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說了!”

山羊鬍掌櫃馬上捂住耳朵,一般這種開頭就是要講述曲折離奇還很狗血的故事了,煩的是架不住八卦的心。於是他的手開開合合,斷斷續續聽到:李太玄有一個朋友,父母走得比較早,跟著一個漂亮姐姐長大。他愛上又失去了她,一路追到這裡想問個究竟,現在糧食和錢都要冇了......

“他非常需要一份工作,十八個銅錢包吃住。”

山羊鬍掌櫃沉默了,自己也是一個性情中人,一猜這個朋友就是李太玄他自己。想刺探幾句吧,又怕觸碰到對方的逆鱗,人和人之間的距離真是微妙啊。

好吧,成年人就是看破不說破,尊重。

“失戀肯定不好受,但是慢慢就習慣了,你就住二樓最後那間廂房吧。我叫洪洋,你叫什麼?”

“李,太,玄。”

這三個字是有情緒在的。

“從今天開始,每天日出和日落兩個時間到櫃檯見麵,聽我安排做事就可以了。工錢就十五個。”

“可是......”

“你背上還有一個呢。”

李太玄分分鐘收聲,爽朗地笑笑,拿著行李三步並作倆上二樓。直到進門心還怦怦跳個不停,他第一次遇到這麼精的人,腦子算得也太快了。

昨天小酒靈在這裡吃的東西,疊加起來一個月,差不多三個銅錢。李太玄跑單了,多收一點算補,少給一些算罰。

有點可怕,但既來之則安之吧。

李太玄解開背上的妖刀放出小酒靈,一人一怪開始整理行裝,少年的心情隨透進窗的月色安定下來。

“我們已經解決吃和住兩個大問題了,接著就是考進靈韻院。”

“知道了啊嗚,可是青青不會生氣嗎?你現在要誤入正道了啊嗚。”

想來,師傅最討厭的就是詩人,現在卻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故意氣她的,說不定就出來揍我了呢?”

李太玄說著端起妖刀溫柔地擦拭,心裡甜一陣,細細包裹好之後放進木櫃裡。新筆趣閣

這份心思要暫時收起來了。

少年垂眸看到虎口上的牙印又是一陣酸,單向的感應真是不公平啊,總有一天要雙向奔赴。

必須要學會共鳴法。

“小酒靈,我們去探險吧。”

月色正濃,薄霧給大路染了一層霜。

李太玄揹著小酒靈,出城後走了約三裡地,看到一條青石板路。他走過小徑,流水聲和鬆樹香漸近了,目之所及是一座院落式道館。

青瓦白牆,肅穆宏偉。

屋圍濕路淌水,四方清氣迂迴。

少年晃神了,人站在這裡好像冇了疲憊,也冇了煩憂。

“小白,有人出來了啊嗚。”

他藏到一棵鬆樹背後,靜靜觀望。

實木大門裡出來十幾個青白色長衫的詩人,他們各自佩有法劍,領頭的姑娘好像在做隊形規劃。

“無極樓凶險......我們.......這一次......”

李太玄眯著眼睛讀他們的唇語,肩膀突然沉甸甸的,於是鬆了鬆又輕聲哄到。

“小酒靈乖,彆拍我肩膀。”

說完一愣,不對,小酒靈哪有這麼長的手啊!?

李太玄脖頸一僵,嚥了口唾沫慢慢回過頭,和他同樣姿勢的還有小酒靈。說時遲那時快,四個懸浮著的“回”字直接打在一人一怪的眼皮上,瞬間把他倆調轉了個頭急速推離。

回過神來,一人一怪已經雙腿發軟,在“三點水”門口狂吐了。

乾出這事的隻能是“呼嚕嚕”老人家,對不起不該偷看啦!

同一片夜幕下,血霧飄散。

一個微醺的挑擔子的迷迷糊糊走著,驀然清醒時發現自己站在一座七層塔樓前。它瑰麗的程度依然可見,陣陣夜風吹過,鐸兒發出幽幽的聲響又有少女的嬌笑聲傳來。

挑擔子的中了邪似的,撂下重物追著那笑聲跑,忽而望見一道緋色魅影更是躁動了。

他的腳步越來越急,聲聲呼喚著仙女,直到翻越樓牆朝牡丹花坊連滾帶爬而去。

挑擔子的摔斷了腿卻毫無知覺,他追到最深處,終於看到美得驚心動魄的緋衣少女。

“過來,抱抱我。”

他劇烈地顫抖,笑得眼淚和唾液直流,無意識地咿呀著朝前撲去。

“我是奴呢?”

挑擔子的一撲,卻是兩手空空,揉揉眼發現緋衣少女更遠了。

“我是皇呢?”

他陷入極度的狂亂,又朝前衝了幾步,卻見魅影憑空消失。挑擔子的愣在原地,左右張望之際隻覺得腳踝處一陣刺痛,於是低下頭。

一條腕粗的紅蟲驀地從地底竄起,抓住挑擔子的頭皮,迅速向下拽去。就像扒衣服一樣,刹那間血肉四射,他的骨骼倒下而皮相遭吸入地下。

怦怦,這是血色境界的心跳。

少女的笑聲盪漾開。

“神碑不倒,誓不罷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三十七章 夜訪靈韻院 魅影無極樓(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