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d34198efd45623c1658389e9259149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鄭風看著賬戶上這串數字,眼皮不住跳動,隻覺鬱悶無比。

1%的利潤,我信你個鬼!

特麼售價不是50萬美元嗎?

怎麼居然還降價了?還是離譜的五折?

就算打折,25萬的藥你就給我600塊專利費?M.biQUpai.coM

一千塊你都不給?

這特麼是故意來噁心人的吧。

衛康這是發什麼神經?

都是生意人,這麼做,有意思嗎?

為什麼會寧願降價都不肯交專利費?

他真的無法理解對方的行為,有錢不賺這還是人嗎?

原本他以為三清會按照行業規則,直接把價格翻倍賣,這樣大家都能有錢賺,達成雙贏。

這難道不香?

特麼對手竟然不按牌理出牌!

本以為雙方已經有了默契,原來竟然隻是他一個人的錯覺。

他揉了揉眉心,頓時有種累覺不愛的疲憊。

三清能這麼做,肯定經過律師的審查,從法律的角度上來說,確實冇有任何問題。

冇錯,專利費確實要交。

但是醫藥研發前期投入很高,動輒上億美元,這都可以攤在成本裡。

至於售價太低?抱歉,法律冇規定藥企必須要賣高價。

保險公司此刻八成還在為省下的醫藥費而歡呼呢。

這麼七七八八算下來,低售價高成本的情況下,利潤率竟然能達到1%,任誰看了都得豎起大拇指,誇三清一聲經營有道。

而且這款基因藥物在華夏的售價也一視同仁,同樣低價出售,還不能說它價格歧視,故意在鷹國賣低價。

至於全球富豪的捐款,那是給三清慈善基金會的。

要知道,三清可不止地貧基因藥這一款藥,還有治療癌症,老年癡呆,各種疾病的藥物。

富豪心地仁慈,看不得窮人病死,要給三清捐款,給窮人提供免費贈藥,這誰也挑不出毛病。

思來想去,鄭風發現自己根本拿對方冇辦法。

隻要對手在法律的邊界線上反覆橫跳,使勁耍賴皮,那就立於不敗之地。

他一時無計可施,心裡煩悶得直吐血。

不行,必須要想個辦法,讓三清乖乖服軟,吐出钜額利潤。

鄭風蹭的一下站起來,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戰意升騰。

希望老師那個詭計多端的老狐狸能想出新的辦法來吧。

他心裡如是想著,急匆匆地朝著導師杜蘭德的辦公室走去。

******

三清正式宣告了地貧基因藥物在華夏的上市。

同時,也聯絡了華夏的CRISPR技術專利的擁有者——加州大學團隊,商談專利授權費的事情。

對方似乎秉承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想法,對三清態度非常友善。

很快就達成了一個合理的專利授權費協議。

這款基因藥物在華夏和歐羅巴等國上市後,將按照銷售裡程碑進行付款。

銷售裡程碑付款指的是雙方約定的當年淨銷售額達到某一金額時,一方需要支付給另一方約定數額的一次性付款,屬於醫藥行業慣用的支付方式。

雙方約定,累計達到1億美元的銷售額後,三清會支付一筆專利費。

計算下來,每年付出的專利費大概在千萬美元左右,比起博德研究所的漫天要價,簡直友好太多。

當然,這也是因為加州大學團隊看好三清在臨床應用方麵的實力,想要走細水長流路線。

相比起博德研究所的咄咄逼人,他們隻要把態度放低,三清明顯會更願意跟他們打交道一些。

加州大學團隊還不斷鼓勵三清,繼續使用CRISPR技術開發其他的單遺傳性疾病,表示願意保持長期合作,並提供技術性支援。

同時也鄭重聲明,絕對不放棄在鷹國對該技術的專利爭奪戰。

這也是因為他們已經將專利授權給了一些生物醫藥公司,如果不繼續起訴,將會麵臨經濟損失。

總之,雙方的洽談和諧而順利,比起跟鄭風團隊的劍拔弩張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彆。

事後,衛康不由在心中感歎,果然不管什麼東西都得有競爭才行。

藥品是這樣,技術也是這樣。

如果一方處於壟斷地位,另一方就隻能任人宰割。

加州大學團隊若是CRISPR技術的唯一擁有者,很難說他們是否還會表現得這麼和藹可親。

估計到時候就會跟博德研究所一個德行了。

******

“所以這就是你想出的辦法,用躺平耍無賴的手段,去對付強盜?”

簡練雲眨了眨眼睛,從桌上的火鍋裡夾了一塊剛燙好的羊肉,大口吃了起來。

“嗯,我也是冇轍了,這辦法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相當於放棄了鷹國的市場,屬於自廢武功了。”

“不過好在我有國內的支援,藥監局給我加速通過審批,地貧藥物已經在國內上市了,歐羅巴EMA也打開綠燈,承認華夏的臨床試驗數據,這兩塊最大的市場能吃下來的話,我根本不虛。”

衛康一邊大快朵頤,一邊說道:“不過千斤難買爺高興,我就是要爭一口氣,哪怕豁出去不掙錢,也要讓對方不痛快,反正三清又不靠這一個藥吃飯。”

簡練雲豎起大拇指,誇讚道:“乾得漂亮!不愧是我的衛總。”

衛康麵露得意之色,口中卻還是相當謙虛:“雕蟲小技,不值一提。不過我感覺對方接下來還會繼續出招,肯定不會讓我好過就是了。”

“反正你也不怕,那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見招拆招唄。”

“我家衛總可是天之驕子,什麼蟹兵蝦將,在你麵前都隻有落荒而逃的份。”

簡練雲瞟了他一眼,一臉驕傲,眼睛也笑得眯了起來,如同一輪彎月。

衛康心中一暖,伸出手去,輕輕握著對麵的柔荑,幾秒後再鬆開,埋頭大吃了起來。

自從上次簡練雲在衛康這裡留宿之後,每週簡練雲都會過來相聚,一起吃飯休息。

時間一久,兩人彷彿打破了任督二脈,感情發展得異常迅速,很快就默契十足地在一起了。

雖然冇有同居在一起,但是平日相處,已經跟情侶無異了。

不過這事並冇有公開,除了孫成仁,衛康誰也冇有告訴。

可能也就三清總部大門口的保安,能看出點端倪來。

吃完飯,將碗筷放進洗碗機,簡練雲洗了洗手,來到客廳。

看到衛康神態放鬆地半躺在沙發上,她輕輕走過去,很自然地靠在衛康身上,一起看起電視來。

淡黃的燈光下,兩人相擁而坐,整個房間的氣氛異常溫馨。

隻可惜,冇過多久,一道急促的電話鈴聲打破了平靜。

衛康掏出手機,看了看,是鷹國的來電,心中頓時有種不妙的預感。

馬上接通,聽到了一個熟悉的急切聲音。

原來是楊浩然,鷹國分公司的老總。

“衛總,我這邊剛剛收到博德研究所的正式起訴。”

“對方已經撕毀上一次的庭外和解,準備走法律程式了。”

“不過律師告訴我,應該還能再談談,這次是真的要出血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能提取副作用更新,第兩百六十二章 又來起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