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5530b3fcbb887d1bc4dc1e3cce956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輪明月當空照,若安城就要入眠。

商販們不緊不慢地收攤,偶爾閒聊幾句;春夜裡地風追著孩子們跑,大人們插著腰桿在後麵跟;戀人在街頭談情,一個輕聲細語,一個低頭含笑。

孟阿然雙手抱臂散著步。

他今年十八,高大硬朗,身上穿著黑色敞領長衫。兩道劍眉氣勢逼人,唇形擴大而唇峰明朗,走起路來霸氣側漏,活像一頭隨時會向前撲殺的黑虎。

“月光......嗯,一刹唔,穿城過,月光一刹穿城過。”

孟阿然詩興大發,正仔細推敲琢磨著,身後傳來兩個兄長的聲音。

“就前天晚上,攏共二十個人,乾翻了三家賭場。其中一家乖乖交了地契,手下那幫人也願意歸順,你估一估這塊料子要拿來乾啥?”

“繼續開賭坊唄,渠道不是打通了麼,坐著收錢就行了。”

“春風,倏忽......伴桃香,春風倏忽伴桃香。”

“七爺的意思是要狠要高雅,他說要弄一批門客......”

孟阿然實在冇忍住,張口就噴。

“您可叫他省省吧哎喲,現在局勢正亂還養門客呢,乾脆繡一麵‘造反’的旗子插在孟家幫門口。歸順那幫人剛好給咱們收屍。”

兩個紋身大漢見狀,立刻興奮起來。

“大少,咱彆當詩人了,回去當扛把子吧。”

“你長得這麼凶,乾嘛跟月光春風過不去呢,就適合打打殺殺。”

“您們懂個屁,我心有猛虎。”

孟阿然從懷裡取出一塊手帕,裡麪包著一些臘肉絲,他取出點走到街角自然而然喂起流浪狗來。

“細切肉絲。”

兩個漢子見狀互遞了眼色,隻笑笑也不再勸了。

孟阿然撫摸著大黑狼狗的頭,沉眼道。

“我一定要成為詩人,斬絕妖魔鬼怪。哥哥們,小茅公師傅的訊息,您們打聽得怎麼樣了?”

“說是在南越執行任務,還要留十天半個月,我想他老人家也著急。若安城裡已經不太平了,今天中午我倆去找酒喝,聽到有小娃娃在唱無極樓鬨鬼的歌。”

“從中心擴散到各個地皮子上,都留了有禍害。”

孟阿然目光發狠,卻是沉下一口氣起身,邊認真聽著邊轉過街角。說時遲那時快,正前方襲來一句嘹亮的韻語——

“狗坐籮兜,不識抬舉!”

堂堂黑幫大少瞬間遭掀翻,還是臉朝地,之前強壓住的火騰的全都上來了。

“您倆站著彆動,這是單挑。”

孟阿然煞氣騰騰,拍了拍沉雲色的袍子站起來,盯住眼前“猖狂抖肩”的人。

“你抖什麼?”

“我害怕呀。”

“放屁!皮娃子,爆豆子!”

李太玄本來就慌,一聽這人氣得都破音了,嚇得轉身就跑。事實證明他是對的,黑幫大少的韻語可以驅使街角那條大狼狗,它現在已經齜牙咧嘴甩著舌頭狂吠而來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放屁,我聽見你聲音在笑!”

“不是,我這個人比較樂觀......你要錢嗎?我有錢。”

李太玄問完就後悔了,這是在侮辱不良少年。

大狼狗更加狂躁,緊追其後的孟阿然有了煞氣。

“老子今天要撕了你!”

李太玄蹦了兩下小碎步,也火了。

“老子?跟誰衝老子呢!”

“喲,當不得你爹啊。”

李太玄終於被逼急了,轉身站定後凝眸,嘶嘶沉吟蛇咒。

“嗚——”

隻見大狼狗騰空而起,懸浮著無奈地嗚鳴。

孟阿然冇見過這招式,眯縫起眼睛揣測對方的深淺。

李太玄深吸兩口氣控製住情緒,剛纔隻差一點就放出竹葉刀了。

“你不是我的對手,打和吧。”

“你也要考靈韻院?”

“呃,對。”

“正好,你記住了,本季武試第一就是我孟阿然。”

一股不詳的預感油然而生,預判又對了。

孟阿然認定李太玄是純粹地挑釁,一時間怒氣沖天,嘶吼道——

“皮娃子!爆豆子!普拉斯!”

隻聽得四麵八方傳來狗的低吠,緊接著衝出十幾條來,麵目猙獰流著哈喇子直撲李太玄。

他隻能哭喪著臉,轉身繼續逃跑。

“大哥你到底是餵了多少流浪狗啊!?”

一時間整條街是雞飛狗跳,兩個少年你一言我一語,打得到處跑。他們前腳剛踢翻菜籃子,後腳就拉垮篷布,忽左忽右破壞性極強。就在街坊鄰裡怨聲載道時,一三層大宅樓頂想起陣陣銅盆聲。

“是人肉包子鋪包子西施包大姐在敲!”

道路兩旁的人瞬間各回各家。

李太玄和孟阿然幾乎同時感覺到了一股壓迫感,抬頭的瞬間看到一團粗壯的黑影,那身去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

“外!掛!”

隻覺得後脖一緊,回過神來李太玄和孟阿然已經被掛上晾衣架了,他們像兩張脆弱而又無助的紙片在夜風中來回晃悠。wap.biqupai.com

“年輕人戒驕戒躁,打打殺殺的,上到了花花草草怎麼辦?傷到小朋友了又怎麼辦?將心比心你們比!冷靜下來就可以走了哈。”

包大姐說完回房休息去了。

李太玄和孟阿然在月下咧咧著嘴,互蹬起來。

直到嘴巴罵累了,手腳也撲棱酸了,纔開始調整心態。論脾氣肯定是李太玄的好,腦子轉兩個彎就徹底知錯,成功掉落後連滾帶爬跑回“三點水”。

李太玄到了門口才狠狠一跺腳,該衝那傻大少抖抖肩膀的,氣死他!

結果一推門,自己差點先氣過去。

堂子裡擺了張小圓桌,上麵是炭火架的有銅爐,香濃的湯底煮得咕嚕咕嚕響冒出騰騰的熱氣。一簸箕青菜脆得滴水,兩盤羊肉鮮一盤牛肉嫩,又有麻醬、辣椒、酸和蔥做蘸料。

洪洋捏著筷子涮肉,頭也不抬道。

“快啊,我們都吃過一輪了。”

小酒靈抱著炭烤銀杏過嗑得正香,嘟嘟囔囔道。

“小白,我們等你很久纔開始吃的啊嗚。”

李太玄眯縫起眼暗忖,這個小崽子一定是遭了美食的道,居然和山羊鬍變得這麼親密了!

洪洋把燙卷的肉過了萬裡的辣椒油,看著李太玄理直氣壯道。

“這個月下旬就有學生們陸續住進來了,和那個黑幫大少一樣都是要考靈韻院的。給你們機會提前接觸一下不好嗎?再說了,所謂年少輕狂是不打不相識,你們可以成為好朋友。”

小酒靈拋起碧綠色飽滿的杏仁,張開嘴巴啊嗚一口接住,吧嗒吧嗒附和。

“就是就是,年紀輕輕的就是應該多交朋友啊嗚。”

“對對對,你們說的都對。”

好氣噢。

李太玄折騰了整整一天,又渴又餓,幾乎是咬牙切齒做下的。他看著那一人一怪吃得香,好不容易纔嚥下那口氣,拿來碗筷放調料。算了算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誰能跟小肥羊和小肥牛過不去呢。

“給我點麻醬。”

“噢。”

洪洋表麵上雲淡風輕把調料遞過去,暗地裡抹了把汗長籲一口氣。天知道他一路小跑回來,費了多大勁才擺好這一桌,還上去好聲好氣請出來無敵可愛小酒靈。

果然人類可以永遠相信火鍋的力量,冇有什麼是涮一涮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

“李太玄!”

李太玄一聽聲音“啪”的一聲放下碗和筷子,他長這麼大可算是遇上冤家了,騰的站起來就要發作。

果然。

門口站著的正是孟阿然,身後跟著兩個紋身大漢。

“叫一聲孟大哥,今天就饒了你!”

“孟!大!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四十章 初遇孟阿然 再見桃花妖(上)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