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f686d135cbc6e1acb6944da9082c15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太玄。風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天地之間有很多這樣的存在。凡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就閉上眼睛去感受。心會告訴你答案。”

竹葉輕輕搖晃而沙沙作響,空氣中漂浮著陣陣清香。

李太玄閉上眼睛感覺到的就是開心,師傅叫住他了,分明是在為剛纔撒水蛭粉的事情抱歉。他暗喜翹/起嘴角,轉身衝她露出大大的笑容,算了算了,問就是小孩子情緒反覆無常。

“師傅,你想不想吃番茄炒雞蛋啊?我還可以把法門寫給你喔。”

隻見她微微一怔,應該是感動了。

“雞蛋還是生吞得好,添油加醋未免浪費。都已經不能吃小白……”

“你愛吃不吃!你愛吃不吃!”

“兔了……李太玄,注意腳下。”

“啊啊啊,我恨你!我恨你!”

佘青青目送李太玄跑遠,確認他安全離開後,麵色一沉。

“什麼事?”

風戛然而止,取而代之在竹葉間穿梭的是一個男人細膩溫和的聲音。

“貴人有令,來看你過得好不好,這一路可真難找啊。”

一縷疾風直麵而來,猛烈的氣流包裹著一枚羊脂玉做的丹藥瓶。

佘青青嘶嘶吐露蛇語,東西在額頭前一寸處靜止,後穩穩落入掌心。

“貴人吩咐特製的,服用後可以在一個時辰之內完成整個蛻皮的過程。”

男人的聲音變換了方位。

“身為藥師的話已經交代完了。身為朋友要提醒你一句,這顆丹藥的本質是強製性加快新故代謝。”

“知道了。”

佘青青握住藥瓶,垂眼問道。

“她冇有說其他的嗎?”

林間安靜了半刻鐘,男子的聲音再度遊移。

“她已經派我來了。”

“唔”

“那小孩是誰?”

“撿的。”

佘青青轉身朝小竹屋走去。

“彆那麼冷淡嘛,讓我采點毒液再走啊,拭子我都準備好了。佘青青,佘青青。”

“吵死了,回去覆命吧。”

竹林間又是一陣沙沙聲作響,男子的聲音漸漸隱去。

“我會經常過來的。”

冇訊息就是好訊息,看來無極女皇一切順利。

佘青青緩步走上台階,一進小竹屋就看到桌上擺放著一筐蛇莓,一碗番茄炒雞蛋,一張寫有做法的紙條。

李太玄坐在旁邊的小板凳上,腳邊放著一大堆剖開的竹片,交交疊疊不知道在搗鼓什麼。

“師傅,你說要吃新鮮的蛇莓就應該早一點回家。我覺得它現在已經不新鮮了。”

李太玄的聲音明顯夾雜著不滿,嗡嗡的。

“你可以重新采一筐。”

“未免有點浪費吧。”

李太玄憋著一股氣,抬頭髮現佘青青坐著在吃他炒的番茄雞蛋,心想算了,算了。

“味道怎麼樣啊?”

非常奇怪,這就是青蛇真實的感受。但是看到李太玄兩眼發光期待著的模樣,它最終選擇保留。拿妖怪的標準去判斷人似乎會傷害到他,佘青青不太想看他哭鬨。

“你在乾什麼?”

“師傅,你真的太單純了,一眼就看透了。”

李太玄撇撇嘴,一般情況下大人不想回答一個問題就會扯開話題。他以為是自己做得不好吃,卻不知道青蛇修煉情根不到火候,還形容不來飯菜的味道。

他們從一開始就身處兩個世界。

“我在做竹籠。”

李太玄已經做好了幾個籠身,現在正在編製籠門。

“兩扇門做好了之後,像鴨子嘴那樣倒裝在上麵,向外的敞開向內的閉合。蛇蟲鼠蟻進去很容易,出來就困難了。現在我要多做幾個,在你蛻皮的時候就可以把它們圍在門口,說不定能先抓到一些。”

李太玄從講解到自言自語,握著竹片的兩隻手交疊得更快了。

佘青青一邊吃一邊看著,從剛剛開始就不斷抽/動的心慢慢恢複平靜。

飯畢收拾好碗筷,佘青青默默收好徒弟手寫的烹飪法門,抱著那一筐蛇莓走出去了。

青蛇躍上巨石,看了一眼漫天星光後閉上雙眼,撚起蛇莓放進嘴裡。

心會告訴你答案。

小筐見底了,佘青青從懷裡摸出羊脂玉藥瓶,它低眼嘶嘶念起蛇咒,藥瓶離手後飄入碧波中,隨流水遠去。

螢火忽明忽暗,青蛇的心空了又滿,眼眶發熱。

“奇怪。”

接下來的半個月,李太玄謹遵師命。早上練習呼吸吐納,中午跑到山澗觀察瀑布、積攢入流的勇氣,到了傍晚就進入小竹林,追著翩翩竹葉飛跑。

佘青青發現李太玄進步神速,決定開始教他一些簡單的蛇語。以他的資質,再練半個月基本上能掌握駕馭金、木、水、火、土的竅門。

學一成再不斷加固,就能幫助自己應付蛻皮期,更有益於他在這方圓百裡活下去。

“吸收韻律之後,萬物生靈會在境界中轉換能量,再通過自身的語言釋放。我用蛇咒施法,現在給你示範一次簡單的懸浮咒。”

佘青青嘶嘶唸咒。

又來了。李太玄一眯雙眼,身體重力完全消失,如一朵小小蒲公英般上升到與她平視。這和拎起一隻小白兔有什麼區彆?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先從發音開始,嘶。你來一次。”

在李太玄眼中,佘青青膚若凝脂、眉清目秀是唇紅齒白,當她的舌頭輕輕抵住下顎擦出嘶嘶的聲音時,原本就小巧精緻的臉龐顯得更加可愛了

“李太玄,發音。”

佘青青見他走神,蹙眉提醒道。

李太玄半開玩笑半拒絕。

“師傅,是這樣的。我一個小孩子對著大人嘶嘶嘶,看起來就像是略略略,很欠扁的。你長得那麼好看嘶嘶嘶當然冇問題,我麼是個男……”

刹那間,佘青青雙眼泛起寒光,吐出信子低吟蛇咒。

兩股氣流以他們為中心軸,赫然旋開。

根本容不得反應,李太玄的身體猛地向上緊繃,前胸後背遭兩股氣流反覆衝擊直到肋骨發出斷裂的聲音。

“師傅。”

李太玄近乎失去意識,吃力地喚道。

佘青青卻根本不會心軟,再施妖法。

隻見清瘦的身體在半空中懸浮片刻後再次繃緊,接著狠狠劈向地麵,又是幾聲骨頭斷裂的聲響。灰煙散去,剛纔還好端端的人現在遍體鱗傷。

“你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佘青青走到李太玄麵前,低眼看著趴在地上乾嘔的徒弟,語氣冰冷至極。

“在你麵前的是一條修煉了七百年的蛇妖,竟然冇有一點警惕心。”

李太玄虛弱地抬起頭,毒辣的太陽在她背後。血液和汗水滑入眼中,他痛得連連喘息直至身體麻木,最終倒地失去意識。

一而再,再而三,李太玄總是在觸探妖怪的底線。

“你這樣下去,還會受傷的。”

佘青青把瘦小的李太玄抱起來,朝家的方向走。

不知道為什麼,心就像是被小石頭磨著,鼻翼泛酸。

也是過了很久青蛇才明白,當時的感覺有心疼也有著急。李太玄連活下去的目標、方法和規則都不明確,根本連自己都守護不好,這個世界不會由著他渾渾噩噩長大。

月色朦朧,更深露重。

李太玄睜開腫脹的眼睛,全身雖然疲累卻冇有一絲疼痛。他平躺在佈滿青苔和蛇莓的巨石上,陪在身邊的是正在用元神給自己療傷的佘青青,那團青霧包裹著的晶石已然生出絲絲裂紋。

“對不起。”

雙眸輕闔的青蛇淡淡迴應。

“沒關係,畢竟你很弱。”

“咳咳。”

聽見咳嗽聲,佘青青很快睜開眼睛。

李太玄見狀嘴角輕輕一揚,語氣頗有些得意。

“你在擔心我,你不會輕易放棄我的。”

佘青青不置可否,呼吸更沉而元神更亮,裂紋更深。

李太玄斷裂的筋骨逐漸接續起來,表皮的傷口慢慢癒合,稚嫩的臉龐回覆了生氣。他看著因為自己而皸裂的元神,認真詢問。

“師傅,你這樣會痛嗎?”

青蛇微微一怔,它活了七百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提這種問題。想了好半天,佘青青儘量用最簡短的語言結束當前的對話,因為心中翻湧起一股難以名狀的感覺。

就好像飛流衝/撞石頭,要把它擊碎。

“習慣了。”

李太玄冇有再說話。接受完治療後,他翻身跳下巨石,補上今天應該采摘的蛇莓,看著佘青青吃下後才進屋。他躺在床上冇多久,瘦小的身體就縮進被窩,眼淚止不住往外冒。

他好想照顧她一輩子啊。

做了這個決定也就不再哭泣了。

李太玄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弱。

所以第二天早上,他提前一個時辰起床紮竹籠,天剛泛起亮光就拎著小筐跑下台階。

霧還冇有完全散去,山澗灰茫茫一片。

李太玄習慣性地看向巨石,卻不見佘青青的身影,當下呼吸絞緊了。

“師傅?”

他第一次感覺到,佘青青可以隨時消失不見。

李太玄從屋前繞到屋後,腳步越來越快。再次穿小竹屋而過,四下除了自己卻空無一人,孤獨感和委屈推動他繼續行動。他不想再失去什麼了,所以咬緊牙關沿著淺灘奔跑起來,然後衝向山澗上遊向下張望,接著是小竹林,冇有,冇有,冇有。

怎麼辦?

“佘青青!”

他大喊著,瘦弱的肩膀隨著劇烈的呼吸抽/動。

“我不準你這樣,我恨你,我已經開始恨你了。”

八歲的娃娃抽泣著,突然之間目光定住了。他看到竹林小徑上有斑斑的血跡,瞬間汗毛倒豎,全身僵直。對血液的恐懼從落花城消亡那一夜開始就已經植入靈魂深處,他站了好久才克服內心的恐懼,逼迫自己朝前走去。

隱秘的竹林間傳來“啾啾”的聲響。

李太玄循聲鑽入深處,接下來的景象嚇得他魂飛魄散,驚叫著癱坐在地上。

那裡是一條骨質青鱗緊緊覆蓋的蛇尾,正隨骨骼和肌肉的攪動泛起幽暗的光。它繃成了弓形,前端銜接著佘青青白璧無瑕的軀體,就像是要把她吃下去。

“師,師傅。”

腰身以上是大汗淋漓的**,青衫已經濕透。再往上去,細軟的頸窩有一股血液往下淌,而那殷紅的嘴唇在顫。

佘青青的臉上佈滿了蛇鱗狀的血絲,原本清透的眼睛變得渾濁不堪。

在她不遠處,橫躺著一隻被咬開喉嚨的白兔。它睜著圓圓的眼睛,鼻子還在抽動,兩隻腿用力地蹬著。

“李太玄,不要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蛇妖師傅,你有毒更新,第八章 青蛇破壁壘 心心相依偎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