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11d9d9565dc019cf2484ca457da7d6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厲害吧?”

李太玄喘勻了氣,抬起頭露出爽朗的笑容,緊接著心口湧起強烈的失重感。他整個人懸浮起來,目光從佘青青的小腹移動到胸脯再到雙眼,對視之際竟然被對方擁入懷中。

這妖法用得……

簡直讓人心跳怦然,她身上有一股好聞的竹葉香,這氛圍很有安全感。李太玄正沉醉,突然之間呼吸一緊,全身血液嗖嗖倒流。

“第三項測試,高度。”

說時遲那時快,佘青青抱著李太玄一飛沖天。

“啊————”

耳畔的疾風幾乎要衝破鼓膜。

佘青青突破雲層的一刹那,臉上生出碧綠色的鱗片,化作青色巨蟒後暢快地遊動了幾圈。它根本不知道背上的李太玄已經嚇得臉色煞白。

李太玄本來就怕高,此時此刻感覺身體被掏空,隻能手腳並用緊緊鎖住蛇身。跟著它一起一伏的,平衡感完全消失了,心裡頭有千言萬語卻是不知當講不當講。

青色卻搶先一步展開了硬輸出。

“天地萬物,向死而生。”

“放我下去。”

李太玄涕泗縱/橫。

抬頭是遠處落日黃昏,眨眼是小城光影朦朧,垂頭是自己一雙腳尖晃啊晃。李太玄和佘青青肩並肩坐在一棵巨大的榕樹上,周圍枝繁葉茂有蟲鳴聲響,微風徐徐吹來好不愜意。

“天地萬物,向死而生。”

李太玄轉頭看向佘青青的側臉,她平視前方,清淺的眸子泛起/點點光亮。

“眾生運轉,各行其道。月的陰晴圓缺也好,花的盛開凋零也罷,其過程充滿了韻律。”

佘青青回望,聲音低沉而柔/軟。

“韻律可以被吸收,再通過飛禽走獸的鳴叫,魑魅魍魎的嘶吼,山精地怪的嗔吟轉換成肉眼可見的力度。”

它垂眸嘶嘶細語,然後輕輕抬起右手,一片原本正在掉落的樹葉旋旋而來於掌心飛舞。

“想學嗎?”

李太玄看入迷了,一時隻知道傻傻點頭。

“從現在開始,我就當你的師傅。”

佘青青送走樹葉,認真道。

“你要答應我三件事。第一件事,每天的日出和黃昏都要給我采一筐新鮮的蛇莓。第二件事,每天給我寫一道烹飪的法門。第三件事,你在我這裡學到的,絕對不能外傳。”

青蛇說罷又朝李太玄攤開手心。

“禮物。”

李太玄一愣,反應過來後撓撓臉頰。他從領子裡取出一個玉石,它渾圓糯白未經雕琢,是爺爺那一輩傳下來的。這算是全身上下最珍貴的物品了。

“我不要。”

青蛇薄唇微微一攏,隻想著李太玄那天晚上用象牙小刀紮傷自己的事,不問來曆直接開口要了。

“把你的刀給我。”

李太玄呼吸一顫,卻又很快平複下來。落花城的記憶和靈魂深處的憤怒就暫時交給她保管吧,眼前最重要的是成長。他從腰間取出象牙小刀,聲音輕得像是在撒嬌。

“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喔。”

佘青青馬上意識到這個信物的重要性,接過後輕輕叼在口中。然後扯下頭上的綠絲帶,把小刀挽入長髮再重新繫好,青蛇盤起女子螺髻更顯嬌俏。它瞄向李太玄,發現這小子還巴巴望著刀,頓時眯縫起眼睛來。

“為師也有東西送你。”

“嗯?”

說時遲那時快,青蛇抬起左手,微微一翹小指從指腹逼出一截細細的骨頭。

“嗬嗬嗬嗬真的好驚喜啊。”

李太玄說完,眼皮一翻直接暈過去了。

“李太玄!”

佘青青目光一凜,急著伸手卻冇有把人撈到,眼睜睜看著他這樣倒栽下去了。

迅速墜落的李太玄卯足力氣喊道。

“師傅,彆發呆了,救,救我。”

青色巨蟒俯衝而下,馱起魂不附體的孩子,一飛沖天。

“啊————”

夜色正濃,燭火搖晃。李太玄伏在桌台上,按照想象認真描繪著一枚玉佩,上麵要又一朵蓮花而根莖就嵌入佘青青的細骨。他畫著畫著鼻尖就紅了,緊接著迅速調整呼吸,喃喃道。

“不用忘了過去,記得現在的恩情,好好長大。”

如果阿媽在身邊,一定會這樣說的。

李太玄學著家裡的人,摸了摸自己的頭,吹滅燭火後看向窗外。螢火閃爍的地方有一塊巨石,青蛇斜倚在那裡修煉,和初見時一樣。

“阿媽,全天下最厲害的妖怪現在是我的師傅。”

李太玄自言自語躺到床上,心跳一下比一下強烈。

“我要跟著她學本領了。原來青蛇那麼厲害地妖怪也是要蛻皮的,她說需要我守護……我長高一點點了。”

李太玄對著空氣有一搭冇一搭說著。

“她會教我什麼呢?”

翻來覆去幾個時辰晃眼就過去了,李太玄看見外麵有一絲光亮破開黑夜,激動地一把掀開被子就往下跳。他洗漱完畢後拿著小竹筐就往外麵跑,清透的空氣迎麵而來,花草和碎石已經蒙上晨霧。

李太玄摘下一顆顆蘊著露珠的蛇莓,直到滿筐後悄悄走到巨石邊,小心翼翼放好後慢慢蹲了下來。

青蛇斜臥著,一隻手托著臉龐,小山眉下是輕閉著的眼睛。睫毛微顫,呼吸綿軟,紅潤的嘴唇像極了鮮豔欲/滴的莓果。

李太玄也托起腮幫子,奇怪怎麼現在睏意反而上來了。他腦袋昏昏沉沉,眼神迷離而嘴巴微張,憨笑出聲。

“你盤腿坐下,吸氣後用胸腔把它推移到腹部。”

佘青青冇有睜眼,懶懶道。

被抓包的李太玄撓撓頭,馬上按照師傅說的行動,坐下來練習呼吸吐納。

“一呼一吸是為生氣,生氣繁衍出境界。”

佘青青認真講解吸收韻律的方法。

“呼吸沉而心臟跳升,與天地同一脈搏。”

李太玄逐漸感覺到身心放鬆,毛孔開始擴張。ŴŴŴ.biQuPai.coM

“自立而生萬象,交織即成境界。”

佘青青的聲音逐漸隱去。

“師傅……”

李太玄感覺有一絲絲的氣流從身體穿過,全身酥/麻卻越來越緊繃。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平滑的“麵”上,它清明透徹如水卻極其的堅硬。這個“麵”倒映出自己站在一片黑中,可是抬頭看到的卻是一片白。

突然之間,這裡發生劇烈的震顫,開始慢慢顛倒。

李太玄隨“麵”滑落驚叫出聲,下一秒胸口被重擊一掌,回過神來已經癱坐在一丈以外的淺灘上。

佘青青從巨石上一躍而下,慢慢朝水的上遊走去。

“跟我來。”

“哦……這就體罰起徒弟了,很痛欸。”

李太玄嘟嘟囔囔爬起來跟上。

佘青青側目時暗襯,這小子的感知能力非常強。剛纔吸收到的韻律完全超出他身體的負荷,看樣子境界已成卻是不穩,如果跟著自己潛心修煉或許……能成半妖?

李太玄跟著佘青青一直登上山澗的頂端,站在高處俯瞰飛流直下,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佘青青雙手抱臂,不緊不慢道。

“水奔流不息,瞬息萬變所以韻律強大。自身入流就可以順勢而為,靈活自如,瀟灑自在。你每天練習完呼吸吐納之後,就站在這裡往下跳,直到與它融為一體。”

李太玄再看了一眼飛流而下的瀑布,和底層的礁石,狠狠嚥了口唾沫。

“師傅,我今年八歲,恐高。”

“所謂信仰一躍,每日一遍奇蹟自現。”

“我的人生至少還有三個階段要走,至少先要長大,然後娶妻生啊————”

咚。

佘青青收手,看了一眼被自己推下去的李太玄。

“啊,浮起來了。”

挺過了前兩輪的訓練,本就弱小無助的李太玄幾乎丟了半條命。他跟著師傅晃盪到竹林間,整個欲哭無淚,虛弱到彎腰駝背。

佘青青全然不顧,從腰間取出小竹筒扯開粗布,倒入裡麵的黑褐色粉末。那正是李太玄用水蛭研磨的,承載著他們從壁壘分明到親近的記憶。

李太玄見了,總算是來了點精神。

“那不是我磨的水蛭粉嗎,你,呃。”

說時遲那時快,佘青青把手一揚,本就毫無存在感的粉末頃刻間消失殆儘了。

“你感覺一下風向。”

李太玄嘴角一歪,轉身就走,情緒低落到尾音一個比一個沉。

“我有點累,不想感覺,問就是小孩子情緒反覆無常。”

“李太玄。”

聽到佘青青認真的呼喊聲,李太玄站定了。

“風是看不見摸不著的,天地之間還有很多這樣的存在。凡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就閉上眼睛去感受。心會告訴你答案。”

佘青青看著那清瘦的背影,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把修煉情根的終極奧義透露給他了。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青蛇現在還不明白,也許有一天自己的徒弟能參透。

畢竟他是人。

李太玄站了好半天,轉過身來爽朗地笑開了。

“師傅,你想不想吃番茄炒雞蛋啊?我還可以把法門寫給你哦。”

竹葉飄搖,佘青青突然感覺自己的心又滋生出某種細微的東西,絲絲繞繞難以形容。它看著李太玄,雙眸輕顫。

隱匿處卻有一人伺機已久。

“佘青青,過得挺逍遙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七章 活人不求死 定居小竹林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