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薩比爾這麼說著,慢慢打開了抽屜,拿出了一瓶試管裝的藥水來:“喝下它,你就有了真正強大的精神力!”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藥劑的第一眼,太叔宏就有著一種很危險,很難受的感覺:“這是什麼?”

薩比爾道:“魔藥,真正的魔藥。地獄的凝視……

當然,這瓶藥很危險,你也可以選擇不用!”

太叔宏揚揚眉毛:“會有什麼後果?”

薩比爾道:“發瘋,嚴重的還可能自殺!”

太叔宏聞言二話不說從薩比爾手中接過了這瓶魔藥,他對於這東西越來越感興趣了。

當太叔宏轉身離去,薩比爾從後麵傳來一句:“記住,一定要成功!”

太叔宏揮揮手,徑自離去。

當他消失在視線當中之後,一個聲音從薩比爾的身後穿過來:“看起來你對自己這個侄子還挺好!你半輩子的積蓄好像都花在了這瓶魔藥上了!”

薩比爾並冇有回頭,似乎知道是誰在和他說話,他淡淡的笑道:“也談不上多好……要是我親兒子,也許我還真捨不得讓他服用這種魔藥!”

從薩比爾身後走出來一個身形高大的壯年人,他留著濃密的鬍鬚,此刻饒有興趣的問道:“你覺著他能不能成功?”

薩比爾道:“他一定要成功!”

因為不成功,就隻有死。

此時,太叔宏已經回到了家裡,正拿著這瓶魔藥看來看去,露出一種很有興趣的神色。

他對於這所謂的魔藥還真的很好奇!

因為自從看到這魔藥的第一眼,太叔宏就本能的生出一種厭惡的感覺。

這就有些普通人看到毒蛇時候的那種厭惡!

這就起碼說明瞭薩比爾冇有買到假貨!這瓶魔藥肯定是真的。

“就讓我看看,這世界的魔藥到底有什麼古怪之處……”

他這麼說著,已經施展出了萬象鑒明來。調動含象鑒的力量,照耀在了這魔藥上。

當鏡光照耀到這魔藥上的時候,魔藥開始散發出淡淡的光暈,瞬間在鏡麵暈染開來。而試管裡的藥水迅速的沸騰起來。

太叔宏心中一凜的時候,不如之間眼前就徹底黑了下來。

所有的一切都被黑暗給籠罩,甚至彷彿就連聲音也都不存在的絕對黑暗當中。

一輪詭異的月亮在黑暗的空中浮現,盪漾起一圈圈暗紫色的波紋。

然而細細一看,纔會發現這哪裡是什麼月亮?分明是一隻眼睛,還有著暗紫色的橢圓瞳孔。

這眼睛就這麼望了下來,宛如上古凶獸一般看向太叔宏,目光冰冷無情,甚至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凶光和惡意,讓人忍不住渾身發冷,全身上下的關節都彷彿被凍僵了一般!

“難怪這魔藥會叫做地獄的凝視!”

太叔宏自言自語:“我敢確定,這個時候,我心中但凡生出任何一點恐懼的感覺,我心中的恐懼就會被無限放大,然後就是幻覺眾生,不可自拔。最終非死即傷……”

太叔宏這麼喃喃自語,心中冇有一點害怕。哪怕這具身體已經恐懼到了極點,彷彿鐫刻在血脈深處的恐懼,都被這目光挑動,渾身都在抖如篩糠。

一道道深紫色的波紋從空中的眼睛席捲而下,每一次掃蕩,都帶給太叔宏渾身的顫栗。

終於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空中的那惡魔一般的眼睛緩緩消失,那不斷拷打在自己身上的冰冷和恐懼頓時也不翼而飛。

一種水位正在迅速上升的感覺油然而生,這是挺過剛纔的地獄凝視之後,精神力正在飛快增長的結果!

不過由於太叔宏服食過三天明心符的關係,精神力本來就要比普通人強大的多。所以這種精神力飛漲的感覺並冇有持續多久,很快所有的感覺消散。

所有的意識感知纔再一次迴歸到了現實!

他手中還拿著一個空蕩蕩的玻璃試管,玻璃試管依舊密封完好。但是裡麵的魔藥卻已經全都消失,不留半點。

與此同時,太叔宏獲得了萬象鑒明所帶來的訊息:“魔藥——地獄凝視,能夠刺激精神增長。售價高達三萬科朗。使用不當會帶來巨大危險!其中蘊含一絲十分稀薄的外神之血……”

又是外神麼?

太叔宏搖搖頭,將空餘的試管扔到了垃圾桶裡。

然後他靜靜坐著,揉著眉心。眉心處一種十分難受的腫脹感覺傳來。

那是精神力再次增長,彷彿就要化為有形之物,堵塞在眉心當中。

這可以說是精神力增長的太多,超出了這具身體的承受。

當然也可以說是這具身體太過孱弱,承受不了太多的精神力。

修行者們認為,精氣神一體。精神體魄永遠密不可分!

現在他的精神力經過幾次的事情之後,已經頗為強大了。但是原主留下的這具身體瘦小而又軟弱無力……

這種問題其實不難解決,如果是以前的太叔宏隨便可以用這十七八種辦法。

比如煉製壯元丹,比如行氣導引,再比如……

“我現在精神力應該已經足夠,可以修行那門觀想之法了!”

······

······

“天地自然,穢炁分散。洞中玄虛,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靈寶符命,普告九天……”

太叔宏口中唸咒,腳下踏罡,手中持著一碗清水,以樹枝輕蘸,灑落在地。

常人肉眼看不見,太叔宏眼中卻能夠看得真切。

這清水隨著持咒行法,已經變成了清淨法水,帶著白光,隨著灑落,就有著一絲絲普通人肉眼所看不到的黑氣被激盪而起,一點點的消褪。

隨著太叔宏上上下下,在這屋子裡裡外外的都撒了一遍法水。

整個屋子感覺似乎都亮堂了起來,有著一種窗明幾淨的感覺。

太叔宏這才滿意住手,抹去了額頭微微滲出的汗水:“此地方可稱之為清淨之地!”

修行者講究清淨,這個清淨也代表了無汙雜穢氣。

也隻有在這種地方,才能安置法壇,形成壇場!

輕輕舒了一口氣,太叔宏擦了一把額頭上滲出的細密汗珠。

雖然將鏡鬼轉化為符籙服食,算是有了一些些微的法力。但是現在做這些事情,還是太過勉強了一些。

不過看著自己辛勤勞動的成功,太叔宏依舊顯得很滿意!

-endcontent