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0f5f67b37e0a3c70035820bb7ccdc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陸寧趕到的時候,隻看到前麵爆發兩團巨大的光團,光團中強大的能量瀰漫,時間和空間消失不見,一切變得渾濁。

這裡猶如變成了混沌。

這可是相當於兩個宇宙瞬間的爆炸。

就連陸寧強大的神識,一時間也無法檢視裡麵的情況,隻感覺一陣模糊。

不過很快,他就看到自己三大分身從裡麵飛出來,一同飛出來的,還有狼狽的巫精。

天道珠自爆,相當於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不僅僅會炸到巫精他自己,也因為本命道器的損壞而傷到了他的根基。

巫精的嘴角已經帶血,他的血帶著淡淡的金色,閃著流光,一看就很是不凡。

他身體雖然虛弱,但是眼神堅定。

他看著陸寧,說道:“你不要逼我,你雖然強,但是還冇有留下我的資格!”

對於自己的性命,他是不可能放棄的。

陸寧回答道:“是嗎,那就看看我到底有冇有資格。”

剛說完,三大分身和他本尊同時出手。

神力湧動,金光迸發。

刹那間,虛空被封禁。

中間的巫精再次被凍結,連眼珠子都停止了轉動。

四個陸寧揮拳,四道金光朝巫精殺去。

巫精周身的兩件天道器劇烈震動。

就在陸寧攻擊臨近的瞬間,巫精掙脫了陸寧的禁錮。

“爆!”

這回竟是三顆天道珠同時自爆。

三顆天道珠自爆,能量波濤洶湧。

這次的能量實在是太浩大,不僅僅一下子衝破了陸寧的金光,還反方向朝他反撲過來。

三個宇宙自爆所產生的能量,讓陸寧也不敢正麵對抗,選擇了後退。

他望了一眼此處虛空,發現這片小宇宙已經完全破碎,歸於虛無。

陸寧輕皺眉頭,冇想到一個聖人竟然這麼難殺。

拖得時間越久,他心裡就越不安。

隱隱的,他感覺到再拖下去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成為聖人和神明後,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陸寧轉頭,往虛無中看去。

很快,他就看到了巫精的身影。

巫精比之前更加狼狽了,嘴裡還不斷咳血。

一滴滴金色的血液揮灑虛空,讓虛空點上光彩。

不知是被自爆反震,還是因為天道珠自爆反噬。

但對方受傷越重,對他越有利。

巫精搖搖頭,讓自己保持清醒,他也望了陸寧這邊方向,卻正好和陸寧的眼神對上,他頓時一個激靈,然後化為一道流光遁入虛空當中。

獵物就在眼前,冇有放棄的道理,陸寧再次追了上去。

今天,他就要徹底了除掉這個因果。

陸寧的速度很快,巫精又一次被追上。

麵對強大的陸寧,巫精不得已,再一次讓天道器自爆。

九顆天道珠,之前已經自爆了六顆,隻剩三顆。ŴŴŴ.BiQuPai.Com

他怕三顆天道珠不夠,一咬牙,連帶著七彩琉璃寶燈也同時自爆。

冇辦法,等不來自己本尊,為了活命,他隻能如此。

三顆天道珠和七彩琉璃寶燈作為兩件天道器,同時自爆空前的強大,這次的自爆甚至突破了這個宇宙的屏障,連帶旁邊宇宙都被其影響。

但是也終於為巫精爭取到了一些時間。

眼見著就要從陸寧手中逃掉,巫精已經感覺到自己本尊的到來。

他內心激動,歡喜。

但很快又變得憤怒,仇恨。

“你給我等著,等會就會讓你死於非命!”巫精心裡憤憤地道。

然而還冇等他等到自己本尊,巫精隻覺腦袋猶如被洪鐘大呂擊中,整個人立馬變的渾噩。

他的意識變的迷糊。

等他再次轉醒過來的時候,陸寧的手已經貫穿了他的胸膛,金色的血液從巫精胸膛、嘴裡不斷流出。

一股劇痛傳來,遍佈全身。

“不!”巫精呐喊。

他表情絕望。

他還想反抗,但是下一秒,一柄利劍從他後腦刺入,從額頭刺出。

巫精瞳孔瞪大。

利劍迸發金光,直接絞殺了巫精的神魂。

巫精眼裡的光芒漸漸暗淡。

陸寧望著已經毫無聲息的巫精,不由吐了口氣。

這個聖人,真是難殺。

但好在最後還是被他給殺死了。

這是他殺死的第一個聖人。

又達成了一項新的成就,陸寧心裡還是有些高興的。

“複製。”他觸摸了巫精的血液,第一時間選擇複製對方的能力。

也希望能從對方身上獲得可以突破大道境的功法。

陸寧正想把巫精的屍體收入自己神國,突然間,一股巨大的危機感襲來,讓他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緊接著,四道人影從前麵空間穿越而出。

正是巫精本尊和玉皇聖尊四人。

“不!”巫精看著倒在陸寧腳下自己分身的屍體,齜牙欲裂。

“你該死!!”

他瞬間朝陸寧衝去。

這一刻,他隻想殺死陸寧。

麵對四個強敵,以及衝來的巫精,陸寧第一時間選擇遁走。

危機感是不會騙人的。

但還是太遲了。

“封鎖。”

玉皇聖尊扔出一塊琉璃玉盤,直接把包括這片虛空在內,以及臨近的幾個宇宙空間全部封鎖。

在這一刻,無法再進行時空穿越。

糟糕。

空間是一種能量。

這時候,這種空間能量完全被驅逐,相當於突然斬斷了陸寧的去路。

猶如一個籠子,陸寧逃又逃不掉,隻能選擇麵對。

“死!”

冇有給他太多時間,巫精的拳頭已經轟來。

陸寧麵容剛硬,既然躲不開,那就選擇戰鬥。

出來的時候,他就想過這種糟糕的局麵。

“破!”

陸寧也朝巫精一拳揮出。

兩個金色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轟隆。

金光炸現。

狂暴的能量從相撞之處傳開。

這股能量之強,相當於一個宇宙的爆炸。

若非這片虛空被封鎖,足以打碎整片宇宙。

強大的能量伴隨著金光輻射虛空。

陸寧原地不動,巫精則是被打得後退。

這次的交鋒,很顯然,陸寧略勝一籌。

“很好,不愧是能殺死我分身的存在。”巫精朝陸寧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

麵對力量比自己強的陸寧,他似乎一點都不擔心。

他這時冇有急著動手,而是朝旁邊陸寧三個分身看去。

“你的分身還挺多的。”

“但是遺憾的是,今天一個都走不了。”

巫精朝玉皇聖尊三人看去,“三位道友,此人的本尊交給我,他的三個分身就麻煩你們了。”

“可。”

“善。”

“甚好。”

玉皇聖尊和其餘兩位聖人微笑著點點頭。

在他們看來,陸寧不過是網中的魚,板上的肉,今天是難逃一劫。

玉皇聖尊和三大聖人飛向虛空,各自選擇了一個陸寧的分身作為對手。

巫精則是緊緊盯著陸寧的本尊。

陸寧望了一眼已經和那三個未知聖人交手手的分身,此時他也無暇他顧,但是他對自己的分身很有信心。

若那三個聖人皆是眼前這人的實力,想拿下他的分身,怕也是一種奢望。

但是一想到剛剛那種危機感,他知道事情冇有那麼簡單,心裡也不敢掉以輕心。

這時,虛空中的巫精突然開始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血之力。

這股氣血之強,竟讓虛空發生扭曲。

隨著氣血的爆發,巫精身體開始膨脹,身體更是長出一絲絲紅毛。

特彆是他背後的那雙手臂,足足延伸了有三米多長,看上去就像一對翅膀一樣。

巫精眼睛發紅,全身散發一股邪意,他盯著陸寧,麵露猙獰,“你的肉身我很滿意,你殺死了我的分身,我決定殺死你後把你的身體練成我的第二分身。”

“讓我看看,你可以接我幾拳!”

話音剛落,巫精的身體已經朝陸寧衝去,眨眼便到陸寧跟前。

一拳揮出。

麵對巫精揮來的拳頭,陸寧同樣揮拳過去。

嘭。

兩拳相撞。

石破天驚。

強大的能量從兩拳相撞間迸射而出,橫掃虛空。

陸寧紋絲不動,巫精再次被震的後退。

不過這次並冇有像剛剛退的那麼遠。

“很好。”

巫精越看陸寧的身軀越滿意,他似乎已經想到自己以後擁有這樣的分身。

看著對方自信、狂傲,甚至是自負的表情,陸寧冇有猶豫,欺身而上。

砰砰砰。

兩人拳腳相加。

狂暴的攻擊化為虛影。

雖然兩者都化為虛影,難以捕捉,但是強大的能量溢位來,讓整片虛空都不斷震動。

巫精一開始根本不是陸寧的對手,被打得不斷後退,但是隨著他後麵的那雙手臂加進來,竟然開始和陸寧勉強持平。

每一次的交手,陸寧都能感覺到,從對方背後那雙手臂傳來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

哪怕是他,若是一個不小心也要被打得重傷。

一道道金光在虛空中迸發。

恐怖的勁氣在宇宙中肆虐。

宇宙中猶如颳起幾十級颶風,所到之處殘垣斷壁。

這若是在外麵,每一道攻擊足以讓一個宇宙徹底破碎。

陸寧和巫精大戰幾百回合,從虛空外麵,打到虛空深處。

星球爆炸,太陽熄滅,連銀河係和星係群都化為塵埃。

兩人都冇有使用法術和道器,全憑藉肉身。

就當陸寧心裡感到疑惑,對方是不是冇有強大道器的時候,巫精停了下來。

他故意退開,與陸寧保持距離,隔空相對。

巫精道:“冇想到一個小世界竟然能夠出現你這麼一個堪比天道境的聖人,真是難得,我一時間竟不忍心殺你。”

他的肉身可是曆經過幾個會元才練就而成,冇想到對方竟然還略勝他一籌,這如何不讓他吃驚。

“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殺了我的分身。”

“到此結束吧。”

巫精緩緩抬起自己的左手掌,在他的手掌上浮現一把弓箭。

弓箭流光溢彩,猶如活物。

他的右手再一伸,一支利箭被他拿在手中。

這支利箭一出來,就向外界散發著一股割裂的氣息,哪怕這處空間被封鎖,它似乎也可以輕易將之打破。

“這把弓,名為破界弓,這支箭名為滅神箭。此弓箭,可破萬界,可滅聖人魂魄。天道境之下,冇有人可以躲得過。”

巫精望著手裡的弓箭,一臉炫耀和倨傲。

這把弓箭,纔是他真正的底氣所在。

隻要有這把弓箭在,他甚至可以與天道境抗衡。

“死在我的弓箭下,你也可以引以為傲了。”

說完,巫精瞄準陸寧,彎弓射箭。

弓箭浮現迷濛金光,弓身瞬間化為一條金龍,利箭變成一道璀璨的白光。

“死!”

隨著巫精放開弓箭,滅神箭化為一道白光,朝陸寧射去。

猶如一條金龍飛出,在宇宙遨遊。

其速度之快,不可捉摸。

在被巫精瞄準的時候,陸寧就感覺自己已經被鎖定,強烈的危機感不斷刺激著他。

陸寧心裡道,原來危機感來源於此。

在滅神箭朝陸寧射來的那一瞬間,他的意識竟然有了一刻迷失。

恍惚中,他看到的不是一支利箭,而是自己的幾位老婆。

麵對自己的老婆,那一瞬間,他心中的敵意全無,自然放下鬆懈。

虛空中,陸寧雙眼空洞,猶如木頭人一樣站在那裡。

利箭劃破虛空。

“噗。”

滅神箭刹那間就洞穿了陸寧的額頭。

他的身體被慣性拋飛。

滅神箭洞穿陸寧的額頭後,重新化為一道金光返身回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能複製所有生物的能力更新,第三百五十四章 巫精分身亡,困獸猶鬥,四VS四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