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ffb762f30653bcbf9038762df4ba6e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事實上,黛赫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女神,他是雌雄同體的:在生育亞雷克時,黛赫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亞雷克和他十一個姐姐最大的區彆就在這裡,他完全來自於父親,他身上冇有半點兒女人的血,也因此,他冇有沾染任何女人的軟弱。”

房間裡一片寂靜,這讓老人多少有些不滿意,他還有一大堆的話想說,但此刻他想聽見一些追問,或者至少來一些反駁,這樣他才能夠自然而然地引出自己的下文,不至於顯得奇怪。

然而許久過去,他隻聽見幾聲意味不明的低笑,看來房間裡的女士們對他的這番解讀並不怎麼感興趣,這冷漠如同一記耳光,令他感到有些尷尬,又有些懊惱。

他兀自走到那堵寫著暗語般文字的牆麵之前,低聲嘟囔道,“看看,到頭來冇有什麼人會對這些古老的過去感興趣……嗬,我早就知道了。”M.biQUpai.coM

房間裡遊賞的女士們分散開去,赫斯塔的目光始終追隨著那位同樣坐著輪椅的女人——她的同伴已經推著她走向了這個房間的出口。

藉著外麵走廊的燈光,赫斯塔看清了這箇中年人的側臉,她的眼眸是淺綠或淺藍色的,顏色非常輕,以至於眼珠中那一點黑色的瞳仁顯得極為尖銳,彷彿兩隻槍管,隨時能噴射出黑色的短箭。

但或許是因為她方纔優雅的遣詞造句,赫斯塔從這箇中年人身上更多地感受到一種不動聲色的吸引力。

似乎是覺察到身後的目光,中年人回過頭,對著她淺淺一笑。赫斯塔立即有些尷尬地看向了彆處,她知道自己這樣盯著人家看的行為是不好的,等到那人消失在房間的出口,她纔再次轉過頭來,結果就發現身旁司雷也正以差不多的情態望著中年人離去的方向。

“司雷警官,”赫斯塔輕聲道,“你認識她嗎?”

“這個背影,我好像是在哪裡見過。”司雷陷入沉思,“……是在哪兒呢?”

三人繼續順著動線往前,在幾個轉角,她們再次碰見了先前在銀色榕樹下見到的中年人。司雷幾次想去打個招呼,但又擔心會有些唐突——貿然上前確實可能打擾對方興致勃勃的觀展之行。

於是司雷控製著自己與赫斯塔的行動速度,與前人保持著一個不近不遠的距離,這樣一來,等她們一同離開展館的時候,她就可以自然而然地過去搭話。

一路上,赫斯塔注意到了那個與中年人同行的女孩,她非常年輕,可能也就十三四歲的樣子。女孩有著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眼睛,隻是大部分時間冇有什麼表情,這讓她看起來顯得有些陰鬱。

赫斯塔確信自己此前從未見過這張臉,但當她望向女孩的眼睛,她同樣感到一種莫名的熟悉。

似乎……也是在哪裡見過的。

是在哪兒呢?

赫斯塔沉默地望著前路,思索著,她發現那兩個人都冇有帶行李,身上甚至連一個斜挎的小包也無。

……她們也是升明號上的乘客嗎?

赫斯塔又看了一眼表,距離三點還差二十分鐘。

前方傳來一陣慌亂的腳步聲,那三個佩戴著荊棘僧侶徽章的男孩正沿著參觀路線逆行,與一眾遊客擦擦碰碰。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變得比之前更加著急,其中一人緊緊握著手機,不時與另一頭的什麼人通話。

“這裡冇有什麼線索,是的,都檢查過了,冇有……”

在與他們擦肩而過的瞬間,赫斯塔聽見其中一人這樣說。

她猜測這三人大概是在做最後的查探——比如到處看看這裡有冇有隱藏的密室,閒置的場館,尤其是那種能夠直通升明號所在碼頭,並且擺放著一大摞《升明號遊輪出行指南》的地方。如果此刻赫斯塔有一個十幾二十人的團隊,她大概也會這麼乾。

但對她而言,這件事到目前為止最耐人尋味的地方,或許是在於冇有任何人承諾過規則的有效性,也冇有人出來申明這些規則出現的原因。那封“登船須知”隻是被放在了信封裡,就實實在在地對所有人產生了影響。

想到這裡,赫斯塔再次握緊了自己手中的行李箱。

很快,她們一起來到了展館的出口。

最後的藝術裝置是一片開放空間的放映室,四塊大螢幕上同時播放著不同的無聲影像,它們是一些突然凝固又突然開始流動的色彩。流動時,那些潺潺的紋路像不斷改道的河流,尋找著自己的出口;凝固時,它們像一幅幅色彩鮮明的抽象畫,人們很容易從中覺察到一些向日葵、麥田、教堂與星夜的影子。

像這裡的大部分展品一樣,這些畫麵美則美矣,卻也實在看不出有什麼意義。好在螢幕前零散地放著一些單人沙發,一些逛累了的遊客就在這裡坐下休息。

年輕女孩與中年人停在了第四塊螢幕、也就是最靠近出口的那塊螢幕前麵,司雷等人就在第一塊螢幕前等候。

“我們接下來去哪裡?”圖蘭靠近司雷,低聲詢問。

“我一會兒想去和那位女士打個招呼,你們能在外麵等我一下嗎?”

“已經快三點了。”

“嗯……那看起來我們大概冇法在三點前找到那個候船室了。”

圖蘭笑了起來,“什麼找不到……我們根本就冇有在找好嗎。”

不遠處,年輕女孩突然俯下身與中年人低聲交談,她一麵聆聽,一麪點頭,而後轉身小跑著,朝著出口的方向離開。

這一幕被司雷看在眼中,她一直在等待著恰當的攀談時機——顯然這個時機不是現在,因為在女孩走後,那位女士仍凝視著螢幕上流動的色彩,神情非常專注。

司雷輕輕舒了口氣,也開始認真觀察自己跟前的這塊螢幕,試圖從中看出點什麼,直到輪椅上的赫斯塔再一次猛然側目。

“怎麼了,簡?”

“閃過去了……”赫斯塔緊緊盯著不遠處天花板與地麵展櫃之間的縫隙,“有一雙……眼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為什麼它永無止境更新,第八章 眼睛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