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亞德裡恩笑了起來:“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您可以繼續住在這裡!畢竟我不會經常來這兒,還要讓您幫忙照看一下屋子。

梅麗娜和瑪姬都很相信您,她們走的時候還想和您告彆呢,但是您回家好像就睡著了,怎麼敲門都不醒!

瑪姬讓我代替她說一聲謝謝!”

太叔宏明白了,看來房東太太母女她們也清楚的意識到這裡繼續住下去不安全了,所以搬走。

而且,她們肯定是知道自己救的人!

搬家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所以太叔宏隻是稍稍遲疑了一下,就說道:“那好吧!”

“非常感謝,這是下麵房子還有大門的鑰匙。你也可以選擇出租下麵的房子,來作為維護打掃這座公寓的費用!”

亞德裡恩笑眯眯的說著。

這德性怎麼看都不像是委托太叔宏幫忙照看房子,就像是要把這套公寓送給太叔宏一樣。

然後這個亞德裡恩就那麼施施然的向著太叔宏微微鞠躬,轉身離去。

這座有著三層樓……或者說兩層帶著閣樓的公寓一時間隻剩下了太叔宏一個人。

太叔宏忽然有些覺著冷清起來。

雖然這套公寓裡,一直是他自己住三樓的閣樓,二樓是房東太太她們自己居住。

一樓原本的租客搬走之後,一直冇有新的租客到來。

而房東太太母女,平常又根本看不到人。

但是現在徹底搬走,太叔宏忽然覺得整個屋子裡變得冷清了起來!

不過很快太叔宏就啞然失笑起來,對於一個修行者來說,最為熟悉的應該就是冷清和寂寞了吧?

一個修行者往往一閉關就是數月,乃至於數年,若是耐不住性子早就發瘋了!

“剛好,房東太太她們離開了,房子交給我來打理。我剛好可以佈置一座法壇,把那鏡鬼給徹底解決了……”

他自言自語。

······

······

佈德一臉木然的走入格坦區中的一座看起來十分熱鬨的酒吧。

這裡的停車場停滿了各種馬車汽車,哪怕隻是華燈初上的時候,已經吸引了很多人的到來。

每個人都知道,這座野狼酒吧也許不是最為豪華的酒吧,但是一定是最好玩的酒吧。你所期待的東西,在這裡應有儘有!

在外麵看場子的野狼幫小弟們見到佈德紛紛鞠躬行禮:“佈德老大!”

“巴澤爾老大來了冇有?”佈德隨口問道。

巴澤爾纔是真老大,野狼幫的幫主。

這些野狼幫小弟回答:“巴澤爾老大早就來了!”

於是佈德點點頭,直接通過儲藏室的一座小門,走入到了地下密室當中。

這些普通的野狼幫小弟隻是一些小嘍囉而已,他們接觸不到野狼幫的真正秘密。佈德也冇有很多話要和他們講!

當佈德踏入密室的時候,他就嗅到了一股很細微的血腥味道,這味道讓他精神一振的同時,也讓他口水迅速的分泌起來。

居然連一個看守的小弟都冇有,肯定都是去分血食去了。也太不像話了!

心中這麼想著,他加快了腳步,強忍著口水,走入到了那被厚厚水泥混凝土隔絕出來的“食堂”,或者說是進餐室。

通常野狼幫的這些核心成員們都是在這裡,將一些流浪者,外地遊客,或者海員什麼的騙來殺死。

這能夠帶給他們這些食人魔強大的力量!

果然,當佈德走入食堂的時候,七八個野狼幫的核心成員都在,其中還多出了三張生麵孔。

佈德知道,這是彌補上次班恩他們死亡後的空缺的!

巴澤爾老大抬頭看來佈德一眼,含糊不清的問道:“調查的怎麼樣?”

他一邊說道:“黃昏子民的聖女已經走了,現在這棟公寓裡隻有一個租客……”

聞聽此言,巴澤爾老大的動作慢了下來,問道:“知道那位黃昏聖女去哪兒了麼?”

佈德搖搖頭,道:“不知道!不過我想應該去問問那位租客,也許他知道什麼。

畢竟黃昏聖女離開了公寓,但是並冇有把那位租客趕走!”

巴澤爾聞言點點頭,認可了佈德的說法:“那就把那個租客抓起來好好拷問一下!”

冇人知道,是太叔宏幫了房東太太母女。

這是一個冇有攝像頭的時代,這座公寓附近又是安靜的背街。

最重要的是,當時的綁架者們挑選的本就是人少的時候下手。

所以,野狼幫根本不知道太叔宏救人的事情……

野狼幫隻是格坦區的一個幫派。他們還冇有手眼通天到把什麼東西都調查出來的程度!

······

······

“斯莫利特先生在麼?斯莫利特先生?”

一大早的,太叔宏就被人叫醒。他甚至能夠從有些陌生的叫門聲音當中聽出來人的身份,是佛洛爾老闆的聲音。

冇錯,就是委托太叔宏畫那副宣傳廣告畫的糖果屋老闆。

太叔宏第一個念頭就是心虛……這是習慣了拖稿的人麵臨催稿之後的第一個反應。

但是很快太叔宏就變得鎮定了下來,他的畫已經完成了,又有什麼好心虛的?

於是太叔宏走過去打開了門,果然看見了佛洛爾老闆那微微發胖的臉,帶著一種催賬的苦大仇深:“斯莫利特先生,我的畫您畫完了冇有?”

“當然!已經畫完了。我昨夜連夜畫好的,真的把我累死了。剛剛睡到現在就被你吵醒了,進來看看你的畫吧?”太叔宏謊話張口就來。

佛洛爾老闆稍稍覺著詫異,他還以為太叔宏又要找藉口拖延呢……

佛洛爾老闆見慣了這些自稱畫家藝術家的生物,這些傢夥每一個都有嚴重的拖延症,就像是磨坊裡拉磨的驢。不好好踢上兩腳就不會給你好好乾活!

太叔宏的回答有些超出了佛洛爾的預料之外,他皮笑肉不笑的道:“是嘛!那我可要好好看看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