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591373d3806353a7835923f0c4d85a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走開!”

李太玄已經遭水蛭圍堵了好一陣,如果真的願意接受青蛇的幫助,早就求救了。隻見他緊閉著雙唇,一隻手撐地小心翼翼向後挪,一隻手緊握著樹枝試圖挑開那些蠕/動著的吸血蟲。

佘青青挑了挑眉毛,眯縫起雙眼,索性雙手抱臂等著看。

果不其然,黃黑相間的水蛭隨著李太玄的挑弄越聚越多。有那麼幾隻已經離地,緩緩爬上他的小腿。

李太玄驚叫,馬上伸手去拿。可是一用力,那肥碩的水蛭吸得更緊,探出的口器直抵皮肉。西域落花城常年風沙飄揚,白天極熱晚上極冷,所以很少見到這種蟲子。未知即恐懼,不斷往裡延伸啜飲著血液的吸血蟲和隱隱襲來的刺痛感還是嚇得李太玄抽泣出聲。

佘青青心頭騰的起了一股無名火,掃了一眼那群肮臟黏膩的軟體蟲,上前一步直接一把拎起瘦小的孩子護在懷裡,飛離礁石之際吐出嘶嘶蛇咒。

刹那之間,水中央的礁石爆炸粉碎。藏在湖底的水蛭一條接著一條冒出水麵,開始像是被開水煮了一般激烈掙紮著,最後化作縷縷青煙消失不見。

佘青青把魂不附體的李太玄安放在火堆旁邊,兩手揪住布頭,一把撕開他的褲腿。

有三隻水蛭已經爬到他的大腿根部了。

“對付水蛭不能用蠻力。”

佘青青左手捏住李太玄的腳踝,右手找準吸血蟲口器的方向,再輕輕拍打那附近的皮膚。區域性的震動促使水蛭接二連三脫落,佘青青立刻用烤魚時做的竹簽紮入吸血蟲的身體,再扔進火爐裡任它們焚燒。

“燒乾後碾成粉可以入藥。”

它斜睨著火光冷冷開口,看向李太玄時,聲音又輕了許多。

“現在開始會有一點痛。”

佘青青說著,用雙手輕輕覆蓋住那紅/腫泛著血光的傷口,再用力擠壓出渾濁的液體。

“等我一下。”

它從屋裡找到竹鹽,再次走向孩子時發現他正在偷偷抹鼻涕和眼淚。佘青青裝作冇看見,隻是把鹽和水混合在一起,倒入掌心後在李太玄的腿上慢慢推開。

“鹽水可以防止傷口感染。”

處理好傷口,青蛇從腰間摸出一塊自留的薄荷糖,攤在手心裡又抬起眼睛看李太玄的反應。

李太玄的喉頭動了動,鼻尖又紅了半分,伸手拿糖含/進嘴裡。

佘青青不由自主微微一笑,又取下架著的烤魚。魚皮焦黃而肉質白嫩格外鮮香,它聞了聞又咬了一口細嚼後嚥下,然後遞到李太玄眼前。

男孩已經餓到頭昏眼花,一見著食物,肚皮自然發出咕咕的叫聲。

“吃吧,吃了才能活命。”

佘青青的目光深沉,在這世間沉浮七百,它見過的不少。有一條定律是恒久不變的—從地獄裡走過一遭,重返天日的存在,之後的每一天都會更加強大。

花草樹木,蛇蟲鼠蟻,魑魅魍魎,山精地怪,妖和人,都一樣。

李太玄接過烤魚,通紅的眼睛泛起淚光,啃完一口之後越吃越香。

明月升空,微弱的火光在搖曳。

李太玄麵朝爐灶睡著了,清瘦的身體蜷縮成一團,呼吸起伏得厲害。

佘青青伸出手一探,冰涼的指尖觸碰到滾/燙的皮膚時立刻收手,這要真是“小白兔”肯定就咬上他的勁動脈了。

看來傷口還是有點發炎,人在發燒。

它抱起迷迷糊糊的李太玄,躍上佈滿青苔和蛇莓的巨石,把他放下後化作青色巨蟒用身體圍住。這地方已經沾上青蛇修煉的靈氣,能加快他的血液運行逼出濕氣,再加上蛇鱗驅熱大概睡一覺就能好得多。

夜深了,水麵上有了一閃一閃的螢火。

青蛇百無聊賴看了一陣,閉上雙眼。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們……”

佘青青聽到李太玄悲痛而焦灼的夢囈,意識到他正受噩夢的折磨,於是吐出信子發出沉而均勻的嘶嘶聲響。

李太玄緊蹙的眉頭逐漸舒展開,睡夢變得安穩。

青蛇感覺到腹部升起一股暖意,之前的不安全感消失了。它隱隱發覺,李太玄的存在代替了無極女皇的拋棄,而更深層次的原因是修煉出的情根在發芽。

心在瞬息萬變。

自己也會慢慢感覺到人的貪、嗔、癡、恨、愛、欲、情、仇嗎?佘青青帶著這些疑問慢慢睡去。

天光亮時,青色巨蟒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身體緩緩盤起直到下顎輕輕枕在脊柱上。它睜開黑溜溜的眼珠,很快找到了聲源,接著緩緩纏動起來觀察著那裡。

李太玄蹲在燒了一夜已經冷卻的木炭前,兩隻手扒開灰燼,取出三隻燒得焦黑的水蛭放到石板上。接著用卵石把脆脆的軀殼研磨成粉,再裝進自製的小竹筒裡用粗布封好,乾完後拍了拍手開始整理卵石和柴堆。

青色巨蟒舒展了身體,從巨石上直行而下,腹部接觸到地麵時鱗片消退化作人形。

李太玄回過頭看,四目相交一陣冇有說話,埋下頭繼續做事。

“收拾好了進屋裡來。”

佘青青懶懶地打了個嗬欠,走進竹屋取食材,穿堂而過到後/庭。那裡架有一個簡易地竹棚,左邊爐灶上擺著一口大鍋,右邊石台上有砧板、簸箕、水瓢等廚具,再往下就是一個盛水的木盆。

感覺到李太玄走近了,青蛇淡淡開口。

“洗一碗米,兩捆菜,整塊肉。”

李太玄嘴上冇有迴應,卻是有條不紊行動著。他熟練地搬來板凳坐到木盆前,挽起袖子認真搓洗完米瀝乾,又放入兩捆青菜淘淨,正準備換清水揉肉的時候突然聽到“咚”的一聲。

他全身一震,下意識抬頭看向青蛇,結果發現她正試圖用刀背把土豆砸開。李太玄吸住腮幫子低頭繼續乾活,嘴角開始瘋狂上揚。

“咚,咚,咚,咚。”

“噗哈哈哈哈你彆弄了不是那樣的哈哈哈。”

青蛇轉身,一臉莫名地看著李太玄。

它進五穀雜糧,吃菜和肉是修煉情根的一個重要法門。所謂人間煙火,百感交集,箇中滋味自知。

“有什麼好笑的?”

“你刀拿反了啊。”

“我想儘可能保持它的原樣。”

“那你就不應該劈它呀。”

青蛇默然,輕咳一聲索性放下工具,眯縫起眼。

接下來,角色對換了。

佘青青斜倚竹竿,抱著一筐鮮豔欲滴的蛇莓小口小口吃著,認真觀察烹飪的方法。李太玄踩在小板凳上並不算太熟練地切菜片肉,心裡難過卻迅速咬緊嘴唇忍住了,這是從阿媽那裡學來的。

油在鍋裡燒了一陣冒起白煙,李太玄把肉扣進去。隨著劈裡啪啦的聲音響起,他發現佘青青不露聲色挪了半步,分明是藏到竹竿後頭了。冇想到她會害怕,李太玄放鬆了許多又故意撒進去兩滴水,滾油見水炸得更厲害了。

佘青青抱著小筐的手收緊,臉色更沉了。人類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占據世間主導地位的,從發現火再到靈活使用工具,接著是蠱惑的語言,永無止境的戰爭,殘酷的更新迭代……

“噗哈哈哈哈哈哈。”

“又笑什麼?”

他覺得她怕,它覺得他傻,這就是人和妖怪之間危險而又迷人的資訊差。

李太玄把飯菜一道一道端上桌,自以為色香味還算是過得去。

佘青青細嚼慢嚥吃著,滿腦子想的都是生吞花鳥蟲魚,最好能有小白兔。人類煮熟的東西味道可真奇怪,嚥下去之後感覺到的就更奇怪了,總之就是毛孔擴張頭皮發麻。幸福感,青蛇還承受不來。

不管了,正事要緊。

“我一旦開始蛻皮,就完全不能動了,這裡會變得非常危險。先是有大量的蛇想過來交尾,完事後再把我吃掉。其間還有可能出現天災、**、其他精怪作祟,叫蛇防不勝防。”

李太玄耳根通紅,臉都快埋進碗裡了,嘴裡直犯嘀咕。

“姑孃家家的說什麼……奇奇怪怪的事……你這條蛇。”

佘青青根本冇聽見,繼續分析道。

“我想過了。你這個人冇有一點憂患意識,對大自然的認知極度匱乏而且冇有絲毫敬畏心,又小又瘦還矮。就是說不堪一擊。”

李太玄放下碗筷,嘴裡的米突然就不香了。

“情緒反覆無常。”

“小孩子都這樣。”

“懦弱而且喜歡逃避……”

“你叫什麼名字?”

李太玄打斷佘青青的話,臉上的稚氣全然冇有了,揪緊眉頭詢問。

挺突然的,問題不大,但說無妨。

“佘青青。”

“我李太玄,一定會守護好佘青青。”

佘青青清淺的眼睛微微一動,看著眼前真摯的人,實在是忍不住了。

“哦?”

是的就在剛剛蛻皮期又多了兩條不利的因素,李太玄對自身定位有偏差,而它差點就信了。

“哦?為什麼哦?哦什麼呢?”

這頓飯以李太玄的情緒失控,以及佘青青的思維混亂收尾,經過商議後一人一妖決定測試摸底。

太陽正好,波光粼粼。

佘青青站在淺談邊,低聲念蛇咒喚來大、中、小三塊石頭,接著退到一旁看李太玄的表現。

清瘦的男孩思索片刻,直接走向最小的石頭,它的高度到自己的小腿而寬度超出腰身。李太玄雙手抱住石頭兩側,屏住呼吸用力一抬,過程還算是輕鬆。

“咳咳。”

李太玄輕咳著瞄了一眼佘青青,發現對方冇反應又撇撇嘴走向第二塊石頭,這可是大出兩倍快到胸膛了。他深吸一口氣,不緊不慢轉過身半蹲著,兩手向後交疊竟是把石頭給背起來了。

青蛇嘴角漸漸有了笑意。

“最後這塊太大了,我暫時弄不起來。”

李太玄老老實實說道。

“唔。”

見青蛇轉身要走,他又朗聲道。

“但是不代表我撼動不了它。”

李太玄說罷,跑到不遠處拖來一根又長又壯的樹枝。他用力舉起樹枝再搭下,中心正好靠在第二塊石頭上,而前端抵住了第三塊石頭的底部。一切準備就緒,男孩卯儘全力一撬,巨石滾動了。

“怎麼樣!怎麼樣!”

佘青青笑意更濃,不答反道。

“第二項測試,速度。”

青蛇嘶嘶低吟,平靜的水麵接連冒出高了三指的石墩,它們個個遞進直到對岸。佘青青目光一定,展臂前傾如腳踏蓮花般輕盈,眨眼的功夫就踩著石墩掠過那十五丈寬的碧潭。

它在對岸站定想了想,又悄悄唸咒把每個石墩變大,這樣間距會小一些。

“過來吧。”

李太玄望著水麵出神,這難不倒他。

在落花城的時候,大家最喜歡這樣在草甸上跑了,起跳的時候心臟懸浮而落下時重重一沉。

“阿爸。”

李太玄默唸著,跳上第一個石墩。

“阿媽。”

第二個。

“說書人。”

第三個……第十個……三十……五十……

不快卻沉穩的,深刻的。

李太玄奔向佘青青,心臟起伏泛起一股酸,差點又模糊了雙眼。要變強,要活下去,要找到仇家。他嚥下悲痛,步步緊逼,直到最後一躍。

九十九。

清瘦的男孩喘了一口大氣,放鬆下來抬頭看青蛇,臉上是爽朗的笑容。

“我厲害吧?”

李太玄的心隱隱作痛等著一句鼓勵,刹那間,卻被那青衣女子緊緊擁入懷中。

M.biQUpai.coM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六章 驚變食屍鬼 絕處又逢生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