

李太玄朝正前方努努嘴,耳根處跳出一條金色氣焰,它為了隱藏自己又漸漸褪色成了小透明。

對麵是一家客棧,牌匾上有黑墨走筆寫著“三點水”,門檻三寸六分高。

“裡麵隻有一個掌櫃的忙來忙去,看來是缺人。”

少年摸一摸餓癟了的肚皮,自信地笑笑再低聲哄著小酒靈。

“計劃是這樣的,阿爹呢打算帶你進去吃頓霸王餐,趁機找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再慢慢打聽靈韻院的事。”

“啊嗚。”

“你要記住了,阿爹等一下如果捱打了還哭著求饒,不是壞事而是計劃的一部分。”

“啊嗚。”

李太玄打好算盤朝客棧走去,前腳剛跨進門就聞到一股濃鬱的鹵香,頓時嚥了一口唾沫。

櫃檯旁邊放著一個寬板凳,上麵有一個大簸箕,裡麵是醬香牛肉配八角正散著騰騰的熱氣。

白霧爬上酒罈子又繞過幾個筷子筒,消散之後便看到裡麵坐著一個留山羊鬍子的中年人,他手裡捧著一本翻黃了的傳奇小說在看。

聽見有客人來了,山羊鬍掌櫃馬上起身迎接,瞄了一眼少年腰上的玉佩和酒葫蘆笑了笑。

“少爺是打尖呢還是住店呀?”

“先吃飯。”

“哦,行吧。從西邊過來一路勞累啦,小店有幾樣特色菜還不錯,您嘗一嘗。”

被說中來路的李太玄警惕起來。

隻聽得山羊鬍掌櫃字正腔圓高聲道—

“點單!”

他嘴裡噴出兩個拳頭大小的黑字,哢哢兩聲落在櫃檯上,震動紙和筆騰空而起。

一張宣紙和一支狼毫繞著少年旋轉一圈,之後開出一條道,要帶著客人上二樓。

“小少爺,請吧。”

山羊鬍掌櫃笑眯眯提醒道。

李太玄輕咳著,收緊了包袱跟著紙筆上二樓,接著又是一驚。

樓下傳來山羊鬍掌櫃高亢的聲音。

“待客!”

白麪屏風自然開。

少年覺得自己狠窘,於是小心翼翼坐下,中指撓撓山根。

紅摺子菜單刷拉一聲鋪開,上麵有些字認識有些字不熟,李太玄默默掏出一袋銅錢放到榆木桌子上。新筆趣閣

“我吃不起太貴的,半斤牛肉再裝一葫蘆酒,雙……這個字唔念臊,雙臊刀削麪二兩。”

紙和筆幾號後在堂子裡繞行一圈下樓去,紅摺子菜單刷拉一聲合上。

“小白,你好慫。”

“你冇看到他在吐字嗎?”

“那應該是得了腸胃病。”

“不是,是法術……”

樓下再次傳來山羊鬍掌櫃嘹亮的喊聲。

“看茶!”

瓷壺和瓷杯很快就擺在李太玄麵前了,滾燙的泉水衝開碧綠的芽尖,陣陣清香撲鼻而來。

“那他就是妖怪咯?”

“不知道。”

李太玄雙手捧住茶杯,認真分析局勢。

“他也吸收韻律,而且開口說話就能釋放出能量,雖然很弱但是用來招呼客人是足夠了。比妖法更方便,很適合人類使用,而且可以非常強。”

少年沉下眼眸,他曾經學習也使用過一個字,清楚它的威力。

“雖然但是,當著小朋友的麵直接吐了,不合適。那麼大聲音乾嘛,我們又不聾,就算是想吃霸王餐……”

“削它!”

李太玄正嘟囔著,剛喝進嘴裡的茶水嚇噴了出來。

榆木桌子上架起了一口小鍋,正上方懸著一坨臉盤大小的麪疙瘩,一鐵片衝著鍋裡削得正歡。

“啊嗚!好厲害!”

“小酒靈乖,你先藏起來,等一下我們就能少給一份招待費熬。”

“小白,你是個壞人。”

小酒靈撅撅嘴,回到妖刀。

李太玄暗忖,現在還不知道這個新環境的深淺,一定得先護住小的。他很快理解到了,山羊鬍掌櫃能通過語言使用韻律同時招呼好幾桌客人,根本冇必要多請人。

不僅如此,座間還有幾位也能這樣使用韻律。

初來乍到大意了,李太玄戰術性喝水,決定先吃飽喝足再找個安全位置多觀測幾天。想通透了,嘴裡的牛肉嚼得也更香,他撕下一條遞到身後。

小酒靈露出尖尖牙,啊嗚一口吞下。

窗外突然傳來一陣躁動,李太玄循聲望去。

“快來看啊!野生的大牙豚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二十九章 迷局千機變 再見說書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