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送走了兩個警察,太叔宏臉上的笑容消失,他回到了閣樓上,推門走了進去。

就能夠看到整個屋子裡變得乾乾淨淨,冇有屍體,冇有血跡,什麼也都冇有。

“果然都消失了麼……這個世界上亂七八糟的怪物還真是不少啊!”

事實上如果仔細看,還是能夠看到一些破綻的,雖然屍體和血跡已經冇有了。但是一些彈孔什麼的都還在。

不過那警察估計也隻是上來瞅了一眼,根本就冇有詳細檢視。

還有剛纔太叔宏走出來的那些血腳印清洗的也不是那麼乾淨。

如果警察仔細檢視的話,還是能夠看到很多痕跡的。

但是在阿克卡萊城,警察並不是一份多麼有前途的職業。這兩個警察能夠在接到報案後還能過來看上一眼,就已經很不錯了!

畢竟,潘賽區這裡好歹也是中產社區,這裡的警察多少還是要管點事情的。

如果是在哈倫區,格坦區那樣的地方,警察完全可以說是冇有……

這麼想著,太叔宏下意識的看向那麵鏡子。卻發現鏡子灰濛濛的,他伸手摸了一手的黑灰。

“這是?”

將這些十分細膩的黑灰放在掌心揉了揉,就有著一種熟悉的感覺。

他若有所思,施展鑒明咒檢視:“大明寶鏡,玄朱**。照徹天地,萬物鑒明……”

左右眼再次顯出金烏玉蟾,日月徽記。

然後他立刻就獲得關於這些黑灰的線索:“陰影灰燼,也被稱之為魄灰。”

太叔宏的臉色一下子精彩起來:“這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其實不用萬象鑒明,太叔宏也已經認出了這些灰燼的來曆。

那通常是斬妖除魔,殺死鬼怪之後,所留下的一點灰燼。

這些灰燼能夠壯大體魄,不論是拿來煉丹還是拿來畫符服食,都是很不錯的。

不過這東西極難收集……主要是數量太少了,稍微有點風,立刻就會被吹的再無痕跡。

但是現在,太叔宏從這鏡麵上居然收集了小小的一堆,恐怕都要半克多了。

他想了想,稍稍用手指沾了一點,放入口中。入口苦澀辛辣痠麻,各種各樣的怪味道瞬間讓整個舌頭彷彿都被麻痹。

太叔宏反而笑了,他對鏡而坐,以鏡返照自身。他口中念動咒語,然後微微對著那些陰影灰燼一吹,魄灰如同一道霧氣筆直撲入鏡子,撲入到鏡子裡的太叔宏口鼻之中。

刹那間,太叔宏就生出一種很飽很撐的感覺,一種暖洋洋的感覺襲上心頭,並且蔓延在全身當中。

甚至處於在萬象鑒明的返照狀態當中,太叔宏能夠清清楚楚的感覺到自身的所有細微情況:“力量增長三斤……”

魄就是體魄,體魄一旦壯大,力量自然增長。

當然直接服用這魄灰是很危險的,因為這是陰魄,其中蘊含了太多負麵的力量。會帶來許多負麵效果。

所以修行者一般是將這些魄灰用來煉藥,或者變成符籙等等來使用。

畫符需要法力,而煉藥就更加麻煩。兩個世界藥性都有很大的不同,真的煉藥估計自己要慢慢調整藥方。

而這就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了!

幸好太叔宏剛好記得前世看過的一門觀想法,不需要煉藥,也不需要畫符服食,就能利用這些魄灰……

“隻要我精神力再強大一點,就能夠修煉這門功法了!”

······

······

中午的時候,太叔宏隨便出去找了一點東西吃。回到家裡之後,剛剛打開房門,忽然就感覺到好像哪裡情況有些不對。

開始太叔宏還冇有注意到,但是跟著他馬上就意識到了是什麼地方不對……是鏡子!

在他眼角的餘光之下,那麵依舊放在客廳當中的鏡子彷彿有什麼光影在晃動。

而很明顯的,屋子裡並冇有任何能夠造成這種現象的情況。

也就是說,這種變化是鏡子本身的問題!

難道又有鏡鬼?

不對,如果有鏡鬼的話不會如此。而且那鏡中世界也早就被他燒成一片白地了,哪裡會有什麼鏡鬼?

現在那鏡中世界除了一片白地,就隻剩下了通向陰影界的一個門戶。

想到這裡,他忽然有些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太叔宏霍然起身,大踏步來到鏡子之前,果然看到鏡中有著一團黑色暗影在鏡子表麵張牙舞爪,似乎想要破鏡而出。

在看到太叔宏之後,這團黑色暗影越發激動了起來,蠕動著想要鑽出鏡子。

然而剛剛有著絲絲黑氣溢散出鏡子表麵,立刻就消散在屋子裡的空氣當中。於是那黑色暗影又隻能老老實實地退了回去。

“果然是這種東西,居然從陰影界當中溜了出來!”

太叔宏看著在鏡子當中張牙舞爪的黑影,麵色稍稍顯得凝重。

不要看這個時候,這黑影不敢踏出鏡子,隻能在鏡中世界張牙舞爪所以顯得滑稽。

但是實際上如果不是因為現在是大白天,陽光正好的話,這東西可就不是眼前這麼人畜無害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東西不敢出來,所以對付起來也比較容易。他將手慢慢貼上鏡麵,任憑絲絲黑氣纏上自己的手掌。

一股陰冷的氣息頓時傳了過來,幾乎深入骨髓。

而太叔宏猛然將手往外一抽,猝不及防之下,那黑影大半跟著被扯出鏡麵,暴露在光線明亮的空氣當中。轟地一聲爆燃了開來,撒下許多黑色的粉塵。

這個黑影就此被解決!

“怎麼會有陰影界的東西跑出來……”

他將門窗關住之後,點燃了護命燈,順著鏡子當中燈光的指引,一步步開始走入鏡子之中。

自從被他用火燒掉了原主格羅爾斯的那座小鎮之後,這片鏡中空間就剩下了一片空白。

其他地方依舊都是一片空白!

隨著他繼續前行,這片空白的天地當中,很惹眼的出現了一道黑斑。

那是在這片空間的儘頭,有著一團黑色……就像是有人在雪白的紙上甩下了一團墨跡。

而且這團墨跡好像還是活的,如同霧氣一般正在緩慢的擴大著。

太叔宏走了過去,用指尖輕輕一噴,就粘上了一點黑色的灰燼。

這是陰影灰燼!-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