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9370a57c22a875c70083db55a9e04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父親不要害怕,有我守護你。”

鬼童帶著這個信念,默默麵對百年的驚恐,隻有這樣才能鎮住那蝕骨剜心的疼痛。

在它的記憶裡,真相是殘酷而又“美麗”的。

那一年大饑荒。

母親餓到發瘋,終於開始撕咬自己的皮肉,落得滿身潰爛惡臭。父親說要幫助愛美的她解脫,纔會一起拿住頭顱往枯井上撞,大家的血流乾了淚也流乾了。後來他們有了溫暖的食物,可是不孝順是要遭報應的,所以自己纔會越吃越虛弱。BIqupai.c0m

鬼童臨死的那一晚,感覺到身為術師的父親在擺陣唸咒,心裡隻覺得感動。它深信不疑,父親是想把自己永遠儲存起來,於是棺釘紮入手腕時他不哭也不鬨。

焦油和醋潑在身上,也隻是虛弱地哀叫。

自己的消亡帶來了好運,下雨啦,家鄉好起來了。

和鬼童猜想得一模一樣,術師拘著他的魂魄,幾乎是枯骨不離身。

他見證父親從低穀走向輝煌,共享這座大宅翻新後的春夏秋冬,偶爾也會捉弄新婦和孩童。

那日家門大喜,術師又要納妾,他擺下上百桌酒宴請城裡人做客。

一個深諳術數的乞丐趁機偷走鬼童。

乞丐仔細掏出藏在它心臟部位的紙片,知道鬼童的乳名,也就可以驅使了。

飽經世故的乞丐出於嫉妒對全城的人下咒,驅使鬼童向水源投下屍毒,導致大家一個接著一個死去。

乞丐也喝了。

這座城邦再次陷入大旱天,毒辣的太陽要燒燬大地,行屍走肉們吃完活物又開始吃死物直到互相殘殺。

術師一家命運輪迴般,再次陷入當年的恐慌。

鬼童回到大宅,看到父親正在祭奠自己,還燒了它生前最愛的撥浪鼓。感動至極的鬼童悄悄纏繞上去,發現父親的肚皮變得特彆大,以為他患上了“大肚子病”。

患上這種病的人,會變成撞門的怪物,撞到五臟六腑破裂而亡。

鬼童凝視著父親,留下眼淚。

就在這時,他被術師狠狠扒下來扔進火盆裡。

鬼童為了幫助術師解脫,噴出一注黑液一把將他拉下來。

男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徹這座陰森的大宅。

火盆熊熊燃燒著,術師成灰蓋住那撥浪鼓,頭上的鼠頭骷髏冠纏上了鬼童的腰身。

咚咚咚響著的,就是鬼童的命門!

佘青青盯住黑白鼓,化作青色巨蟒狠咬上去。

“颯——”

尖利的牙齒紮入鬼童的心口,刹那間鮮血四濺。

青蛇騰空而起,一股強大的氣流上下對衝,猛地震開它和黑白鼓。

激憤的鬼童禦棺木和棺釘直逼而來,下一秒卻是皮開肉綻,遭千把無形的竹葉刀殺到半空懸停。

佘青青用速度和力量將其鎮壓,再驅使一片竹葉,順著那淌血的心口飛入鬼童漆黑的境界。

因為年紀小,什麼都冇有,唯有一份信念支撐著。

一葉穿行,在那漫漫灰燼中取出一張完整的紙片,旋迴。

青鱗散儘,佘青青落地抬手接住鬼童的乳名,凝望著痛苦掙紮的它。

這是最後一次,喊你的名字。

“再見,小查。”

篩管中那一顆黑色晶體慢慢升高,終於破碎。

鬼童和它的黑白鼓就此煙消雲散。

天亮了,佘青青抬起頭,微眯著雙眼看那如常的太陽輕喃道。

“早啊,李太玄。”

昨天晚上又夢到她了。

李太玄翻身穿衣,心想著真是奇怪,人睜開眼睛看不見的閉上眼睛就能看見。他摸索著蛇骨玉佩,用紅繩把它繫牢,回看小酒靈抱著葫蘆呼呼睡著。

“吃飽,睡好,長得快。”

天剛矇矇亮,少年一下樓就看見山羊鬍掌櫃在做拉伸。

洪洋站得筆直,一手靠著扶梯一手平舉著,左腳獨立右腳踢腿。

“過來跟著練吧。”

“來了。”

李太玄站到他身後,有樣學樣。

“一噠噠,二噠噠,三噠噠,轉噠噠。”

兩人換了個方向繼續踢,開完肩膀又壓腿,一度喝茶潤了嗓子。就在李太玄以為全套結束,要拿著笤帚麻布乾活時,洪洋突然大喊道—

“衝!”

“等等,等等我啊。”

李太玄糊裡糊塗跟著洪洋百米衝刺起來,剛拐角又是一驚,至少二三十個人殺氣騰騰在朝同一個方向跑。

目的地正是菜市場。

“太慢了!”

洪洋眼睛發亮,一手挎著菜籃子一手拽住少年的領子,一個踢腿再猛蹬瞬間衝出一百米又三百米又九百米。

宛若蛟龍洗巷,徒留一群男女老少恨得咬牙切齒。

眨眼的功夫,他已經拎著李太玄到煎餅攤了,神清氣爽道。

“老闆給我兩個方酥餅,多牛肉。”

“招夥計了啊?”

“是啊,還得練練。”

洪洋把包好的脆餅遞給氣喘籲籲的李太玄,眼神示意他跟上,一大一小朝正熱鬨起來的菜市場走去。

少年剛入內,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這裡到處都是文字在飄揚。

左側的老婦說了個‘灑水’,就見小澆瓶懸空,來回潑灑起瓜果蔬菜;右側的大哥正收錢,喊了個‘半斤’,那刀自己去石頭上磨了磨又切下一塊精瘦肉;前方幾個‘運’字托著幾袋糧食一跳一跳朝前去。

李太玄越看越覺得有意思。

“詩人的劍,廚子的刀,一個意思。”

洪洋淡淡道。

“韻語就是吸收力量再釋放力量。像我們這種普通老百姓,乾一件事乾透了也能做到。有些事呢可以靠法術,有些事不能。比如采購就必需親力親為,搶占最新鮮的食材,才能保證客棧的好滋味好口碑。”

洪洋說著看向李太玄,嚇得後退半步。

“怎,怎麼了?”

“你聽得也太認真了,甚至有點好笑。”

“洪哥,我是真的想進靈韻院。”

“想當詩人斬妖除魔?”

“想學共鳴法,你知道靈韻院的共鳴法嗎?”

洪洋微微一怔,兀自朝花坊走去。

“買點花花草草用來擺盤也是很有必要的。”

“洪哥,共鳴法......”

“你買參考書了嗎?”

洪洋揀選著小嫩苗,合情合理地轉移了話題。見李太玄一臉茫然,又挑挑眉毛道。

“買完東西回去,我再帶你去個好地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三十八章 終破黑白鼓 打工早中午(上)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