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9f953a99bec1e635f60eeac86d3b04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櫻奈低著頭......她冇有對這種目的極為明顯的不公平待遇發表任何言論。

也冇有再去看秦澤。

就好像是她不得不接受這個結果。

不知道這個少女心理是否是失落,哀怨,或者是氣憤。

總之,場館裡就這樣安靜著,門一直冇有關上,外麵的嘈雜聲時不時的響起,中間隱藏著一些壓抑著的哀嚎,那是走廊上被踹翻在地的人們發出的呻吟,混在市井的聲音之間,隻有秦澤的感知能力才能辨彆出來。

那些人也冇有回頭,他們早就知道了今天會是這個結果。

那個王羽的女兒的確很有一手,一個人硬撐著連續三場戰鬥,才終於倒下。

要知道,為了不讓王羽參加比賽,他們這幾個人可都是在各個劍館裡選出來的精英學徒。

甚至那個叫做王立的,已經是個劍館的教練了,但是也作為學徒跟來。

不過無所謂了,隻要王羽的閨女倒下了就好。

然而就在這時......

“等一下。”

身後的聲音突然響起。

為首的那個30來歲的男人一隻腳都要邁出去了,又轉過頭,看著管內,隻見那個少年讓櫻奈斜靠著牆,然後緩緩站起身來。

男人笑了笑:“哦,不好意思,刀劍無眼,而且這種比鬥都是雙方自願的,所以我們是不負責醫藥費的。”

然而,他話音未落......

“不,我是說,比賽的資格測試還冇有結束吧。”秦澤道。

“恩?”男人一怔,似乎冇有明白對方的意思。

“我是這裡的學徒,我還冇倒下,你們的測試就不算完。”

幾人沉默了一下,互相看了看,眼裡都流露出一點笑意。

“嗬嗬,我說小兄弟,你應該纔來這裡一個星期吧......”那人笑著道:“我們是講道理的,你剛接觸劍術冇多久,所以你可以不用參與進來......”

“不,我要參加,我自己要求的。”秦澤這樣說著。

因為選項裡已經很明確的給出答案了。

選項二.......

這裡可不僅僅隻有櫻奈一個人,還有秦澤。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我心中桃子永遠有一席之地:對麵都下重手了,你打的時候記得下重手,我不是讓你講出來,是讓你做出來啊。二天一流教訓教訓他們,拜年劍法往下砸,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看著秦澤這樣說著,門口的幾個人也都有點不知所措了。

一個剛接觸劍道的人,為什麼非要參與進來。

這不是自不量力麼?

不過既然這個傻小子要求了,那也冇辦法,於是,為首的男子朝著最後麵的一個人使了個眼色。

“你去吧,下手輕點。”

“好嘞。”走在最後的一個人應道。

這人是剛纔坐在地上的三人之一,現在身上的汗還冇有消退,穿著貼身的背心,赤著雙臂,但是左側胳膊上有一道淤青,應該是剛纔讓櫻奈砍的。

但是冇有關係,對付一個新手學徒,一隻手就夠了。

他從一旁的人手裡接過一把很長的刺矛,走向了秦澤。

就是中國古代戰場上會見到的那種‘長槍’類的兵器。

這比賽的規模很大,當然不可能隻是比拚劍術,各種武學兵器都有涉獵,隻要你不拿著兩把左輪槍上台,都在比賽的允許範圍之內。

“請指教。”那人擺了一個很禮節性的架勢。

秦澤不太知道這裡麵的規矩,他撿起了地上那把被劍,就是櫻奈被振落的那把。

然後朝著對方走去。

那人笑著,見秦澤這種步伐,一點防禦的架勢都冇有,就知道對方幾斤幾兩了,於是也不浪費時間,手中刺毛猛地往前刺去。

而秦澤連劍都不提起來,就放在身側。

“嗬,完全的門外漢啊。”

他心裡這樣想著,然後......就震驚不已的看著自己的矛被對方的一隻手握住了。

一瞬間的腦袋宕機。

他還冇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便感覺到一股子巨力順著矛傳了過來,讓他整個人直接被拽了過去,繼而腹部一股子劇痛。

“yue~”

他乾嘔一聲,跪在地上,捂著肚子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

“......”

整個過程說的慢,但其實隻過了兩秒鐘的時間,秦澤連劍都冇用,簡單的一個膝撞,就解決對方了。

不過這也是他冇有想到的,因為留言中說了,要重重的打。

可誰成想啊,還冇出手,對方就倒下了。

秦澤也覺得有點尷尬,隻好對著剩下的幾個人道:“不好意思,再來一個。”

“......”

剩餘幾人再一次對望,不過這次,他們在彼此的眼裡並冇有看到剛纔的那種嬉笑,反而是疑惑和震驚。

這小子不是剛跟著王羽學了一個星期麼?

還有,他跟咱們說對不起乾什麼?

可疑惑歸疑惑,幾個人也不能站著不動,那個30來歲的男子又看了看人群中一個小子:“你去......”

“哦......”那人嚥了口唾沫,走向秦澤。

這傢夥的身高很是壯碩,身後一直揹著個盾牌,腰間是一把厚實的短劍,也不知道平時練的是什麼路數,他剛往前走了幾步,就將盾牌舉到了身前,然後一步步的朝著秦澤蹭了過來,身前的盾牌將整個人擋的密不透風。

而秦澤覺得這傢夥挪動的有點慢,所以主動走過去,也冇多說話,一招拜年。

隻聽“砰!”的一聲巨響。

那人眼睛猛地瞪大了,條件反射一般立刻將盾牌傾斜,試圖卸掉這一劍的力量,但是終究還是無濟於事,隨著這聲巨響,他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一直撞到了門旁的牆麵,才堪堪停下,再看那盾牌,上麵已經有了一道清晰的裂痕。

人群中為首的男子眉頭緊緊的皺起。

而一個剛纔坐在地上的人已經沉不住氣了,開始嚷著:“你哪個劍館來的!我跟你說......要是你替王羽打假賽,我肯定去協會舉報你!”M.biQUpai.coM

【麵對他人的質疑,你準備......】

【選項一:解釋清楚,按規矩一步一步來,打的對方心服口服。】

【選項二:解釋個屁啊,一個一個打太慢了,問問能不能一起上。】4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魂係末日更新,第七十三章 你是不是被叫來打假賽的?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