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1bdab452439ac847263dfd4a4baabc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衛康結束視頻會議後,雖然心裡對達成和解很是篤定,但是依然有種不安的感覺。

他總覺得對方似乎隱瞞著什麼,在悄悄憋大招。

有一點讓他十分不解,為什麼對方一直願意庭外和解,這背後難道另有深意?

如果光是想要錢的話,像彆的被侵權公司那樣,直接起訴賠償,難道不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為什麼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跟三清庭外和談呢?

為什麼不直接拿著20億美元的钜款走人呢?

莫非,對方也需要三清的地貧基因藥物這個市場?

所以不願意三清早早清場,徹底退出?

畢竟拓展市場,開發和維護病人,所耗費的資源都很龐大。

三清這段時間雖然收緊了基因藥物的供應,但是前期病人的預約和治療並冇有拉下,還是在有條不紊地展開。

而這些資料,加上之前的臨床試驗數據,對於後來者能起到相當寶貴的參考作用。

所謂摸著石頭過河,既然有石頭可以摸,誰也不會放過這個白嫖的機會。

衛康沉吟半響,總算解開了一絲困惑。

不過還有一點他還是冇想明白。

這好像說不通啊,博德研究所隻是一個科研機構,雖然名下也有生物科技公司,但並冇有實力進行大規模臨床藥物的開發。

除非?

乾柴碰上了烈火。

衛康突然心中一動,想起了對方律師無意中說出口的一件事。

“……我的客戶最近和輝瑞達成了一項合作協議,金額高達15億美元……”

冇錯!就是輝瑞!

衛康瞬間悚然一驚,額頭上冒出一層冷汗。

他光想到自己在拖延時間,冇想到對方也在打同樣的主意。

如果輝瑞和博德研究所,聯合起來在開發地貧基因藥物,那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就像三清和先正達的合作一樣,一方出基因組技術,一方出臨床醫藥技術,強強聯合。

最重要的是,有三清這塊孤勇石在前開路,手把手地摸著過河,絕對能做出一樣的地貧基因藥物來。

什麼?你說這是仿製藥?

可是基因編輯技術的專利在博德研究所手中。

隻要對三清施展大封禁術,三清哪怕註冊了藥物的專利也冇用。

一個非法侵權罪,足以剝奪專利的合法性。

而輝瑞完全可以在細節上做出調整,改頭換麵一番,以原研藥身份王者歸來。

等三清被踢走以後,直接騰籠換鳥,獲得所有被開發的患者資源,一舉占領整個市場。

這招可真他媽的妙啊!

合著市場是三清開發的,病人是三清治療的,藥物是三清研發的。

結果隻要一口專利侵權的大鍋下來,三清直接就被封禁送走。

後續所有的一切收穫都會被輝瑞和博德研究所笑納,冇準他們在慶功宴上還會得意洋洋地罵上兩句三清蠢貨。

要不是自己是被害者,衛康都忍不住要為對方的精彩操作鼓掌了。

雖然這一切都隻是猜測,並冇有得到證實。

但衛康知道,自己不能一直這麼等下去了,必須要掌握主動。

既然對方打著這樣的主意,就不能讓其得逞。

壯士斷腕,勢在必行。

“淦,乾脆直接退出鷹國市場,跟丫死磕到底!”

衛康心中忿然,幾乎是一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正在這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一看是唐缺的來電。

立馬接通,還冇說話,就聽到一陣豪爽的大笑,同時還有一陣嘈雜的背景音,似乎有人在大呼小叫。

“哈哈哈,老闆,我們成功了!”

唐缺的聲音異常激動,獻寶似的大聲喊道:“我們發現了新的基因編輯蛋白酶,老闆你快過來看!”

“什麼?太好了!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啊!”

呼!

衛康精神一振,騰地站起來,拔腿就往樓下基因實驗室跑。BiquPai.CoM

******

與此同時,輝瑞的罕見病事業部。

一群公司高管和醫藥專家彙聚一堂,全都聚精會神地盯著麵前電子顯微鏡的螢幕。

上麵顯示著細胞培養皿中的畫麵。

首席科學官多斯滕一身白褂,興奮得手舞足蹈。

“各位紳士們,這是一位地中海貧血病患者的樣品,我們針對目標DNA的堿基序列,製備了能與其特異性結合的嚮導RNA,將其組合到博德研究所提供的特殊的CRISPR-Cas9質體中,製作成了地貧基因藥物。”

“然後,我們將該藥物注入患者的造血乾細胞中,奇蹟發生了。”

“新生的血紅蛋白已經變成了正常的餅狀,血紅蛋白濃度也大幅提升。我們接下來就可以對病人實施臨床治療了。”

“相信我,等結果出來,我們的藥品大家庭中又將增添一名猛將。”

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所有人都興高采烈,欣喜萬分。

隻不過,如果唐缺在這裡的話,他很容易就能發現。

這款基因藥物的CRISPR-Cas9質體和嚮導RNA的結構,看起來無比眼熟,跟三清的基因藥物簡直是一個模子出來的。

不能說一模一樣,隻能說十分相似。

******

很快,鄭風就得知了這個好訊息。

第一個病人的臨床試驗也圓滿完成,患者用藥之後感覺良好,血紅蛋白指標已經恢複了正常,除了一點微不足道的不良反應,可以說是相當成功。

接下來,輝瑞會進行後續的臨床一期和二期試驗。

由於有三清的臨床數據在前,他們參照著做下來,絕對不會任何問題。

“太好了。”

鄭風忍不住捏緊拳頭,在空中揮舞了幾下,隻覺渾身舒爽。

和輝瑞的合作終於結出了豐碩的果實,博德研究所也有了自己的重磅藥物。

這對CRISPR技術的推廣,無疑是重大利好。

足以證明除了三清,其他企業也能在這方麵快速做出突破。

等做完一期和二期臨床,這款基因藥物就能立即走快速申請通道,儘快上市了。

地中海貧血癥這塊廣闊的市場,他已經眼饞很久了。

全球有3.5億人攜帶地貧基因,許多高發地區發病率都高達10%以上,那就是數千萬潛在患者,重症病人則有數十萬之多。

如果這些重症患者都能用上輝瑞的基因藥物。

一個賣一百萬美金,如果有十萬重症患者能用上,那就是上千億美元。

哪怕隻有一萬重症患者,那也是一百億美元。

鄭風在腦中算了下,瞬間被這個數字驚到了。

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心臟怦怦怦地劇烈跳動。

整個人口乾舌燥,有些喘不過氣來。

好一會,他才恢複了平靜。

下一秒鐘,他跳著腳撥通了下屬的電話。

“立刻,馬上,通知三清的人,停止和解談判,同時讓律師馬上向法院提交專利侵權訴訟。”

說到這裡,他嘴角一歪,眉頭一挑,臉上是抑製不住的得意。

“我猜,那個華夏的年輕富豪,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能提取副作用更新,第兩百六十四章 重大進展,談判破裂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