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裡同樣有著很多畫板和畫架,還有著很多副半成品,或者已經徹底完成的畫。

隻是和現實世界當中,原主的畫作當中那種呆板厚重不同。在這裡的畫甚至可以用驚豔來形容。

尤其是在光影的處理上,那簡直可以讓人歎爲觀止。

就比如其中一幅海上明月,那其中月光穿透海水的那種黑暗,通透的光影簡直讓人覺著歎為天人。

但是與此同時,他的這些畫又顯得極其詭異邪惡。

因為這傢夥的畫裡內容,不是被淹死的泡的腫脹的屍體,就是黑暗海水當中半露未露的怪物,或者海水當中潛藏的頭髮像是海藻一樣其他看不真切的東西。

許多都是太叔宏幾次見到鏡鬼時候的情形!

太叔宏不知道一個名詞叫做深海恐懼,如果他知道的話,他肯定會覺著格羅爾斯的畫用深海恐懼來形容相當合適。

“難怪這個格羅爾斯在現實當中的話,卻完全是另外一種風格了。估計他潛意識裡自己也都害怕這些東西吧……”

他忍不住搖搖頭,伸手就浮現出了一團火焰,將這些畫儘數燒成了飛灰!

“冇有了這些畫,以後再照鏡子,應該不會再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了吧?”

這些畫並不是普通的畫,是原主格羅爾斯的心魔,是他幼年時代經曆的一些恐怖遭遇之後留下的心理陰影。

將這些畫全部燒燬,代表著鏡鬼的徹底消失。

剛想著,隨著這些畫全部都被燒燬,太叔宏看到了一本書。而這本書的名字叫做《靈界法典》。

看到這本書的第一時間,太叔宏下意識的就感覺到了格羅爾斯變成鏡鬼應該就和它有關!

而且,從這本書上,太叔宏感覺到了一絲很不舒服的氣息,這讓他微微搖頭:“恐怕是什麼邪教典籍之類的東西……”

雖然這麼說,但是太叔宏還是將這本靈界法典拿了起來,並且翻看。

一股混亂黑暗而又扭曲的精神衝擊,伴隨著書裡的文字撲麵而來。

“太陽被巨人捅落,跌入到了黑暗的深淵當中,巨大的魔眼取代了太陽,高掛在我們所有人的頭上。熊熊的大火在托格林格燒了三天三夜……”

“……我必須告訴世界上所有看到這本書的人,世界的真相!所有的神靈都是邪惡的魔鬼,它們殺死了光輝的眾神!”

“不要相信,不要相信它們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絕望吧,我們生活在謊言當中……”

“那些魔鬼生活在我們的四周,它就在我們的夢裡。隨時會出現奪走我們的生命,它們會殺死我們所有人。因為我們是眾神的後裔……”

“它們殺死了眾神,我們不是它們的對手。但是我們絕不投降,我們要和它戰鬥到底。”

“黑暗是眾神,光明是它們!”

太叔宏一邊抵抗著這本書中所帶來的混亂而又瘋狂的意誌,一邊瀏覽著書中的文字。

雖然這書裡麵的內容看起來就像是瘋子的囈語。

但是這其中也給太叔宏帶來了很多資訊。甚至這其中記載了一些這個世界的超凡藥方,冥想法之類的東西。

不過這些東西都摻雜在那些支離破碎的混亂囈語當中。

而太叔宏看的時間越久,這本書中的瘋狂扭曲意誌就不斷衝擊著太叔宏的精神。

慢慢的似乎有著許多瘋狂的聲音在他耳邊低語,在他耳邊咆哮。

忽然之間,太叔宏一鬆手,將這本書扔了出去。

然後這本書裡就發出了一種瘋狂狠毒的咒罵,然後無火**,燒的乾乾淨淨。

太叔宏轉身離去,手中浮現火焰。

他走過之處,不論是房屋,還是地麵,乃至於遠處的海水,都被火焰點燃焚燒。

於是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被人抹掉的顏色的畫布,隻剩下了一片灰白。

最後,當太叔宏徹底圍著這座小鎮走了一圈之後,小鎮的所有東西全部消失。這片天地就隻剩下一片灰白顏色。

而這才標誌著原主格羅爾斯所留下來的最後痕跡都被抹除!

從此以後再不會有鏡鬼出現!

他看到一座逆著光的大門,那裡就是離開這座鏡中世界的門戶。

幾步之間,太叔宏就看到了鏡子之外的自己。

於是他瞬間脫離鏡中,身體微微彈動,就彷彿從睡夢中醒來。

太叔宏發出長長的歎息,伸了一個懶腰,坐了起來了。

然後他才覺著鼻子下麵十分難受。他伸手摸到了半乾未乾的血痂。

再一看胸前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鮮血染紅。

這是鼻血!

這應該是睡夢當中看到那本《靈界法典》時候所受到的衝擊。

那本書還真的很邪門!

如果普通人,比如格羅爾斯那樣的人看了,很容易陷入到一種瘋狂當中。

也不知道格羅爾斯那傢夥是從哪裡搞到這本書的!

他搖搖頭也冇有去多想,去盥洗室裡把自己給收拾了一下,換了一套衣服。

“這麼餓,看來我這一睡起碼就是一天多了啊!”

雖然冇有準確時間,但是太叔宏還是大體有個約莫的。

他想起房東太太母女。

她們現在應該都已經回來了吧?

不過她們哪怕回來了,繼續呆在這裡明顯也不安全。

太叔宏這次能救得了她們,並不代表每次都救得了。何況這次本身,太叔宏已經冒了很大風險,充滿了僥倖。

他心中琢磨著,不知道那房東太太她們知不知道是自己救了她們?應該不知道吧?否則自己睡了兩天時間了,不可能冇有一點反應。

太叔宏推門而出,琢磨著是不是去拜訪一下房東太太。

她們雖然住在二樓,但是深居簡出,一般很少能碰到。

他正這麼想著,剛剛下樓就看到了一個陌生男子。

太叔宏第一眼就看到了他脖子上戴著的一個太陽聖徽,瞳孔忍不住微微縮了縮。

對方帶著的太陽聖徽和太叔宏手中的一模一樣,不同的是太叔宏的太陽聖徽是黃金的,而對方脖子上掛著的卻是銀色的!

“斯莫利特先生麼?我是瑪姬的舅舅,你可以叫我亞德裡恩。”對方冇有注意太叔宏的目光,而是笑道。

“哦哦,你好,你好!”太叔宏有些猜到了對方想要說些什麼。

果然,對方開口:“梅麗娜和瑪姬她們有事離開了這座城市,所以現在……”

太叔宏立刻很自覺的道:“我明白,我會馬上重新找地方住。搬走的!”-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