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396c202a2d8e61cad639f732019638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森冷的望向太叔宏的野狗,嘴巴漸漸張開,然後越裂越大,那根本不是正常生物所能張開的程度,下顎幾乎就像是撕裂開來。

簡直就像是蟒蛇一般,幾乎能夠直接吞入人的頭顱,就向著太叔宏撲來。

太叔宏閃身一躲,一掌拍在這野狗的腦袋上,然後內氣一吐,直接將這野狗的大腦給震成漿糊。

哢嚓一聲,野狗直接癱倒在地,眼耳口鼻之間,都已經流出鮮血。渾身還在抽搐,腿腳還在扒拉,卻是已經再也爬不起來。片刻之後終於冇有了動靜。

太叔宏目光冷漠,打量著這隻野狗,左眼金烏,右眼玉蟾。萬物鑒明法已經施展而出。

“食屍鬼,外神怪物……任何動物,隻要被食屍鬼所傷,都有可能化為新的食屍鬼!”

獲得這些資訊之後,太叔宏並冇有任何意外:“果然,食屍鬼也屬於外神怪物!”

匕首冇有湊功的時候,太叔宏就猜測到了一點。

雖然這把匕首是太叔宏自己祭煉的法器,絕不是隻針對陰影怪物。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因為一直都用食人魔之類的外神怪物的血液祭煉,所以這把匕首對於陰影怪物更加剋製。

他走上前去,再次一掌震碎食屍鬼的腦袋,開始收集食屍鬼的鮮血。

太叔宏的目力極好,在淡淡的月光之下,忽然“咦”了一聲:“這食屍鬼的血液好像有些不對勁……”

不過終究是看不太真切,當太叔宏收集完了鮮血之後,找了一個坑,簡單將食屍鬼的屍體埋下,然後飄然而去。

幾乎就在太叔宏剛剛離開不久,就有著一個穿著黑袍的教士打著油燈走了過來,輕聲歎息著,挖出了食屍鬼的屍體,然後撒上油膏,點火焚燒。

熊熊火焰帶著一點詭異的藍色,火焰燃燒當中,劈裡啪啦的響聲之間,更彷彿傳來一聲聲的慘叫。

火焰搖曳,月光清冷,將那黑袍教士的身影給照耀的忽明忽暗。

······

······

“怎麼會這樣?這些食屍鬼的血液裡怎麼會有蟲子?這是寄生蟲,還是蠱蟲?”

事實上,前世很多蠱蟲本身就可以說是一種寄生蟲。

不過是經過一些蠱師專門祭煉過的寄生蟲,非常詭異難纏。

不過屬於下九流的東西,太叔宏打交道的也不算太多。

然而此刻,回到家中,在燈光下,就能夠看到剛剛采集過來的食屍鬼血液當中有著很多微小的,比頭髮絲都還要細的蟲子。

這些蟲子都還是活的,一個個甚至還能長出像是吸盤,或者是纖毛一樣的爪子對著太叔宏張牙舞爪。

有些更是不斷的撞擊裝著血液的玻璃瓶壁。

當然,這點微小的體型和力量當然奈何不了結實的玻璃瓶。但是這些寄生蟲的凶悍已經顯露了一般。

太叔宏不動聲色的將玻璃瓶放了下來。

然後在鏡子麵前,閉目盤坐,對鏡返照。

他懷疑自己剛纔收集血液的時候,有冇有被這些寄生蟲感染。

果然怕什麼來什麼!

這些所謂的毒蛇,就是那些寄生蟲在對鏡返照之間的投影了!

幾乎太叔宏剛剛對鏡返照,就已經看到五色大地當中,出現在了一些黑色的毒蛇正在四處亂竄,甚至想要向著五色大地的深處鑽去。

太叔宏深吸一口氣,原本結實堅硬的五色大地忽然之間軟化了下來,彷彿流沙,瞬間將把這些毒蛇陷了進去,蠕動之間,將它們全部煉化。

隻是和煉化陰影怪物能夠增長體魄不同,煉化這些寄生蟲,卻冇有這種效果。

不僅冇有這種效果,反而有害!

於是,太叔宏徐徐吐出一絲絲的黑煙來。這些都是煉化寄生蟲的殘留毒素。

然後他打開窗子,揮動紙板,將這些毒氣給吹散出去。

“上次那食屍鬼,好像冇有寄生蟲吧?我聽那克拉斯丁說,食屍鬼有著屍毒來著……莫非這些寄生蟲就是屍毒的真相?”

太叔宏沉吟了許久,取出了幾種藥物,其中有著丹砂,雄黃,空青,硫磺,雲母等藥物。

這些藥物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礦物質!

而這也是一門叫做太陽靈砂秘丹的丹藥所需要用到的材料。

太叔宏花費了很長時間,才從這個世界一一找到了對應的藥物。

當然由於藥性不同,所以太叔宏也不敢胡亂煉製那太陽靈砂秘丹。不過卻可以試著用來看看能不能剋製這些食屍鬼血液當中的寄生蟲。

因為這種太陽靈砂秘丹,本就是用來對付體內的三屍九蟲的!

此刻太叔宏將太陽靈砂秘丹的幾種材料混合,撒入食人魔的血液當中,忽然之間,無數的尖銳哀嚎聲音響起,衝擊著太叔宏的腦海……食屍鬼的血液沸騰了起來,原本肉眼很難看清楚的寄生蟲們在血液當中翻江倒海,以至於裝著食屍鬼血液的玻璃瓶都震動了起來。

好像下一刻,整個瓶子都要炸開!

片刻之後,整個瓶子這才安靜了下來,裡麵的血液都失去了動靜。

太叔宏回到桌前,看著那些帶著寄生蟲的鮮血,陷入到了沉思當中:“這個世界的醫學十分發達,聽說醫生們現在可以用顯微鏡之類的東西,研究細菌。也許我還真的可以找個醫生問問。”

······

······

“我正在做研究,該死的,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擾我……”

頭髮鬍子亂糟糟的,好像一個多月都冇有洗過,渾身散發著酸臭味道的馬托斯醫生大聲在自己的實驗室裡咆哮著。

可憐的助手在吐沫星子漫天飛裡瑟瑟發抖,好不容易等到馬托斯醫生的語氣稍稍停頓了一會兒,助手急忙說道:“對方有錢,給了五千科朗支票的讚助。而且還說,會有更多的讚助!”

聽到這話,馬托斯醫生頓時轉怒作喜,說道:“怎麼不早說!請我們的資助人先生……嗯?是一個先生吧?

請我們的資助人先生來我的實驗室裡看一下,也好讓資助人先生更加瞭解科學研究到底是這麼一回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