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程宇出現在陰冥界,而且正在前往各個傳送點的訊息傳到了剩下的幾個傳送點,所以程宇再次到達新的傳送點的時候,幾乎已經不會有太大的收穫了。

這些傳送點最多也就剩下幾萬冥軍守護著,而且留守的鬼王數量也不多,多的也就一百左右,少的更是隻有幾十個。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程宇很快就已經滅掉了五個傳送點,不過收穫並不算大,基本上一個傳送點最多也就收穫幾萬實力一般的冥軍罷了。

正此程宇已經讓另外一個鬼王帶他到第六個傳送點的位置去了。

畢竟五個傳送點都毀了,那個知道六個傳送點的鬼王自然知道自己現在多知道的一個是哪一個了。

“不知道陰冥界到底有幾個傳送陣,把這個傳送陣毀掉之後,剩下的就冇有辦法了。”鎮魂說道。

“放心吧,很快我們就會知道剩下的傳送陣在哪裡了!”程宇卻是不以為意,笑著說道。

“你怎麼知道?”鎮魂倒是有些疑惑起來了。

這個傢夥好像很自信的樣子。

可是仙魔塔內的那些鬼王最多也就知道這六個傳送點,並不知道更多的傳送點了。

除了這些鬼王之個,程宇還能夠從哪裡知道更多的傳送點呢?

“因為溟羅鬼王已經在前麵等著我們了!”程宇笑著解釋道。

其實溟羅鬼王離開輪迴鬼府之後,他就已經發現了。不過他並不在意,既然他自己來了,那他甚至都不用再費心思去找了。

所以他隻管把這些傳送點先滅了,到時候再見他也不遲。

不過當他滅掉第四個傳送點的時候,他就發現溟羅鬼王並冇有直接朝著他的方向過來,而是直接朝著彆的方向離開了。

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第六個傳送點的方向,但是現在從這個鬼王嘴裡瞭解到了第六個傳送點的方向,而溟羅鬼王此時便正好在那個方向,他瞬間就明白了。

這溟羅鬼王是跑到他前麵的傳送點等他了。

“你不是說這個傢夥可能被困住了嗎?怎麼會突然又主動找你來了?”鎮魂疑惑道。

“這還不簡單嗎?”程宇心裡也有些疑惑,不過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辦法,直接進入了仙魔塔之中。

這些鬼王和鬼尊看到程宇又出現了,頓時嚇的噤若寒蟬。一個個戰戰兢兢的,就怕程宇又是來挑鬼王讓他的奴隸吞噬的。

“你們可知道溟羅鬼王?”不過程宇卻是向他們提出一個問題。

“知道知道!溟羅鬼王曾經可是輪迴界王最重視的鬼王了,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他本是有機會成為下一個輪迴鬼王的。”其中一個鬼王想都冇想,第一個開口回答道。

因為他想要活命,有兩個鬼王已經給程宇找到了傳送點。

這意味著這兩個鬼王下一次是有機會活命的,而他們這些還冇有立功的鬼王,隨時都有可能被這個人類挑中吞噬。

所以他們也必須要立功才行。

什麼是立功!

程宇想要什麼他就給什麼,這就是他現在能夠給予程宇最大的功勞了。

“那你說說溟羅鬼王出了什麼意外?”程宇心道果然如此。

那個傢夥在自己那樣加大傷害的情況下都冇有移動距離來見自己,那不是出事了又是什麼呢?

他和之前的那些鬼修雖然不知道陰冥界發生的事情,可是這一次來到陰冥界抓到的這些鬼王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

“具體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並不清楚,但是溟羅鬼王肯定是做了什麼讓輪迴界王不滿的事情。

所以在輪迴鬼王進階為界王大人冇有多久的時間,溟羅鬼王就被界王大人囚禁起來了,如今差不多都有十幾年了!”那個鬼王解釋道。

“那溟羅鬼王有冇有可能自己逃出來呢?”程宇瞭然道。

冇想到他的猜測成真了,以溟羅鬼王的地位,能夠囚禁他的也隻有輪迴界王了。

結果還真是如此,他確實是被輪迴界王給囚禁了。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溟羅鬼王被界王大人囚禁在輪迴鬼府。如果界王大人不放他出來,他是絕對不可能自己出來的!”另外一個鬼王也趕緊出聲解釋道。

話都被那個鬼王說了,那他們上哪裡立功去!

所以他們絕對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在程宇麵前表現的機會。

“嗯,你們都很不錯,放心,你們暫時還都是安全的!”程宇笑了笑,人影便消失了。

眾鬼王也是鬆了一口氣。

雖然程宇隻說他們暫時是安全的,但是至少現在不用死。

以後若是會死,那也隻能到時候再想辦法了。

“你確定溟羅鬼王在前麵等著你?”鎮魂問道。

“這是當然,有靈魂聯絡,他能知道我的去向,我也自然能夠知道他的動向。”程宇肯定地說道。

“按照剛纔那些鬼王的說法,如果溟羅鬼王真的在前麵等著你的話,那就說明那個輪迴界王也肯定一起來了。

否則他不可能就這麼放走溟羅鬼王的!”鎮魂說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看來這輪迴界王是發現了溟羅鬼王與我的關係,所以纔會被囚禁起來的。

不過這樣也好,咱們也不用那麼大費周章的去找溟羅鬼王了。

而且我們現在剛好隻知道六個傳送點,如果輪迴界王親自來了,那我們就趁機把他抓起來了,那麼所有的傳送點都能夠知道了!”程宇倒是有些心癢癢了。

當年跟輪迴鬼王一戰,輪迴鬼王冇能殺掉他,而他也冇能殺掉對方。

可見這個輪迴鬼王確實是一個非常厲害的角色。

而如今他的實力已經大增,在人界幾乎冇有對手,就算是內朝的主上,他現在都冇有絲毫畏懼。

也就是顧忌著仙界的高手,要不然早就殺到內朝去了。

現在又來到了陰冥界,而且這些輪迴鬼王也變成了界王,想必這輪迴界王的實力提升了也不是一星半點。

以這個輪迴界王的實力,應該是有資格做他的對手的。

已經太久冇有遇到像樣的對手了,現在有了一個還算是比較期待的對手,程宇自然內心開始有些沸騰了。

上一次遺憾冇能殺掉輪迴鬼王,那麼這一次應該是可以做到的。

“雖然你的實力現在足夠強大,但是你還是要小心。這輪迴界王也知道你的實力,現在既然在前麵等著你,就怕有什麼埋伏或者陷阱。

小心駛得萬年船!”鎮魂十分嚴肅地提醒道。

之前一直都是他們去偷襲彆人,再加上這些傳送點最多也就是一些鬼王,從實力上程宇本身就碾壓他們,所以程宇占據著絕對的優勢,自然不用那麼擔心。

可是現在不同了,這輪迴界王的實力絕對不能小覷,好歹是個界王。

更何況輪迴界王還是個鬼王的時候,就是五府當中最強大的鬼王。

而陰冥界有這麼多的鬼王,又有幾個他的對手?

現在鬼王變成了界王,那實力的提升更是不可想象的,所以還是要小心謹慎一些才行。

“放心吧,他們也是才趕到前麵冇有多久的時間。想必他們就算想要佈下什麼陷阱等著我,也不太可能是什麼恐怖的陷阱,畢竟時間有限!”程宇想了想說道。

因為溟羅鬼王從離開鬼府的時候他就已經感應到了,所以他清楚的知道這些傢夥是怎麼一路跑到自己前麵去的。

從這點時間上來說,他們確實來不及佈置什麼厲害的陷阱了。

“就算冇有厲害的陷阱,但是這輪迴界王有冇有可能把陰冥界的其他界王也叫來了對付你呢?”鎮魂再次提醒道。

“嗯,這個倒是有可能,放心吧,我也不傻,會小心的。”程宇點點頭,這一點倒是冇有否定。

畢竟他隻是與溟羅鬼王有靈魂上的聯絡,所以他也隻能感應到溟羅鬼王的情況,至於溟羅鬼王是與哪些鬼修一起來的,那就完全不可能瞭解了。

所以他自然也不可能一點防備的意思都冇有。

就算冇有彆的界王,至少輪迴界王是絕對不可能少的了的。

此時,第六個傳送點!

“溟羅鬼王,那個傢夥確定往這邊來了嗎?”輪迴界王已經知道程宇毀掉他五個傳送點了,這個仇恨值足以讓他將程宇碎屍萬段。

當然了,程宇在他的心裡早就該碎屍萬段了。

他手上可是還有著當年從陰冥界偷走的聖物,這一次他不僅要程宇的性命,還要把聖物拿回來。

眼見程宇遲遲冇有出現,他心裡卻是有些著急了。

因為他早已經知道,程宇和溟羅鬼王是可以互相感應的。溟羅鬼王既然可以感應到程宇移動的情況,那程宇自然也會感應到他們的動向。

而他擔心的就是程宇發現溟羅鬼王出現在這裡之後,會有意避開他們,不敢往這邊來。

尤其是他們之間的這種關係,隻要程宇有意避開他們的話,那他們幾乎永遠都不可能碰麵。

但是他如果不帶上溟羅鬼王,他又怎麼知道程宇現在在什麼地方呢?

所以他的心裡是有些矛盾的,帶上溟羅鬼王是有利有弊,但是不帶他又不行。

現在他隻希望程宇不會避開他們,那所有的問題就很快可以徹底的解決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